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0章 没有最无耻,只有更无耻
    (祝大家春节快乐,二合一大章。)

    这什么鬼东西!

    众人眺望着苍穹上那遮天蔽日的面孔,心儿止不住的疯狂颤抖,脸色苍白没有血色。他们心情沉到了谷地,只希望一切都是幻觉。

    幻觉!

    对,一切都是幻觉!

    众人望着上空的人脸,感受到虚空中传来的压抑感,心中疯狂地咆哮道。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可怕的存在,怎么会有这种如同神祇般的伟大存在。一定是假的,唯有幻觉才能解释的通。

    哼,始皇帝聪明一世,却忘了过犹不及的道理。

    很多人自以为想到了一切的真相,脸上的惊惧之色微微敛去,多了几分不屑与冷峻。更有人直接喊道:“诸位莫要慌乱,这一定是幻觉。我们万万不可中了始皇帝的诡计,否则就真的万劫不复了。”

    莫尘观望众人的反应,神色冷漠中透着几分不屑。

    幻觉,可笑!

    “降,或者死!”

    莫尘声若雷霆,让天地为之震动。

    众人只感觉耳膜震动,脚下的大地剧烈震颤,半响后耳中还在嗡嗡的响动。他们神色苍白,之前恢复了几分信心的众人,此时惶恐而又不安。

    这,难道也是幻觉,可是也太逼真了些吧?

    众人艰难的咽了口唾沫,望着苍穹上遮天蔽日的人脸,不由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降,自然是不能降,至少不能第一个站出来,否则将来还怎么在江湖同道面前抬起头。可是不降的话,万一始皇帝没有了耐心,岂不是要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世界那么美好,还有那么多的追求没有完成,死了可就真的一了百了了啊!

    “徽山兄,不知可有妙计?”

    “为今之计,我等还有选择。不过纵然是降,我儒家弟子也不能失了气节骨气。需要让江湖同道知道,让世人明白,我们并非畏惧强权,只是为了天下众生着想,才不得不忍辱负重,不得不屈服于始皇帝的淫威。”

    “徽山兄此言大善,本该如此。”

    儒家几人神色凝重,暗中传音商量对策。其他人虽然神色各有不同,但眼神飘忽不定,显然也是与身旁之人讨论。

    “黄岛主,我们现在该当如何?”

    “敌暗我明,大家且等一等。始皇帝既然开始劝降,想来应当是没有绝对的把握。我等血性男儿,怎能让他如意。大不了拼上一死,也要让他知道我等的实力与傲骨。”

    “黄岛主威武!”

    “黄岛主不愧是东海霸主,气概让人敬佩啊。”

    就在众人心中纠结,暗暗商量对策的时候,一位身着淡蓝色儒裳,面容充满正气与的儒家高手站了出来,拱手道:“在下孔圣后人孔春秋。”

    “孔春秋,是他,一百五十年前纵横天下的孔家高手,曾经名动九州的儒家绝世强者。没想到这老东西还没有死,竟然也被困在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金丹后期孔春秋,这可是孔家有数的绝世强者!”

    “孔春秋,莫非是曾经一言震天地,一字压九州的孔春秋大儒!”

    众人心惊,纷纷低语。话语中透着难言的敬畏,以及淡淡的惊讶。这位孔家大儒已经数十年未曾出现在世人眼中,若非他此时开口承认,众人都以为曾经傲视九州的孔春秋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孔春秋听到众人的惊呼,虽然心性早已经到了极高的境界,但还是忍不住露出淡淡的傲然之色。他直视苍穹上的面容,拱手道:“始皇帝修为深不可测,在下心服口服。但我等血性男儿傲立天地,岂会......”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苍穹上忽而雷霆大作,一道深紫色的神雷撕裂虚空而来,转瞬落在了那人身上。没有任何的反抗,没有任何的波澜,那人在神雷的攻击下瞬间化作飞灰,转眼再也看不到分毫。

    静!

    死一般的寂静!

    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瞬间身死的孔春秋,只感觉从灵魂深处涌出无尽寒意,让他们浑身僵住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这可是曾经纵横天下的儒家强者,孔圣人的嫡系子孙啊!

    可是,这样一位让人只能仰望的大人物,就那么,那么灰飞烟灭了!

