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4章 风情无限祝玉妍
    石之轩最终还是应了下来,两人商定具体的行动时间之后,他就无声无息的离开了这处小院。与两位不弱于自身,并且来历诡秘的高手相处,哪怕是石之轩心头也不太舒适。

    当石之轩离开之后,吕布冷声道:“此人惜命,我们何必与他联手?”

    “咯咯,云中君身受重伤,到现在都还未从昏迷中醒来。门主远方天竺,正在行入主婆罗门镇压佛门之事,不方便前来九州。而云中君重伤,我等不知当初发生了何事,更不知始皇帝的实力。

    石之轩虽然惜命,但却是一枚不错的棋子。我们需要用他们试探始皇帝的深浅,以及推断九州高手的修为。”河伯巧笑颜兮,对吕布的不满并没有表现出愤怒,反而耐心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哼,多此一举。有本将军在,何许这些废物出手。”吕布剑眉微扬,不屑地冷哼一声,蔑视道。

    石之轩虽与他修为相仿,但吕布有信心二十招内将之斩首。对于曾经纵横天下的吕布而言,同级之间无所畏惧!

    “将军忘了,这已经不是我们的时代。新人可畏,那武媚娘便是明证。”河伯不知想到了什么,眼眸深邃带着几分哀伤,叹息道。

    吕布沉默不语,久久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由生到死,死而复生。

    经历了生死无常,吕布早已经没有当年的暴躁。他虽为吕布,但却是死而复生,完全不同的吕布。而武媚娘相比吕布他们固然年幼,但实力却没有人能够质疑。

    尊敬强者,是武者的基本原则。

    “走吧,始皇帝应该快要行动了。”河伯带上一方斗笠,身形蓦然化作漫天水花,凭空消散的无影无踪,就好像从未出现过。若非地面上明显残留的水渍,怕是没有人能够想到这里不久前还有一个大活人。

    吕布斜睨一眼,而后宛若融入阴影,紧随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洛阳,阴癸派驻地。

    自从阴癸派与大晋合作之后,其所在的驻地已经算是半公开的秘密。至少对大部分的江湖中人而言,都已经算不得什么秘密。三进三出的大院子,在洛阳城显得异常阔绰。

    远远看去,就能清楚的看到庄园内巡逻的阴癸派弟子,甚至还能发现一些隐藏不深的暗哨。

    后院,一处奢华的阁楼。

    阁楼内灯火通明,来自东海的蛟油在燃烧间散发着淡淡的清香,让人的心神不由自主的放松下来。其内装饰奢华而又不显俗气,通体红木色的装饰稍显老气,但在金色的点缀下反而越发华贵。

    透过珍珠串成的门帘向内望去,隐约能够看到两道人影。

    一人跪坐在梳妆台前,另一人立在其身后,正是阴后祝玉妍与婠婠两人。婠婠立在祝玉妍身后,一袭白色束腰长裙,长发并未梳成发髻,只是简单的在腰间扎了个马尾。她精致的面容略施粉黛,越发显得明艳不可方物。

    祝玉妍一袭粉色的低胸无袖束腰长裙,手臂处带着精致的轻纱袖套,露出精致诱人的锁骨,以及高耸入云的雄伟,将成熟宛若水蜜桃般的火辣娇躯勾勒的异常突出。她美艳的面容上抹着淡妆,红唇在胭脂的点缀下越发红艳,平添了几分妖娆与妩媚。

    祝玉妍在通明的灯火下梳妆打扮,婠婠乖巧的立在身后为其梳理着秀发。

    只是明明应该很和谐的一幕,却显得异常的诡异与沉闷。祝玉妍面露妖艳动人的笑容,梳妆打扮的异常认真。而婠婠虽然为祝玉妍梳理着长发,但明显有些心神不属。

    婠婠不动声色地瞥了眼沉浸在梳妆打扮中的祝玉妍,明眸深处满是化解不开的担忧。

    自从得到邪帝舍利之后,祝玉妍的修为一日千里,短短时日就已经进阶到了金丹后期的修为。按理来说这本该是一件好事,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口,婠婠发现祝玉妍的行为开始变得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就如同眼前这般,以前的阴后固然注重容颜,但每日最多稍加打扮一番罢了。而不知从何时开始,祝玉妍开始沉迷于梳妆打扮,每日至少要花一个时辰的功夫进行打扮。放在以前,这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且以前的祝玉妍偏爱黑色,现在却表现地异常钟爱粉色。不仅服饰多为粉色,甚至连房间的装饰都开始改变。

    种种变化宛若换了个人,实在是让婠婠不能不担心。

    “婠儿,你说师父带这支朱钗好看吗?”祝玉妍将一只珠光宝气的凤钗插在鬓发间,左右转头对着琉璃境照了照,而后问道。

    婠婠回过神来,向着琉璃境望去。..

    只见祝玉妍云鬓高盘,甚至连长长的睫毛都梳理的一丝不苟。那淡粉色眼影,配上红艳的樱唇,加上精心装扮的面容,妖艳而又不失华贵。在凤钗的点缀下,本来妩媚的装扮平添了几分高贵的气质。

    那美艳无双的姿态,哪怕是同为美人的婠婠,一时间都不由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咯咯。”祝玉妍见婠婠的神态,掩嘴轻笑道:“婠儿,身为一个女人,梳妆打扮可是基本功呦。你若是连梳妆打扮都不行,将来如何勾引始皇帝,在后宫佳丽之中脱颖而出,为我阴癸派谋取更多利益。”

    婠婠听着祝玉妍教导自己梳妆打扮,眼角微微抽搐感觉三观有些崩坏。

    师父以前可是相当讨厌这些东西,自诩女子未必不如男人,心性好强而又固执。现在竟然教导自己如何勾引男人,甚至如何更好的装扮自己勾引男人!

    如果不是婠婠这些时日基本上与祝玉妍寸步不离,她简直都要怀疑自己师父是不是被人掉包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,您都已经梳妆打扮快一个时辰了,我们是不是该动身了?”婠婠心情复杂,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师父第一次见始皇帝,自然要认真梳妆打扮一番,否则岂不是落了我阴癸派的面子。最重要的是,不能让宝贝徒儿没有面子不是。”祝玉妍一边向头上点缀着朱钗发簪,一边半开玩笑的调笑道。

    婠婠撇了撇嘴,无力地翻了个白眼,不知道的怕是要以为师父您老人家去见情人吧?

    说来,您这般精心打扮,可是将徒儿的风采都遮住了!

    婠婠认真地打量了祝玉妍一番,不得不承认精心打扮之后的祝玉妍,比之自己更为诱人。祝玉妍虽年龄不小,但保养的宛若二十多岁一般。尤其是精心打扮之后,更是宛若婠婠的姐妹般。

    不论是举手投足见妩媚勾魂的姿态,还是高贵宛若神女的气质,以及明眸盼兮间透露的无上风情,无不对男人有着致命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“师父风采夺目,到时候他怕是都要忘记徒儿了。”婠婠眼热的看了看祝玉妍,半开玩笑,半带着几分酸味的嘀咕道。

    “咯咯,婠儿还担心师父勾引你情人不成?”祝玉妍嘴角微翘,露出神秘莫测的神情,风情万种地横了她一眼,似笑非笑道。

    婠婠微微垂首,连道不敢,心中却是隐隐升起几分不安来。

    自从得到邪帝舍利之后,师父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。但愿今日不要出什么变故才好,有时间自己倒要好好查查邪帝舍利的来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