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7章 风雨欲来,强敌纷至
    飞马牧场。

    “回禀陛下,南方传来消息,宋阀天刀宋缺应袁天罡之邀北上。同时,我们的人在长安城发现了突厥武尊毕玄的踪迹。”一位面容普通的中年汉子双手垂在身侧,身体微微拱起,恭敬道。

    莫尘沉吟道:“只有宋缺与毕玄吗?”

    中年汉子心中无语,暗暗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先不说袁天罡纵横天下百多年,是各方妖族都不敢轻视的人族第一强者。突厥武尊毕玄纵横北方数百年,更是突厥定海神针般的存在。宋缺虽然在三人中最年轻,但在南方也是连百越妖族都不敢小看的强者,足以堪比那些顶尖大宗师的强横存在。

    他们三人联手,纵然是一般的诸侯国也只能服软认输。可是看陛下的意思,好像还嫌来的人不够多,真是emmmm......

    中年汉子心中无语,不敢表露出来,道:“传闻慈航静斋出了变故,召回了大部分在外的弟子门人。道家人宗并未理会袁天罡的邀请,而其他各大门派也都以各种理由拒绝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了。”莫尘叹了口气,无奈道。

    枉费自己搞出这么大的阵仗,甚至以将自己当成了诱饵。本以为能够将那些叛逆一网打尽,没想到只来了区区三人,还真是聊胜于无。

    不过袁天罡这个天下第一高手来了就好,也是时候完成盘古传承的任务了。

    如今天下风起云涌,袁天罡现在还是天下人承认的第一高手,但鬼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出现更强的存在。不说别的,就王语嫣那个隐藏在暗处的家伙,修为绝对比袁天罡只强不弱。

    中年人:....

    可惜?

    真不知道袁天罡等人知道陛下的话,会是什么感想?

    莫尘沉吟道:“既然对方只来了三人,那就让紫女与凤儿便宜行事。不过为了防备对方有诈,还是要让云裳加强神都的戒备,不可有丝毫放松懈怠。同时传令四方军团加强戒备,谨防其他诸侯国趁机偷袭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将之铭记于心,在莫尘的挥手中恭敬退下。

    就在莫尘沉思的时候,敖玉的声音突然响起:“你丫的,真不打算离开这个世界?”

    莫尘翻了个白眼,简直不想理会敖玉。短短几天的时间,敖玉已经问了这个问题超过三百遍。

    他无语道:“当然不能离开,先不说这个世界的亿万生灵。那些子孙后代虽然不是亲生的,但也是我的后人好不好。我这做老祖宗的,总不能看着他们死的不明不白啊。”

    “呸,你小子能不能动动脑子,那些子孙后人大多都是庸才,就算是救了他们有个屁用。而且只要你还在,随时不都能创造无数个种族。你要是人类玩腻了,本龙亲自动手给你抓各种美艳动人的妖族。

    你想想,狐妖妩媚动人,猫妖娇小可爱,蛇妖勾魂摄魄,龙女高贵美丽。只要你想,本龙就将她们都抓来。”敖玉苦口婆心,费尽心机勾引莫尘离开。

    这个被神孽盯上的世界,它真是一秒钟都不想继续待下去。曾经那些不美好的回忆,简直如同梦魇般让敖玉不安。

    莫尘深深地看了眼远方蔚蓝的苍穹,叹道:“你不懂,这里有着我太多的回忆,有着太多不能割舍的东西。我固然可以离去,但有些东西却无法舍去。人,之所以为人,就是因为有情,有各种**。”

    “mmp,能不能不讲这些玩意,本龙听不懂,也不想听。你就说,你想不想离开?”敖玉烦躁地骂了一声,没好气地哼道。

    狗屁的感情,区区百年有个毛线的情啊!

    莫尘沉默片刻,惋惜道:“你怕了。”

    “怕,本龙会怕!呵呵,本龙可是伟大的龙族皇族,洪荒响当当的龙族天才敖玉,本龙会怕那些见不得人的东西。”敖玉听出莫尘话语中的惋惜之意,顿时气得蹦了起来,长须不停的摆动,没好气地哼道。

    莫尘微笑不语,默默地品起了茶。

    敖玉嘟嘟囔囔地说了半天,见莫尘没有理会自己的意思,声音渐渐弱了下来:“切,本龙怕又怎么了,你没看九天玄女那小婊砸都吓得想要逃跑吗。你知道神孽有多可怕,你见识过神孽灭世的场景吗?”

    敖玉说到后面,声音渐渐大了起来,咆哮道。

    莫尘微微摇头,叹道:“神孽的强大你已经看到,终有一天它们会毁灭诸天万界。你纵然能逃,到时又能逃到哪里去,不过是拖延死期罢了。而且神孽已经成为你的梦魇,若是不能摆脱这个梦魇,将来你就算复生也无法更进一步。”

    敖玉沉默了下来,无力地趴在莫尘的紫府内,眼神复杂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它明白莫尘说的有道理,但那毕竟是神孽,吞噬了不知道多少诸神的神孽!

    可是这样继续逃下去,真的能逃掉最终的审判?

    敖玉沉默良久,无奈道:“或许,你说的是对的。”

    莫尘微笑道:“知道就好,要不是为了你能够化解梦魇,将来成为大罗境界的绝世仙尊,本座可不会冒险留下来。等你将来成就大罗,可不要忘记了本座今日的恩情。也不需要太多,只要......”

    莫尘话音未落,敖玉坚定道:“本龙想了想,感觉还是自己的龙命更重要,就算咱们不能逃脱最终的审判,但能苟一天是一天啊。”

    莫尘脸上笑容僵硬,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我他妈真傻,真的太傻了,竟然会相信这条死龙的觉悟!

    敖玉最终还是败在了强权镇压下,含着泪留在了这个让它崩溃的世界。如果需要形容它此刻的心情,或许只有铁窗泪最合适。

    铁门啊,铁窗啊,铁锁链。

    手扶着铁窗望外边。

    外边的生活是多么美好啊。

    敖玉趴在莫尘的紫府内,龙眸含泪充满深情地眺望着外界蔚蓝的苍穹,回想起那逝去的青春与自由,心口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时间流逝,飞马牧场附近的氛围渐渐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越来越多的江湖人士汇聚于此,隐隐透着风雨欲来的气息。哪怕是嗅觉再迟钝的人,都看出了事情不对。

    就在很多人尚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,突厥武尊毕玄突然出现在距离飞马牧场最近的城池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