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2章 杀机
    独孤太后恐惧片刻,很快恢复了几分清醒。

    她执掌朝政许久,虽然谈不上杀伐果断,到底明白事情的轻重缓急。一味的抱怨显然无法解决问题,最重要的是如何找到那个女人,并在其被始皇帝发现前将之除去。那件东西,绝对不能落到始皇帝手中。

    “还没找到那人的踪迹?”独孤太后沉默良久,声音冰冷宛若毒蛇嘶鸣,让下方跪伏在地的小太监恐惧不已。

    他脸色苍白,将头死死地埋在地上,颤抖道:“石宗师已经找到了那人,并发现她曾经前往长公主府求助。多亏了太后英明,早已将公主调到边境,否则事情就麻烦嘞。石宗师担心惊动始皇帝,所以白日里没有动手。”

    小太监不动声色地拍了个马屁,只希望太后能在心情不错的情况下放过自己。

    太后脸色稍微好转,找到了那个女人的踪迹,事情总算还在可以掌控的范围内。只要尽快将她除去,则一切秘密都不会泄露。没有人会知道自己背叛了始皇帝,也不会有人知道青莲剑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让他们尽快行动,否则一旦惊动了始皇帝,大家都别想讨到好处!”独孤太后面容微冷,声音带着几分急切地吩咐道。

    小太监应了一声,而后恭敬地行了一礼,略显慌乱地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皇宫冷宫。

    独孤太后初入皇宫时运道惊人,不费吹灰之力地登上了皇后宝座。而上代皇帝的后宫宾妃只有寥寥数人,而且大多未曾生育,早在皇帝宾天的时候就已经同葬皇陵了。而当今小皇帝天生痴呆,虽有皇后等宾妃四五人,但也没有人敢挑衅太后的声威。

    故而时间一长,冷宫也就空旷了下来。

    平日里,即便是皇宫的宫女与太监,也不大喜欢进入此地。因为这里太过阴寒,更传说有曾经皇妃的厉鬼困扰。故而除了每月必要的清扫,冷宫可以说是皇宫最冷清的地方。

    而今,在幽暗的冷宫内,两道人影静静的潜伏在冷宫一角。

    “哎,半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有。只知道他们在找一个女人,但高矮胖瘦,来历身份一点都没有提。这些家伙太狡猾了,你说他们该不会知道我们在监视他们吧?”李元芳垂着长长的耳朵,无精打采地靠在墙上,不满地哼道。

    自从奉命前来监视太后,李元芳已经在这里蹲守了许久。可这么长的时间,除了知道太后确实隐藏着秘密,暗中与人有着谋划,但半点有用的消息都没有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狄仁杰强烈要求,他实在是懒得继续盯梢下去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与其在这里无用的监视,还不如去洛阳城的其他地方碰碰运气,说不得就找到了线索。

    狄仁杰神色平淡,沉声道:“太后刚刚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李元芳无聊地横了他一眼,而后将刚刚发生的事情简要的诉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等等,那个女人今日去过长公主府?”狄仁杰双眼眯了起来,平淡的面容上露出了笑容。他顿了一下,微笑道:“小家伙,看来我们找到重要的线索了。走吧,去长公主府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李元芳愣了一下,看到潇洒转身离去的狄仁杰,不满地嘟着嘴哼道:“什么吗,这点也能算消息。而且人家都不知道走了多久,现在去长公主府还有什么用处。”

    李元芳心中不满地嘟囔,总感觉就找到这么点消息,实在是有辱自己洛阳百事通的威名。他紧跟在狄仁杰身后,似是好奇地问道:“狄大哥,你说太后到底想要做什么,为什么要与别人联手与始皇帝为敌。如果没有了始皇帝,大晋不是更加危险吗?”

    “因为,她害怕了。”狄仁杰迟疑了一下,声音低沉带着几分叹息。

    有些人,明明很简单的事情,却总是喜欢想太多。而一个人一旦想的多了,也就容易陷入极端。独孤太后明显是害怕始皇帝复辟,然后会对她们母子有什么想法。

    可她却没有想过,始皇帝终究是大晋的缔造者。纵然是有人对这种变化不满,但大部分的人都会选择坦然接受,百姓更是会欣然不已。而小皇帝天生痴傻,又是始皇帝的后人。始皇帝不论是于公于私,都不会对她们母子出手,甚至还会好好安置。

    可惜,有些人总是喜欢自作聪明,自以为天下总有人想要还她!

    李元芳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,而后好奇道:“你说,到底是始皇帝厉害,还是武媚娘厉害啊。”

    李元芳说到武媚娘,晶莹的大眼睛中闪烁着崇拜之色。

    人家弱冠之年,已经堪称天下无敌。而自己弱冠之年,又在做什么?

    好像是在头隔壁老王家的瓜吧,说来,老王家的瓜可真甜。自从离开家乡之后,已经许久不曾吃到那么甜的瓜了。

    “不论他们谁更厉害,狄仁杰终究是狄仁杰,李元芳终究还是李元芳。”狄仁杰答非所问,又带着几分警告,沉声道。

    始皇帝也好,武媚娘也罢。那等争斗都不是他们可以插手,而不论是始皇帝获胜,又或者武媚娘获胜,同样没有太大的区别。

    法家,从来都是站在强者一边!

    只是对于这些事情,狄仁杰自然不方便告诉李元芳。

    他说着,深深地看了李元芳一眼,而后加快了脚步,摆明了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继续聊下去。

    李元芳不满地挑了挑眉,有些不懂其中的深意。但他见狄仁杰的神色,只能将疑惑压在了心中,不再言语地紧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长公主府,客厅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从太后处探听的消息正是如此。而根据门房所言,臣画了一幅嫌疑人的画像,还请陛下过目。”狄仁杰立在大厅中央,手捧着一卷画卷,恭敬道。

    莫尘打开画卷,而后眉头微微皱了起来,低声道:“冯小怜!?”

    奇怪,太后与人合谋,就是为了冯小怜?

    先不说自己与冯小怜没有半点关系,最多只能算一面之缘。就算真的有什么关系,难道她还以为寡人为了一个女人束手自缚不成?

    不对,她们不会这么傻,除非冯小怜手中有什么东西惊动了她们!

    莫尘打量着手中的画像,看到冯小怜怀中的木盒,心头蓦然一跳,嘴角不由挑起了微笑。

    青莲剑!

    看来,有些人还是不死心啊!

    也好,解决武媚娘这个麻烦前,能够先解决内患也是极好的。到时天下一统,也好为迎接神孽做准备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