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6章 法域:人民币玩家
    客栈不远处。

    石之轩凝视着苍穹上声势浩大的河伯,脸色阴沉如水,眼中闪烁着凛冽的杀机。他面容微微抽搐,简直恨不得将河伯一巴掌拍死。

    说好的暗中行动,你t搞出这么大的声势,生怕别人不知道我们来了!

    嗯,天色昏暗,难道就是你们的暗中行动?

    石之轩心中气急,思索着要不要直接卖了这些猪队友。眼下街道上明显戒备森严,说明始皇帝已经有了准备,而他们搞出这么大的阵势,始皇帝就算是和他们一样的猪脑子,也不可能没有察觉。

    等等!

    难道他们的目标本就是引出始皇帝!

    石之轩心中气恼万分,但终究不是普通人能比。他很快嗅出了河伯此举的异常,以及对方的目的。

    故意引出始皇帝!

    石之轩露出一抹冷笑,心中少了几分气恼,多了几分沉思。对方既然想要引出始皇帝,本尊何不作壁上观。

    当初飞马牧场混战的时候,石之轩正在收拢魔门的各方势力,并未掺和其中。故而虽然天下传闻始皇帝天下无敌,但石之轩从飞马牧场遗迹得到的信息相当有限,完全不足以衡量莫尘的实力。两方既然已经是敌对状态,石之轩自然不介意趁机探一探莫尘的底细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有人主动跳出去充当炮灰挑衅始皇帝,石之轩也乐得看热闹。

    “是你,你不是早已经死了吗!”黄月英凝视着来人,忽而神色大变惊呼道。

    河伯脸色微变,眼中闪烁着惊讶之色,看向黄月英的目光多了几分不自然。

    她竟然识得妾身,这怎么可能。妾身早已经死了数百年之久,若非那一位出手相助,连骨灰都要彻底消散了。数百年的时间,当年的故人大多去世,此人又是谁?

    河伯打量着黄月英,总感觉对方有些熟悉,但却想不出来是什么来历。她沉默了一下,淡然道:“妾身阴阳家河伯,并不记得与姑娘相识。”

    黄月英疑惑地眨了眨眼睛,望着上空的那人,心中也多了些许的疑惑。

    那人当年被陛下赐死,想来也不可能有假。但这人若不是当年那人,为何长得如此想象,甚至连气质都不曾有分别。难道世上真有如此想象的存在,还是说当年那人的后人?

    “废话太多了,拿到东西我们就走!”就在此时,一道冷喝凭空响起,宛若闷雷般让人心头一颤。那声音不似在耳旁响起,倒像是直接从灵魂深处炸响,让人恍然有些失神。

    当众人回过神来,却发现院落中不知何时多了一道高大的人影。

    他身着散发着幽光的宝甲,头戴翎羽金冠,手持两米多长的方天画戟。其面容冷漠无情,血红色的双眼宛若血海,让人仅仅是看上一眼,就不由胆颤心惊。

    “吕布!”黄月英看到来人,顿时瞪圆了眼睛,樱唇大张,惊骇道!

    别人她或许能够认错,但吕布却是绝对不会。当年攻打吕布叛逆的时候,诸葛亮也曾经参与其中。那是大晋横扫天下最艰难的一战,最终更是数为顶尖高手合力,曹孟德辅以以大军之力才将之斩杀!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黄月英当年亲眼看到吕布被斩首!

    可是现在,明明死了数百年,早已经被挫骨扬灰的人,竟然活生生的再次出现。而且气息比之当年更加可怖,更加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吕布循声望去,眉心皱成了一个川字,沉声道:“是你,黄月英!”

    冯小怜立在墙壁上,听着众人的谈话,满脸的懵逼之色。

    她身为曾经的皇帝宠妃,自然听闻过吕布与黄月英的大名。可他们一个不是早已经被斩杀,另一个不也失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踪了几百年吗?

    这到底怎么回事,竟然突然冒出来这么多活了几百年的老怪物!

    冯小怜本以为自己活了两百年,已经算是名副其实的老怪物。如今第一次发现,自己是如此的天真,在真正的老怪物面前,自己又是如此的弱小。

    “诸位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,是不是太不将我这个洛阳第一名捕放在眼里。”狄仁杰不知何时出现在屋顶,手中把玩着金色的令牌,斜睨上方的河伯,以及下方的吕布,声音冷淡没有情绪起伏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吕布没有开口,直接对着虚空挥舞方天画戟!

    方天画戟撕裂空气,发出摄人心神的呼啸之声。不见奇异的神华闪烁,不见惊天的神通展现,一股强大的风压撕裂空气,拉出一道明显的白色漪涟。坚固的墙壁在气刃下恍若无物,犹如热刀切牛油般轻松,将其直接从中斩断。

    狄仁杰反应极快,足尖在屋面轻轻一点,身形已经横空挪移到了数丈之外,才算险之又险的躲开攻击。只是当他落地的时候,一缕长发自头顶缓缓滑落,却是不知何时被气刃斩断。

    狄仁杰看到缓缓飘落的发丝,双眸顿时紧缩成一道细缝,心中倒吸了口冷气。他额头浮现细密的冷汗,看向吕布的眼神充满了凝重。

    好快的攻击,好凛冽的气机!

    陛下啊,您要是再不赶快过来,可就只能给我收尸了!

    狄仁杰心中惊惧,但职责所谓却不允许他就那么退去。面对来自吕布的惊天压力,以及河伯淡然却沉重无比的气机,狄仁杰心中苦笑不已。

    明明大家都在装逼,为什么我一出场就差点被人斩了,你们这区别对待也太大了吧?..

    冯小怜瞥了眼被斩成两截的酒楼,不动声色的从高墙上下来。

    魔神吕布,果然名不虚传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人的举动实在古怪,如此大张旗鼓难道就不怕惊动了始皇帝,还是他们有着别的仪仗?

    算了,不管这些老怪物有什么打算,妾身突然感觉还是地上安全一些。

    众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,外面因为吕布的举动一片骚乱。大量的客人甚至来不及收拾行李,就宛若无头苍蝇般的慌忙逃窜,在寂静的夜晚显得尤其喧闹。

    “以水为形,千缠百绕!”

    沉默终究是短暂的,河伯率先打破了这份沉默。她对着众人屈指轻弹,下方凭空出现无数深蓝色的丝线,宛若蜘蛛捕食的罗网。

    而冯小怜她们,正是那可怜的猎物!

    冯小怜正欲行动,忽而感觉自身宛若置身深水,行动变得异常艰难。就是那么一个小小的差错,当她想要躲避的时候已经晚了。罗网宛若有生命般,在其体外千缠万绕,形成了一方类似蚕蛹的东西。

    蚕蛹内,冯小怜只感觉全身经脉被制,一丝一毫的法力都无法调动。最糟糕的是,那罗网正在抽取她体内的法力,用以强化束缚她的禁制。

    “法域!”黄月英见冯小怜转眼被制,感受到天地间的异样,沉声道。

    法域之内,施法者一言一行皆为天道,动念间可调用浩瀚天地之力。敌人身处法域,则会受到天地的压制。不过,这种东西不是只存在于小说家概念中的东西,哪怕是小说家最强盛的时期也未曾如愿,没想到阴阳家竟然将之实现了!

    一时间,哪怕是黄月英也颇感棘手,甚至多了几分退意。

    若是动用补天一脉的底蕴,她自是有信心对付河伯。但这里毕竟是洛阳,有着数百万人居住的洛阳城。在这种地方动用补天一脉的底蕴,黄月英从来没有想过。

    因为稍有不慎,就可能伤亡数以十万计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