    众人心中冰寒彻骨,第一次无法压抑心头的惶恐。

    那人是谁,孔圣人的后裔,天下有数的绝世强者之一。可就是这样的人物,连话都没有说完,就转眼灰飞烟灭了!

    始皇帝真的会杀人,而且没有丝毫顾虑啊!

    “降,或者死!”

    莫尘的声音再次传来,让众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他们从惊惧中回过神来,感受到来自苍穹上的可怕杀机,再也没有人怀疑一切都是幻想!

    “在下东海黄龙真人,久闻始皇帝陛下的无上威名,特意从东海赶来投效陛下。今日出现这等误会,实非在下初衷。还请始皇帝明鉴,还奴才一个清白。”就在大部分人还在犹豫的时候,一道充满悲痛与绝望的声音蓦然响起。

    那肉麻到了极点的话语,让众人鸡皮疙瘩掉了满地。他们纷纷侧首看向以五体投地的姿态跪伏在地的黄龙真人,嘴角微微抽搐满是鄙夷之色。

    奴才!

    emmmmm......

    不要脸的见多了,但这么不要脸的还真是少见。八字还没有一撇,就已经自称奴才,说好的强者威严,说好的宁死不降呐?

    想你黄龙真人也是一方霸主,在东海声名赫赫的巨头,现在跪伏在地自称奴才,良心不会痛吗!

    最过分的是,你第一个投降也就算了,还tm这么不要脸。我们现在投降,就算是想不要脸,又怎么能体现对始皇帝陛下的忠诚,对之前误会的歉意,以及此刻想要投降的诚意?

    在很多心中非议的时候,数位儒家高手先后站了出来,恭敬道:“吾等久闻始皇帝陛下威名,心中向往已久。而今能有幸投入始皇帝麾下,心中百感交集,不胜惶恐。之前多有误会,实乃受到奸人挑拨,我等对陛下的忠心天地可鉴,愿陛下明示。”

    众人看着颤巍巍跪伏在地,满脸悲痛莫名的儒家高手,嘴角微微抽搐,强忍着才没有骂出mmp。

    无耻,太无耻了!

    还奸人挑拨,你们怎么不说自己眼瞎看错了!

    “我徽山书院愿降!”

    “青城派愿降!”

    “昆仑蜀山派愿降!”

    随后不过几息的时间,先后又有数人纷纷跪倒在地,让尚且站在一旁的众人满脸惊慌,纷纷顺势跪了下来,生怕自己慢一点就会成为始皇帝杀鸡给猴看的那只鸡。

    不过片刻功夫,场上就只剩下昆仑潇湘派的几人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他们满脸懵逼地看着纷纷跪倒在地,向始皇帝祈求投降的一众修行界大佬,只感觉三观完全崩碎。

    说好宁死不屈的第一个投降,说好体面投降的比谁都要无耻。

    你们,这样真的好吗?

    而在几人懵逼的时候,却没注意其他人也在以充满了敬畏,以及淡淡鄙夷,还有部分羞愧的目光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区区神通境界的修士,面对始皇帝尚且如此坚强。

    我等,惭愧啊!

    有人本就心中不甘,只是想到孔春秋陨落的惨状,以及莫尘无可匹敌的实力,才不得不无奈选择臣服罢了。此时他们看到几人威武不屈的模样,回想起自己刚刚作为,不仅生出惭愧之色。

    几人虽然不能金丹宗师相比,但终究也是难得一见的高手。他们仅仅是愣神了两秒,就反应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们感受到其他人复杂的目光,看到眼前跪倒一片的前辈高人,冷汗瞬间止不住的哗哗流淌。

    完啦!

    完犊子了!

    连一众金丹高人都已经无节操的降了,我们几个神通境的垃圾还站在这里,这不是赤果果的在打始皇帝的脸吗?

    就算不是打始皇帝的脸,又将其他前辈高人置于何地。他们现在或许没有什么,但当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,谁知道会不会想到其他的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比如,我们堂堂金丹宗师都投降了,你们几个神通境界的垃圾还站在那里,难道是想告诉我们你们比我们更加不畏强权,想要告诉我们你们更加无所畏惧!

    他们本就不是什么好人,自然不乏想要往坏处想。而他们越是如此想,心中也越发的恐惧。

    降,将来可能会被一堆金丹宗师看不顺眼找麻烦,生不如死绝对不是一个玩笑。不降,马上就会被始皇帝灭了!

