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3章 吾名吕布!
    冯小怜?

    狄仁杰心头一跳,眉心不由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名字,似是有些耳熟。能够与皇家扯上关系的,只有一个人!

    难道真的是她不成,那人不是许久前就已经死了吗?

    狄仁杰作为法家当代最出色的传人,对历史虽不敢说了如指掌,但大部分的典故都能称得上信手拈来。而冯小怜作为近代最知名的妖妃,他自然是听闻过。只是狄仁杰没有想到,竟然会在这个时代听到冯小怜这个名字,而且还是与始皇帝扯上关系。

    那些人不惜一切代价,都要寻找一个早该死去许久的妖妃,事情似乎很不简单啊。

    狄仁杰心惊,不敢继续思考下去,语速轻缓地沉思道:“依微臣猜测,此人应当尚在洛阳城内,而且距离公主府不会太远。这样的地点并不多,只需要稍加探查应该就会有线索。只是微臣担心,这样做可能会打草惊蛇,让他们狗急跳墙。”

    “无需太过小心,朕要的就是你打草惊蛇。该怕的人,不是你,而是他们,明白了吗?”莫尘随手放下画卷,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了两下,平淡道。

    狄仁杰心头一寒,瞬间明白了莫尘的意思。

    那些人鬼鬼祟祟的进入洛阳行动,怕的不就是惊扰了始皇帝陛下。

    而今我放在明处,敌人在暗处,并且先行了一步,形势可以说对我方相当不利。但见不得光的老鼠,终究是见不得光的老鼠。

    如今陛下明目张胆的行动,他们要么仓惶而逃,要么只能拼死一击!

    不论哪种方案,最终的结果不会有太大的差别。逃跑固然逃得了一时,但以陛下的心性肯定会彻底清算。而拼死一战,更不用说了。他们若是敢直面陛下,也不会在暗处搞这些小动作了。

    此举,立马让形势彻底转变,让我方化被动为主动。..

    高明,而且够狠!

    不论那些人为什么寻找冯小怜,陛下此举都不亚于将其架在了刀锋上!

    狄仁杰心中惊惧,越发感觉到最是无情帝王家这句话的寒意。他心中惴惴不安,恭敬道:“微臣这就派人到各处要道盯着,定不会破坏陛下的计划。”

    “紫女,你去皇宫走一遭。”莫尘挥手示意狄仁杰离去,而后轻轻叹了口气,道。

    他话音落下,一道紫色的身影飘然而去,从始至终狄仁杰都没有发现对方的踪影。那飘忽宛若鬼神般的速度,让他的头垂得更深了几分。

    洛阳,一处简陋的民宅。

    民宅很普通,放在偌大的洛阳城一点都不显眼。房间传来微弱的灯光,透过窗纱上的影子,隐约能够看到两道人影隔桌而坐。

    “恭喜邪王融合佛魔两道真意,修为得以更进一步。说不得十年之内,这天下又要多出一尊元神境的大能了。”一人身材高挑,有着一头冰蓝色的长发。她脸上带着白色轻纱让人无法窥探真颜,身着一袭样式古老的青色长裙,梳着精致的鬓发,开口间犹如清泉流淌让人舒适万分。

    石之轩眼睛紧缩了一下,脸上神情虽然不动声色,但心中充满了警惕。

    此人来历诡秘,修为同样相当不凡。即便是自己亲自出手,也没有完全的把握能够拿下她。真不知道那位愚蠢的太后,到底从哪里找来的帮手。

    不过,元神!?

    难道这就是金丹之上境界的称呼!

    石之轩心中思量,冷漠道:“你是何人。”

    “咯咯,忘记自我介绍,倒是妾身的不对。妾身阴阳家河伯,见过邪王。”女子站起身来,正色地欠身道。

    阴阳家!

    那个早已经被始皇帝覆灭的学说!?

    石之轩露出明显的异色,认真地打量着洛神,似是在思量她话语的真假。毕竟一个消失千年的学说,突然出现在九州,实在是让人不得不怀疑。

    “邪王定是在疑惑妾身的身份,不过这倒也能够理解,毕竟我阴阳家已经远遁海外近千年。”河伯对于邪王的怀疑,并未作出激动的举动,反而轻笑了解释起来:“邪王对我们的来历有所怀疑并无不是,只需知道我们有着共同的敌人即可。”

    石之轩任由对方开口,始终不曾说过一个字。他默默品茶,吹拂着茶水上飘荡的茶叶,直到对方说到‘我们’这两个字,动作才出现了明显的停顿。

    还有人!

    石之轩心中一惊,而后将警惕提到了最高,心神一遍又一遍地搜寻着四周。只是不论他如何寻找,都未曾发现你其他人的踪迹。

    就在石之轩有些怀疑对方在戏耍自己的时候,一道略显沙哑的声音凭空响起:“吾,阴阳家山鬼!”

    那声音尚未落下,石之轩的身影已经蓦然消失,就好像从未出现过。当他再次出现的时候,已经出现在了房门处。

    石之轩眉头紧皱,凝视着房间中央的高大人影,心头生出无尽的寒意。

    他,什么时候来的!

    只见那人身高七尺,立在房间中宛若支撑房间的顶梁柱。他身着一袭漆黑色的铠甲,手持一尊方天画戟,仅仅是安静的立在那里,自有一股彪悍的煞气升腾而起,甚至在他周身形成了明显的黑色云气缭绕。

    好强的煞气,此人以前定然是屠戮无数的悍将!

    石之轩心惊山鬼的实力,同时也在思量对方的来历。河伯已经有了与他一战之力,山鬼的实力更是让他难以揣摩,两位顶尖高手出现,实在是让石之轩不得不谨慎为之。若非与大周达成了协议,以及大晋明显更加支持阴癸派,石之轩甚至生出了退意。

    邪帝舍利虽好,但也要有命去拿!

    此世已经完善了功法缺陷,并且踏上巅峰的石之轩,对于邪帝舍利的追求并没有那么强烈,至少还没有到非得不可的程度。

    与两位来历诡秘的强者合作,在石之轩看来,其中的不稳定性太大了!

    石之轩心中警惕万分,做好了情况不妙立刻战略性转移的准备,冷声道:“阁下好修为,想来不是无名之辈吧。”

    “未如阴阳家前,俗名吕布!”山鬼双眸闪过一道诡异的血红,声音平淡不含丝毫感情,就好像不是在说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吕布!

    石之轩本来只是随便问问,完全没想到对会回答自己,并且给出一个让人难以置信的答案。他神色虽然并无变化,心中却掀起了滔天骇浪。

    吕布,石之轩自然是知道。

    数百年前的一代天骄,曾经力敌百万大军的绝世强者!

    当然,他最终死了,死在了曹操手中,并且被暴尸于城头。可以说死的很凄惨,连全尸都未曾留下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竟然有人自称吕布!?

    石之轩心中第一时间否认,但随后感受到对方身上可怕的煞气,又陷入了沉默。如果他是吕布,那这一身的煞气,自然也就能够解释了。

    可吕布,不是早已经死了几百年了?

    先是消失一千年的阴阳家再现,现在连死去数百年的吕布都再次现世。石之轩隐隐感觉到了不安,一种很强烈的不安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,正在发生某种自己并不清楚的变化!

    在这一瞬间,他甚至生出了退意。眼前的情况太过诡异,让他不得不深思其中的利害关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