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9章 太弱了,没兴趣!
    袁天罡邀请的高手众多,虽未曾有几人应邀而来,但消息却是在短时间内传遍了天下。至少在各大势力高层,早已不是什么秘密。

    而天下第一高手袁天罡挑战始皇帝,自然吸引了无数的眼球。所有人都想知道,曾经天下无敌的始皇帝,面对如今的天下第一高手,又当是何等的景象。

    故而飞马牧场四方,早有无数江湖中人等候。他们此时听到毕玄那雄厚无比的声音,顿时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这场戏,似乎更有趣了。

    北方突厥武尊毕玄,可是比之袁天罡不逞多让的绝世强者啊!

    距离飞马牧场十数外的密林内,十数道或身着道袍,或身着僧衣,或以儒生打扮的人悄然隐藏于其中。他们个个气息如渊似海,放在江湖都是难得一见的高手。

    在人群中央位置,漂浮着一方尺许长,呈椭圆形的琉璃宝镜。

    宝镜的边框上镶嵌有七色宝石各一颗,另有晶莹剔透的帝王绿翡翠包边镶嵌,端是美奂绝伦。在宝镜的背面,则是神秘玄奥的阵纹,隐隐散发出氤氲之光。

    宝镜宛若投影仪,在上空投影出飞马牧场周边的影像。

    众人透过上方的投影,可以清晰的看到毕玄的身影,以及飞马牧场中大半的影像。

    “突厥武尊毕玄,当真不愧是成名数百年的绝世强者,被誉为突厥定海神针的存在。这等气势端是可怖,可怖啊。”一位身着儒裳的中年人感受到空中淡淡的压抑气息,眉头微微皱了起来,叹道。

    此地距离飞马牧场足有十数里的距离,可是依旧受到了毕玄的气势镇压。虽然对众人而言,那点气势已经不足为惧。但他们实难想象,若是面对毕玄的话,又当会承受何等可怕的威压。

    “诸葛兄所言极是,武尊毕玄怕是已经快要抵达另一个境界了。”一位面容年轻的儒生羡慕地看向投影,感慨万千地叹道。

    “奇怪,武尊毕玄已经出现,为何袁宗师还未出现?”有人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想来袁宗师路上有所耽误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不,他已经来了,比武尊毕玄来的更早!”一位道家人宗的太上长老紧盯着投影,沉声道。

    别人不清楚袁天罡的手段,他们道家人宗可是不敢忘记。

    袁天罡,天人之姿!

    众人疑惑地看了道家人宗的长老一眼,认真地看向上空的投影,微微摇了摇头。不论他们如何寻找,都无法看到袁天罡的踪迹。

    “不用找了,这是道家天宗至高秘法和光同尘,能够完美融入天地的技法。以袁天罡的修为境界,哪怕他站在我们身边,若是不想被我们发现,我们也不可能看到。”人宗太上长老叹了口气,有些无奈,又有些不甘道。

    虽然不想承认,但他却不得不面对现实。袁天罡的修为境界,已经远远不是人宗高手能够触摸。

    其他人面面相觑,看到太上长老无奈的神色,不由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以人宗与天宗的关系,自然不可能去刻意吹捧袁天罡。对方既然这么说了,事实显然是**不离十了。

    只是,天下第一高手袁天罡,当真恐怖如斯!?

    就在众人心惊胆颤的时候,天地间忽然响起一道铮鸣!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那声音好似刀剑的颤音,又好像来自九天的无上道音,更像是出自幽冥地府收割灵魂的魔音。在那声音出现的一瞬间,众人全都不由神情一僵,心神陷入了短暂的空白。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当众人回过神来,纷纷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,额头冷汗止不住的哗哗流淌。

    到底是何人,竟然恐怖如斯!

    他们想到那一瞬间的失神,还是不由脊背发寒汗毛竖起,只感觉脖颈处凉飕飕的好似架上了一把锋利无匹的神刀。

    他们甚至不敢想象,自己若是在对战中失神,对手到底能将自己砍成多少块?

    大卸八块,似乎都有些少了吧!?

    在众人心颤的时候,南方苍穹上慵懒的云霞,化作了一柄纵横数里的森寒长刀,犹如上天惩罚叛逆的天刀!

    “天刀宋缺!”有人看到南方的异象,凝重无比地低声道。

    其他人纷纷侧首看去,脸上的神情各不相同。有人满脸惊骇,有人满脸叹息,也有人闪烁着淡淡的羡慕与嫉妒。

    “哎,江湖一代新人换旧人,没想到天刀宋缺也到了这种境界。此人哪怕不如袁天罡宗师等人,也相差仿佛了吧?”

    “天下第一高手袁宗师、北方武尊毕玄、天刀宋缺,贫道倒是更好奇那位传说中的存在,又当如何应对?”

    “若是没有其他帮手,估计哪怕是那位传说中的存在,也要饮恨于此吧?”

    众人神情复杂,纷纷低语讨论,却是连莫尘的名号都不敢提出。

    虽然如此,他们话语中的激动与期待,还是表露无疑。因为不论此战最终的结果如何,都必将栽入史册,成为千年难得一见的强者对决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,他们大多不看好莫尘。

    始皇帝纵然再强,若是独自面对三位天下最顶尖的高手,也必然饮恨如此!

    众人心中期待,纷纷向飞马牧场内看去,等待着始皇帝对毕玄的答复。他们相信以始皇帝的骄傲,既然没有选择离开飞马牧场躲避,定然不会拒绝毕玄的挑战。

    他们迫不及待地操纵琉璃宝镜窥探飞马牧场,寻找着莫尘等人的踪迹。

    飞马牧场后院。

    莫尘慵懒地靠在紫女修长圆润的大腿上,双眼微闭一副悠闲自在的神态。凤儿乖巧地跪坐在一旁,将来自极南之地的葡萄剥皮去籽送入他的口中。

    凤儿听着外面的声音,微笑道:“陛下,客人已经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太弱了,没兴趣。不过来者是客,凤儿就代寡人好好迎接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莫尘说着,随意地翻了翻身子,寻找一个更舒服的姿势躺着。他微微转动的头颅摩擦着紫女圆润的双腿,为她带来些许异样的刺激。紫女神情不变,俏脸在不知不觉中多了几分娇艳的红晕。

    众人看到这里,不禁陷入了茫然。

    这,是不是太悠闲了一些?

    他们看着莫尘悠哉的模样,一个个无力地翻了个白眼,心中对始皇帝的敬畏与恐惧,不知不觉扔向了十万八千里。

    此人真的是始皇帝,不是哪家的纨绔子弟?

    还有,太弱了是几个意思!

    武尊毕玄都太弱了,那我们岂不是成了弱鸡,不对,岂不是连弱鸡都不如!

    众人眼角微微抽搐,看着莫尘那副随意不屑的神色,不知为何心头莫名生出一股火气,恨不得好好地教训他一顿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