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8章 他,叫什么!!!
    长安,一处精致的别院。

    “该死,该死的混账东西。”李元吉满脸愤怒地在房间中走来走去,扭曲的面容让他少了几分俊朗,甚至有些丑恶。他疯狂地咒骂着,翻来覆去只有寥寥无几的词汇。

    “殿下还请稍安勿躁,不知是发生了何事如此愤怒。”一位中年文士满脸笑容,不急不缓地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稍安勿躁,稍安勿躁,除了这个你就不会说点别的。父皇已经派遣大哥、二哥等人出使大周,目的完全是不言而喻。这种时候,你让我怎么稍安勿躁!”李元吉满脸恼怒,话语中带着还不遮掩的怨恨与不满。

    武媚娘是我的,是我李元吉的啊!

    父皇明明已经派遣我前来和亲,为何又要派遣大哥、二哥他们。

    李元吉心中怨恨,又多了几分慌乱与愤怒。

    他虽然自持为翩翩佳公子,但想到李建成的成熟稳重,以及李世民的骁勇善战,心头就忍不住打着颤。李元吉自大,但不是没有自知之明。他自认相比两位兄长,差了实在是太多。

    “恭喜殿下,贺喜殿下。”中年文士微笑着拱手道。

    恭喜!?

    李元吉愣了一下,愕然地看向中年文士,连心头的愤怒都不知不觉平息了下来。他迟疑了几许,疑惑道:“先生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殿下还不明白吗。大王已经无招可用,所以才会派遣太子与二公子前来。”中年文士轻摇折扇,骚包异常地笑道。

    李元吉固然恼怒万分,但并非草包一个,很快明白了中年文士的意思,以及背后隐藏的意义。

    武媚娘成就前无古人的境界,对大晋固然是强大的威胁,但对大唐何尝不是如此?大晋还有始皇帝这等千古一帝支撑,但大唐又有什么来支撑。莫说面对前无古人的武媚娘,纵然是单独面对袁天罡都有些悬。

    如此危局之下,唐王李渊将所有的儿子都派遣而来,何尝不是一种妥协。

    “父皇这是在向周王妥协,如今能够决定周唐两国未来的,只有一个人!”李元吉眼中闪烁着精芒,心情忽而好了起来。

    若是以前,自己纵然能够娶到武媚娘,但也只能在周国当个有名无实的大王。但是现在则不同,武媚娘的夫君不仅能够统领周国,定然也将是大唐的王,甚至可能是天下的王!

    “公子终于明白了。”中年文士微微颔首,笑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大哥与二哥。”李元吉满脸无奈,微微摇头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虽然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,但想到自己将要面对的强大对手,心中除了绝望还是绝望。

    “呵呵,殿下何故如此。在臣下看来,明明殿下才是最占优势的人。大公子已经年过三十许,更有子嗣三四人,长子都已经十余岁。二公子也已经年方三十,膝下有一子一女。而殿下至今未婚,难道不是比他们更有优势。”

    中年文士头颅昂起,手中折扇轻轻摇动,带起阵阵刺骨的寒风,一副指点江山的模样。

    李元吉双眼顿时亮了起来,心中的沉闷与烦躁尽去。

    是啊,大哥与二哥虽然优秀,但何尝不是有着巨大的缺点。相比较他们而言,自己纵然没有那么出色,但未婚的优点足以追平他们所有的优势,甚至还有超过。

    李元吉心中兴奋,拜道:“先生高论,还请教我。”

    中年文士也不闪避,很是享受李元吉的恭敬。他一手摇着扇,一手抚长须,道:“正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,武媚娘公主固然刚刚出关,尚且不召见任何外客,但周王陛下可没有那么规矩,殿下还不先打动周王?到时即便几位公子前来,殿下有着巨大的优势在手,又何愁不能抱得美人归!”

    李元吉满脸笑容地点了点头,心中再也没有迟疑。他斗志昂扬的看向窗外,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抱得美人归的场景。

    周国皇宫,一处精致典雅的宅院。

    宅院占地面积十数亩,其中种种布置充满了江南水乡的气息,甚至还有一条蜿蜒清澈的小河在庭院中环绕。

    小桥流水,百花争艳,此情此景在隆冬时节实属罕见。

    宅院的后花园内,两道人影坐在楼阁之上,俯览着下方的美景。其中一人魁梧霸气,威严中又带着几分慈爱,正是周王武士彟。他面露温柔的微笑,一眨不眨地看着对面的人儿,眼中满满的柔情又带着几分自豪。

    另一人内着月白色小衣,外罩鹅黄色宫装长裙,腰间以月白色镶玉腰带束缚,将盈盈一握的柳腰完美勾勒,更显身姿曼妙胸怀宽广傲人。她的服饰略显保守,却也更显端庄大气。

    其面白如玉,肤若凝脂,晶莹的肌肤吹弹可破,一双剪水明眸荡漾着动人的春光,鹅蛋型的脸庞充盈着东方美人的温婉。那高挺的鼻梁,以及红润诱人的红唇,则平添了几分坚毅与霸气。

    武士彟认真地打量着已经长大的女儿,眼神迷离多了几分感慨。

    这些年女儿随袁天罡真人修行,父女两人聚少离多。犹记得上次见到女儿,还是三四年前的时候。那时候,她还是个豆芽菜般的小丫头。

    这一晃三四年,女儿也长大了啊!

    “父皇看媚娘这般入神,可是媚娘脸上有脏东西?”武媚娘嘴角含笑,温和道。

    武士彟回过神来,怜爱地注视着武媚娘,感叹道:“哎,若非爹没用,不能生出一个带把的,媚娘也不用承受这些苦楚了。”

    武媚娘螓首微摇,道:“父皇无需自责,这一切都是媚娘自愿的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,是爹不对,不该在此时说这些不高兴的事情。”武士彟露出勉强的笑容,不动声色地抹去眼角的泪水,笑道:“媚娘此次出关,可是轰动天下。若非媚娘出关及时,这天下怕是要大势尽去。”

    武媚娘疑惑地看向武士彟,露出淡淡的不解。

    “哎,媚娘闭关多年,不知外界发生了何等大事。始皇帝莫尘复生,可是.......”武士彟见武媚娘疑惑的神态,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等等,父皇刚刚说什么人!”武媚娘神色微变,置于小腹处的玉手猛然攥紧指骨发白,剪水明眸深处闪烁着难掩的激动。

    莫尘,难道是他,他也飞升到了这个世界!

    不过,始皇帝!

    “始皇帝莫尘。”武士彟疑惑地看向激动的武媚娘,再次道。

    武媚娘感受到武士彟的眼神,勉强平复了激动的心情,疑惑道:“始皇帝不是已经驾崩千年了,怎么会突然复生!?”

    武士彟闻言,这才放下了心中的疑惑。

    也是,当初自己听到始皇帝复生的消息时,表现地可还不如女儿冷静。

    “哎,始皇帝千古一帝,谁人知道他留下了何等后手。”武士彟叹息道。

    “始皇帝?”武媚娘呢喃一声,而后认真道:“女儿需要所有关于始皇帝莫尘的情报,此事还需麻烦父皇了。”

    武媚娘不自觉地在莫尘两字上加重了语气,隐隐带着几分复杂与激动。

    他,真的是那个人吗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