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9章 冯小怜的惆怅
    神都洛阳。

    自从始皇帝镇压天下高手于飞马牧场,洛阳的氛围就热闹了起来,哪怕是武媚娘成就金丹之上的境界,也不能打消洛阳的繁华与喧闹。

    对大部分人而言,武媚娘纵然成就前所未有的境界,但终究还是一个小姑娘家。始皇帝修为深不可测,虽不知有没有成就更高的境界,但数十位金丹高手面对始皇帝,还不是如同一盘菜!?

    金丹高手尚且如此,武媚娘金丹之上又能如何?

    而且始皇帝身经百战,一生杀敌无数,不知遇到过多少强敌高手。面对一个不见血的绝世高手,不论怎么想都充满了胜算。至少在洛阳的地下赌场,关于始皇帝莫尘与武媚娘的决斗胜算赔率,已经完全说明了一切。

    赌莫尘胜,一赔一点五。赌武媚娘胜,一赔二。赌两人平手,一赔五。

    而且既然有着高赔率的吸引,押注武媚娘的人数也远远低于莫尘。为此赌场不得不提高武媚娘的赔率,直到一赔三的时候才算情况稍有好转,毕竟天下从来不缺少赌徒。

    王小二正是这样一个赌徒,疯狂的赌徒。

    为了博取最大的利益,他并没有选择武媚娘获胜,而是将半辈子的积蓄投注在始皇帝与武媚娘平手上。只是当他投注后,就不由后悔起来了,甚至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。

    若非地下赌场的人并非他能惹得起,以及城外每日不知来历的死尸让他心头发寒,他简直恨不得一哭二闹三上吊要求退赌注。正因为赌得太大,王小二最近很穷,非常穷。因为将半辈子的积蓄压在了赌场,他不得不重操旧业弄点小财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惯偷,在洛阳外城小有名气的惯偷,眼力是他这辈子最得意的事情。..

    因为他只要打眼一扫,就知道什么样的肥羊容易下手,能够收获足够自己潇洒数日的钱财,什么样的人绝对不能碰。而现在,他正蹲在洛阳城门前,打量着进进出出的旅人来客,寻找着容易下手的目标。

    日上正午,城门前来往的人已经不下上万人,其中不乏合适的出手目标,但王小二并没有选择莽撞的动手。他依旧如同老练的猎人,盯梢着来来往往的猎物。对他而言,偷窃是一门艺术,一门孤独而又寂寞的艺术。

    普通的偷窃,完全带不来足够的快感。他需要一场刺激的偷窃,一件值钱的宝贝。

    日头西斜,王小二谨慎的盯着来往的人群,双眼忽而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个女人,一个体态妖娆丰腴,带着淡粉色面纱的女人。她呼吸略微有些急促,当进入城内的那一刻有着明显的失神,以及松了口气的表现。

    虽然看不到女人的面容,但从那裸露在外的如雪肌肤,以及春水般的勾魂摄魄的明眸,王小二就能断定这是一位妩媚妖娆的绝世佳人。她衣着奢华不似凡品,裙摆间带着些许的灰尘。其头上的朱钗熠熠生辉,一眼就能看出来价值不菲。

    当然,对王小二而言,吸引他的并非女人头上的朱钗,更不是那鼓鼓囊囊的荷包,而是一个被其抱在怀中的木盒。

    木盒长四尺左右,对于一个身高不到六尺的女人而言,显得尤为瞩目。

    眼中带着疲惫,估计是长途跋涉所致。其衣袖相当整洁,衣裙上却有着明显的污垢,说明女子非常的注重仪表,只是因为赶路太急来不及休息整理。此人虽然身价不菲,但并没有随从跟随,估摸着是出现了变故。

    一个身价不菲,或许藏着宝物的单身女子,对王小二而言再也没有比这个更适合的目标。

    不对,她脚步有些沉重,但步伐却不散乱,定然是有着高深的武功。而且其呼吸急促,体内气息不稳,估摸着是有伤在身!

    王小二心中敲定了目标,继续观察了一会又有了发现。

    他心中有些惊喜,又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一个明显身价不菲的妖娆尤物孤身出门在外,已经显得非常不正常。而且其还带着明显珍贵的宝物,以及情况不明的伤势,就更加说明其中的问题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!

    王小二心中疑惑,也懒得追究其中的细节。对他来说,这背后隐藏的故事并没有什么意义,重要的是猎物能不能带来足够的利益。

    而眼前这个女人,非常符合王小二的狩猎标准。

    冯小怜隐隐感到有人在盯梢自己,但想到一路上的艰难与不断的追杀,心头紧张之余还是忍不住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始皇帝身在洛阳,那些乱臣贼子纵然是天大的胆子,也不敢在洛阳轻举妄动。只要自己将青莲剑交到始皇帝手中,也算是完成了夫君当年交代的任务,不枉多年来在天门的周旋。

    长公主府门前。

    “这位姑娘,实在是抱歉的紧,长公主有要事前往了边境,短时间内怕是无法回来。您若是与长公主有旧,不妨留下一张名帖,小人也好带给长公主殿下。”长公主府的门房看着身前妖娆的美人,无奈地摇头道。

    冯小怜黛眉紧蹙,急声道:“可知具体时间?”

    门房赶忙摇头,连忙说不知。

    他纵然是知道,也不敢对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开口。若非这女人出手异常大方,又自称与长公主有旧,随手便是自己干上十年都无法积攒的厚礼,他又怎么会如此平和地与她说话。

    正所谓宰相门前七品官,长公主的府邸比之宰相更加高贵。哪怕是一些京官前来拜访,也要对他以礼相待。故而对门房来说,自己的态度已经是极好了!

    冯小怜深深地叹了口气,转身离开了长公主府邸。

    除了长公主之外,她不管前往其他地方求助。因为她深知,大晋的朝堂并不平静,哪怕是始皇帝归来之后。或者说,始皇帝的复生,让一些暗流变得更加诡秘。

    她甚至有所察觉,那些追杀自己的人中就有大晋官场上的人物。有人不希望始皇帝得到青莲剑,不希望他找回所有的力量。而那些人隐藏的很深很深,甚至连这场大清洗都不曾将之消灭。

    难道要硬闯皇宫?

    冯小怜立在长公主府门前,望着远方巍峨大气的皇宫,心情突然糟糕了起来。

    苟活百年,终于熬到了摆脱那些人的机会,并且成功拿到了青莲剑。可明明即将完成夫君交代的任务,却在即将成功的时候前进无门。

    冷,前所未有的冷!

    冯小怜正在自哀自怨,忽而感觉凭空生出一股寒意。那寒意来的很突然,让她汗毛竖起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那些人竟敢追到洛阳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