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2章 你tm是在逗我们吧?
    飞马牧场外。

    毕玄与白凤气势冲天,在高空杀得难解难分。强大的异象展现出惊人的威势,甚至已经隐隐快要化作领域。

    毕玄一招一式宛若托举着骄阳,打出惊人的威能,甚至让虚空都出现了雾气般的朦胧感。白凤直接化作百丈本体,晶莹如玉的羽毛上燃烧着赤金色的烈焰,犹如爆发的火山般可怕。

    两人碰撞,一招一式皆引发天地动荡,宛若两轮骄阳在高空碰撞。

    可怕的流火从天而降,让方圆数十里的温度急剧升高。地面坑坑洼洼,更是好像被流星雨肆虐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两人一触及分,毕玄凌空飞出数百丈之远。他眉头微微皱起,心中多了几分惊讶。经过短暂的交手,他感觉白凤的修为虽然与自身相仿,但自己的火焰打在对方身上,却好像被吸收了般。

    不过十数个回合的交手,毕玄已经感觉到不妙。自己最强的手段被对方克制,继续斗下去形势只会越发不利。必须想办法速战速决,否则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毕玄心情微沉,忽而感受到不远处可怖至极的气息,宛若受到了刺激般汗毛竖起,升起无尽的危机感。

    袁天罡竟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!

    毕玄双眸紧缩,脸上神色微变,身上的青筋剧烈跳动,发出长江大河般的波涛之声。而后他听到莫尘冷漠的轻哼,从惊骇中回过神来,顿时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“堂堂妖族圣者竟然与人为奴,真是可笑至极。就是不知那位让圣主甘心效死的始皇帝,还能不能看到明日的太阳!”毕玄傲立苍穹,古铜色的肌肤在火光下闪烁着金属光泽,肌肉隆起好似神铁锻造。他面露冷笑,眼中闪过几分玩味。

    白凤眼眸微紧,身上的气息出现一瞬间的波动。

    莫尘的情况她非常清楚,而袁天罡的强大同样超乎了她的想象。虽说她对莫尘有着一定的信心,但真的感知到袁天罡可怕的气势,还是忍不住有些担忧。至少白凤自问,即便是她身陷其中,也没有把握全身而退,不,是没有把握能够逃出去!

    毕玄本有心快速结束战斗,但看到白凤的变化,感知到袁天罡强横的有些变态的气息,反而不着急了。

    袁天罡修为太强,心思更是深沉无比,却是不得不防。他若是能杀掉始皇帝,自己何必与白凤圣主拼命,到时候不是白白便宜了袁天罡那斯。

    拖!

    拖到袁天罡成功!

    飞马牧场内,袁天罡面对莫尘的冷喝,眉头微挑露出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尔敢!?

    可笑,本尊今日.....

    袁天罡心中好笑,正欲一举将莫尘灭杀。忽而感觉他身上的气息出现了变化,就好像融入了天地,彻彻底底的融入了这方天地,又好像已经从这方天地独立出去,超脱了这方世界。

    那古怪的感觉,让他眼角微微一跳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?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忽而感受到天地间升腾起一股诡异的气息,一种从未遇到过的气息。他身体冰寒刺骨,生出前所未有的危机感。

    危险,前所未有的危险!

    袁天罡心头猛跳,脸色多了几分苍白。

    敌意,他感受到了来自天地,不,来自冥冥中无上存在的敌意!

    一旦动手,自己必死!

    袁天罡心中骇然,已经捏动的法诀僵在那里不敢继续,额头上豆大的冷汗划过鬓角,划过面容向着地面滴落。

    这什么东西,竟然诡异如斯。

    动手必死,对手岂不是先天立于不败之地!

    受命于天,难道是真的不成?

    可天命明明显示为武周天下,合该武媚娘登临九五之位。而且武媚娘的命格贵不可言,也正应了上天的启示。但始皇帝若是受命于天,武媚娘又该当何处?

    袁天罡三观崩塌,心中充满了不解,又感觉非常的尴尬。我神通已经施展了一半,你才告诉我动一下必死,这他娘根本就是在玩我吧?

    莫尘斜睨忽然停手的袁天罡,有些惊讶对方的敏锐,眉头微挑调侃道:“袁天罡,寡人就在这里,为何还不动手?”

    一滴汗水划过精心修剪的长眉,缓缓地滴落在眼睑上。袁天罡不自觉地眨了眨眼,心中一万句mmp差点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动一下就是死,我他妈敢动啊!

    这到底什么玩意,也太赖皮了吧?

    不,不能拖下去,危险已经开始逼近。必须走,否则一定会死!

    袁天罡心中绝望,心神急速运转起来,转瞬间蹦出数百个念头。他顾不得思索那可怕的敌意,以及让自己感受到必死的危险来自何方,身体已经本能的做出了反应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袁天罡强行中止正在运行的神通,体内法力暴走撕裂了不知多少经脉。可怕的反噬让他脸色苍白如纸,猛然喷出大口鲜血。即便受到重创,袁天罡也没有丝毫犹豫。他纵身化作一道幽芒,向着远方逃去。

    莫尘望着果断逃离的袁天罡,不由露出惊愕之色,呢喃道:“这家伙,太不给力了吧!?”

    远方。

    正在窥探飞马牧场的众人,随着袁天罡施展出最强的姿态,心已经不知不觉提到了嗓子眼。眼看就能见识到一场千古未有的对决,他们身为修士怎么能不激动。

    众人瞪大了眼睛,生怕错过了每一个细节。

    可就在他们心情激动,心跳加速的时候,袁天罡明明已经施展了一半的神通,马上就能看到惨烈而又让人激动的场景。

    他,竟然跑了!

    跑了!

    众人望着投影中袁天罡潇洒离去,甚至不惜中断神通重伤的诡异英姿,只感觉心儿莫名一痛。

    你tm真不是在逗我们玩!?

    不,或许只是幻觉,一场真实无比的幻觉!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有人满脸懵逼,狠狠地给了自己两巴掌,发出清脆的声响,将众人从失神中惊醒。

    “原来不是幻觉啊!”那人摸了摸面容,望向已经看不到袁天罡踪迹的投影,露出傻傻的笑容。

    可是,为什么感觉心好慌,好想宁愿陷入幻觉!

    众人艰难地咽了口唾沫,看向投影中自饮自酌的莫尘,心头不由感到有些发慌。

    这事,有问题,绝对有大问题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