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0章 禽兽,还是禽兽不如
    冯小怜循着杀机望去,只见在一处楼阁之上,立着一位身着素衣的高大中年人。

    他双手负于身后,虽是立在闹市之中,却宛若遗世独立处于幽静山林,给人一种诡异的和谐感。其双鬓带着些许斑白,沧桑的面容俊朗不凡,尤其是一双眸子宛若璀璨绚丽的星海,充满了无尽的神秘,让人心头震撼不由垂首。..

    石之轩!

    冯小怜很快认出了来人,黛眉紧蹙露出紧张之色。

    对于这位后辈,她并非第一次打交道。但两人交手数次,冯小怜从未讨到好处,甚至在最后的一次交手中小败一招,拼着身受重伤才逃了出来。

    故而当再次看到石之轩出现,冯小怜瞬间紧张了起来。全盛时期的自己,尚且不是对方的对手,更何况现在重伤未愈。

    该死,现在该怎么办?

    冯小怜看到转瞬又消失的无影无踪的石之轩,心头多了几分焦急与慌乱。她瞥了眼门户紧闭的长公主府邸,幽幽叹了口气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敌人就在大晋,她不知道还能信任谁,也不知道还能去哪里。

    若是始皇帝没有复生,冯小怜只需要将青莲剑交到大晋皇族手中,就已经足以完成当年对晋帝的承诺。至于大晋内部的权利倾扎,对她而言没有任何意义。因为自古以来,为了那张至高无上的王座,父子相残,兄弟屠戮的戏码,已经出现的实在是太多,太多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,面对极可能是来自大晋内部的追杀,却让冯小怜的心冰寒刺骨。

    她怎么都没有想到,那些人为了权利会丧心病狂至此。为了自己的利益,甚至弃大晋江山于不顾,弃始皇帝于不顾。那些人难道不知道,没有始皇帝的大晋,根本抵挡不了天下群雄,更不可能抵挡武媚娘吗?

    青莲剑的作用,冯小怜虽然不甚清楚,但也有些了解,知道与传说中的始皇陵有着极大的关系。

    而始皇陵,则葬着大晋最大的底蕴!

    那些人争夺王位,冯小怜懒得理会。但那些人为了王位而出卖大晋的利益,将之置身于万丈深渊,她怎么都无法坐之不理。

    长公主府。

    自从回到洛阳之后,莫尘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呆在长公主府,皇宫只是偶尔才会去一次。其中既有睹物思情的难忘回忆,也有面对小皇帝的尴尬。

    小皇帝固然是傻子,但世上总有不傻的人。

    正所谓天无二日民无二主,两个皇帝在皇宫之中算个什么事情,又让文武百官如何自处。若是其他人,最多软禁起来装装样子给天下万民看,日后天下稳定找机会除去也就是了。但那毕竟不是其他人,而是他名义上是后人。

    面对这些后人,莫尘哪怕是手上沾满了鲜血,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。

    同时,他还有另一个顾虑。

    他虽说想要拯救这个世界,看似也信心满满一切尽在掌握,但到底没有太大的把握。如果不能拯救世界,这个世界的寿命谁也不敢说还有多久。

    莫尘固然狠辣无情,但面对这些供奉自己千年的后人,到底无法真的狠下心来痛下杀手。他甚至有着另一种考虑,将来拯救世界成功自然是皆大欢喜。可若是拯救世界失败,则让他们乘坐蓬莱离开这方世界,倒也是极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他们若是有幸逃到其他世界,未来说不得还可能再次相遇。

    “树欲静而风不止,有些人就是不懂这些道理啊。”莫尘傲然地立在客厅内,随手放下手中的信笺,深深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紫女安慰道:“有些人不是不懂,就是因为知道的太多,想得太多,所以才会做出后悔莫及的事情。不过还好我们发现的及时,虽然出现了点乱子,总算没有伤及根本。根据祝玉妍那边送来的消息,那些人与石之轩等人有过联系。而他们似乎在找一个人,不过具体消息祝玉妍那边并没有得到。”

    “找人?”莫尘呢喃一声,心中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那些人处心积虑想要坏事,却是为了找一个人,这似乎有些太小题大做了吧。除非那个人很重要,对大晋,对自己都很重要!

    有趣。

    “立刻找到那个人的线索,全面监控他们的一举一动。”莫尘神色冰冷道。

    有些人太过天真可笑,真以为寡人的刀已经不锋利!

    紫女微微颔首,表示已经应下。而后她黛眉微挑,笑道:“最近西方那位也不安静,大周正在搜寻关于陛下的情报。听闻此事出自武媚娘之手,看来这位天下第一奇女子对陛下甚感兴趣呦。”

    紫女说到后面,语气多了几分揶揄,调侃道:“陛下要不要发挥自己的特长,将之拿下以拯救万民于水火。”

    莫尘自是听懂了紫女的意思,没好气反调戏道:“怎么,你不吃醋了?”

    “哼,妾身什么身份,哪里敢吃醋。有些人明明下药绑架无恶不作,整就是一个恶棍,偏偏对送上门的却视而不见。你说这种人是不是矫情?”紫女妩媚的面容上多了几分嫣红,似是哀怨,似是不满地哼道。

    莫尘闻言微愣,而后不由尴尬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有这么差劲吗?

    他无力吐槽道:“雪女那种能算绑架,明明是我与赵王友好协商的结果啊。至于焱妃那更是冤枉,事情和我可没有半点关系啊。咳咳,最多有那么一点点的关系,但我当初也没有禽兽的推掉她啊。”

    “哼,禽兽不如。”紫女不屑地冷哼一声,宛若胜利的天鹅般昂着禽兽,施施然的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莫尘嘴角微微抽搐,终于无力地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.....

    话说,你这到底是几个意思啊。说恶棍的是你,说禽兽不如的也是你,女人啊,真是难伺候。

    莫尘看着紫女离去的婀娜身姿,沉闷的心情轻松了许多。

    紫女不是胡搅蛮缠的人,此次故意调侃自己,虽然带着几分私心,但更多还是想要让自己轻松一些。

    还真是难为她了。

    不过,到底是禽兽,还是禽兽不如啊!

    莫尘望着紫女最后的身影,心中再次纠结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