    几人心中满是苦涩,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。

    失神就算了,但怎么能在这么重要的时候失神,这不是将自己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吗!

    几人惶恐不安,但一时间却想不到好办法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们只感觉时间过的前所未有的缓慢,每一秒都宛若千百年般煎熬难耐。同时,苍穹上可怕的杀机,让他们脊背上的衣衫被汗水浸湿,显得异常落魄。

    不能拖了,否则必死无疑!

    妖艳的性感美人白晓晓率先跪伏在地,螓首深深地埋在了地上,如玉般的双手置于头颅两侧。她跪伏的姿态优雅中又透着几分诱惑,光洁细腻的脊背半遮半掩,盈盈一握的小腰大**露在外,浑圆的丰满将短裙完美地撑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恭敬的跪伏在地,声音娇柔中带着谦卑与惊慌:“尊贵而又崇高的始皇帝陛下,伟大如您的旨意,让卑微宛若蝼蚁般的我们很是不安。我们心中充满惶恐,而又不知是否可以向您倾诉。”

    有趣。

    莫尘深深地看了眼白晓晓几人,并未将他们直接杀死,眼中闪过几分感兴趣的神色,平淡道:“说。”

    白晓晓心中深深地吐了口气,豆大的汗珠顺着鬓发缓缓滑落。

    她知道,最艰险的一关已经过去,能否完美的解决眼前的困局,就看自己接下来的表现了。

    其他人眼中闪过几分愕然,看到他们惶恐不安的神色,心中多了些不屑。

    本以为是几条硬汉,没想到只是几个蠢货。

    “强大的黄龙岛主尚且只能成为陛下的仆从,我们师兄们与黄龙真人相比尚且卑微如同蝼蚁,又怎么敢成为陛下的奴仆。正是因为如此,我们心中甚是惶恐,才迟迟不敢向尊贵的陛下表达忠诚与谦卑。”

    潇湘派的其他几人闻言,眼中闪过惊喜之色,看向宛若母狗般匍匐在地的白晓晓,没有半点的鄙夷,而是充满了惊喜与兴奋。

    师妹果然聪明,说的太好了啊!

    哈哈,如此一来,不是完全化解了我们迟迟没有投降的罪责。不管怎么说,这条命都算是保住了啊!

    他们心中惊喜,纷纷虔诚地跪伏在地,叹道:“还请陛下赎罪,我等实非有意如此。”

    莫尘心中好笑,玩味道:“哦,那你们现在向朕表达了前辈与忠诚,可是已经想好该如何了?”

    其他人看到这里,也是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他们瞥了眼白晓晓等人,眼角闪过淡淡的不屑与冷笑。

    蠢货,实在是愚不可及。

    自以为完美的借口,实则处处都是破绽。我们倒要看看,你们如何圆上这份说辞。呵,不够资格成为始皇帝的仆人,那你们还能有什么用处?

    “卑微如我们,不足以成为陛下的仆人。我们愿以大道起誓,众生侍奉于始皇帝陛下身侧,愿成为陛下脚旁忠诚而卑微的狗儿,身旁瑟瑟发抖的鹰儿!”白晓晓明媚的面容上满是谦卑之色,荡漾着秋水般的明眸充满了媚意,以及仰望神祇的狂热与坚定。

    其他人面面相觑,看向娇媚动人的白晓晓,嘴角微微抽搐充满了鄙夷,以及难以描述的尴尬。

    无耻!

    本以为我们已经足够无耻,但现在才发现我们是那么的天真!

    我的老天啊,你们纵然不是金丹境界的宗师,也是神通境界的一方高手,竟然连这么不要脸的话都能说出来。

    听听那都是什么话!

    愿成为陛下脚旁忠诚而卑微的狗儿,身旁瑟瑟发抖的鹰儿!

    mmp,你们这么无耻,还给我们活路吗?

    很多人心中暗骂白晓晓不要脸,同时微微松了口气。他们突然多了几分庆幸,庆幸这不要脸的贱货是最后一个投降。

    否则她若是第一个站出来,那我们!

    众人想到这里,纷纷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“有趣,朕同意了你们的效忠,我可爱的鹰犬。”莫尘嘴角微翘露出淡淡的笑容,转而看向其他人,平淡道:“告诉朕,你们的选择!”

    众人感受到来自苍穹的注视,心情顿时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完了,这是把我们往死路上逼啊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