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5章 大姐,咱们前世有仇!?
    同福客栈。

    “夫人,不知您是否需要点餐。”小二立在门口,微微躬着身子做出低姿态,低垂着脑袋恭敬道。

    冯小怜看着门口的店小二,黛眉微蹙露出不悦之色,道:“有事我自会吩咐你们,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店小二不动声色地看了眼被冯小怜放在双腿的木盒,诚惶诚恐地道歉道:“小人知错,还请夫人赎罪。小人这就退下,这就退下。”

    店小二还未说完,见冯小怜越发不善的神色,赶忙慌乱地退了出去。冯小怜冷哼一声,直到店小二远远离开,方才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对,很不对!

    此人不止一次看向青莲剑,而且刚刚的表现有些太过,这绝对不是一个正常店小二该做出的表现。

    冯小怜活了两百年,尤其是离开皇宫之后,更是在江湖上飘荡了不知多久。她见过人难以计数,可以说真正的老江湖。店小二不正常的表现,立马引起了她的警惕,同时也让她多了几分猜测。

    若是石之轩的人,定然不会如此冒冒失失打草惊蛇。他们不出则以,一出必然地动天惊。而此人若不是石之轩的人,最大的可能则是洛阳城的蛇鼠之流。这些人见利忘义,或可利用一番。

    冯小怜沉思片刻,很快有了决定。

    她将青莲剑取出,深埋到柴火堆下方的泥土内。而后将一根大小相似的木棍放入木盒,而后小心的放在腿上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。

    “夫人,这是您点的菜肴。”小二提着一方食盒,其内摆放着四、五碟精致的菜肴,恭敬道。

    “放在那边吧。”冯小怜站起身来,不急不缓地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好嘞,您慢吃。”店小二露出谦卑的笑容,唱道。他说着,没有多余的话,转身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小二,给我来两个小菜,外加一壶清酒。算了,还是我自己去吧。”房门关闭的声音刚刚响起,旁边传来一阵清脆略带疲惫的女声,让冯小怜黛眉微挑,露出意外之色。

    这气息,最少神通境界的修为。听声音此人年龄应该不大,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客栈还有这种天才。

    冯小怜心中有些意外,试了试这些精致的饭菜之后,看了眼远去的店小二,露出淡淡的嘲讽。此人倒是谨慎,没有在食物中下毒。

    “走火了,走火了!”

    片刻时间,冯小怜正在吃饭,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慌乱的惊呼。她透过柴房的小窗户,隐隐能够看到不远处一片赤红色。却是一间柴房突然烧了起来,而且火势之大犹如烘炉,让人心惊不已。

    伴随着阵阵高呼声,院落中传来骚乱的脚步声,以及众人的呼喊。

    “快,快救火,里面还有人!”

    “那边的,赶快把水龙拿来!”

    “疏散宾客,快疏散其他柴房的客人!”

    冯小怜嘴角微动,心中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好狠的手段,好狠的心。不过你们既然想要,那就给你们。只是你们有命拿,却不知有没有命守着。

    冯小怜将木盒摆放在一旁,而后大步走向了房门外。她还未拉开房门,门外就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:“夫人,外面走火了,走火了,您快点。”

    “咯吱。”

    房门打开,冯小怜看到门外慌乱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的店小二,不悦道:“你们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店小二见冯小怜空手出来,眼中闪过几分喜色。

    他满脸着急,急促道:“我们也不清楚,这好好的怎么就突然着火了。您看那火势,多危险呐。”

    店小二指着旁边熊熊燃烧,犹如烘炉般将房屋完全覆盖的大火,脸上满是痛惜与惊惧之色,道:“这一转眼的功夫,也不知道怎么就突然着了。夫人您赶紧随我们离开这里,这火势太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就要去拉冯小怜有若无骨的玉手。就在他刚刚碰到冯小怜手腕的那一刻,不远处的木屋宛若引爆了炸弹般,轰的一声整个炸的四分五裂。漫天燃烧的柴火四散开来,犹如漫天火雨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冯小怜身后的木屋内传来一阵悉悉索索之声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!”冯小怜手腕一抖,将店小二甩了出去,惊呼道。

    只是就耽搁那么一瞬间的功夫,伴随砰的一声巨响,整个柴房忽而倒塌下来。冯小怜匆忙错过砸下来的屋顶,就见一位全身笼罩在黑袍中的人影,怀抱着一方被蓝色包裹裹住的木盒向着远方纵身而去。

    她眼角微翘露出不屑之色,故作紧张地追了上去,高呼道:“混账。”

    可当黑衣人落在院墙之后,忽而有四五个怀抱相似木盒的黑衣人纵身而起,向着四面八方而去。

    冯小怜追到客栈院墙处,望着逃向四方的黑衣人,不由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蛇有蛇道,鼠有鼠道。这些鼠辈虽然见不得人,手段但倒也有些意思。看来他们盯上自己有段时间了,否则不会连木盒都准备四五个。不过做戏做全套,还是追一下比较好。

    就在冯小怜心中思量,要不要大发雷霆让戏演的更真时,身后忽而传来一阵温柔如水的声音:“这位妹妹且慢,他们手中全是赝品,真正的小偷在这里。”..

    冯小怜愣了一下,侧首向着身后望去,就看到那鬼鬼祟祟的店小二身体僵直的趟在地上,其怀中还抱着自己的那方宝盒。在他身旁,则是一位眼角带着几分鱼尾纹,眼神温柔如水,面容和善的妇人。

    我!

    e......

    冯小怜有些呆愣地望着那温柔如水的妇人,以及满脸惊惧倒在地上不能动弹的店小二,还有躺在其身边的宝盒,心中无语至极。

    这又是哪里来的高手!

    您行侠仗义也就算了,咱能挑个时间换个地点吗?

    老娘找几个替死鬼吸引那些混蛋的注意力容易吗,你说说咱们前世到底多大仇,你偏偏要坏我好事!

    冯小怜心中无力吐槽,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。但面对那温柔如水的眼神,以及连自己都看不出深浅的妇人,只能略显僵硬地微笑道:“多谢这位姐姐,还未请教高姓大名。”

    “妾身姓黄,名。何人鬼鬼祟祟,胆敢暗中窥伺。”妇人微笑着,还未说完,忽而抬首看向远方,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乘水车兮荷盖,驾两龙兮骖螭。登昆仑兮四望,心飞扬兮浩荡。”天地间,不知从何处响起阵阵歌声,伴随着那美妙歌声的蜿蜒回荡,天地间响起了涛涛江河的咆哮声,宛若黄河之水自九天浩荡而来!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两条百丈水龙横空出世,拉着一辆深蓝色宛若琉璃的宝车出现。一位身着华丽蓝色长裙,衣裙间秀有波涛水纹的女子高坐宝车之上。她蓝色的双眸宛若蓝宝石般,又好像深不见底的潭水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