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6章 撕裂时空的一剑(五千字大章)
    慈航静斋。

    慈航静斋位于帝踏峰,山路上有个两边刻着‘家在此山中,云深不知处’的石牌匾。往日里,此处当有两位慈航静斋的弟子门人守护,一是为了接待前来拜访的贵客,二是为了防范宵小之辈。

    可今日,不仅往日防守松懈的山门旁有十数人守卫站岗,远方更有十人一队的巡逻队疾驰而过。在半山腰的凉亭处,更有两位身着长老服饰的女尼静心打坐,不时警惕的看向远方。

    两位女尼,一人已经剃度,一人带发修行。

    “师姐可知门中发生了何事?”带发修行的女尼警惕地观望四方,而后眼眸中闪烁着淡淡的好奇,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她们奉命回到门派,却连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,就被安排到山门外巡逻防守。如此严防的姿态,在慈航静斋的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,她们如何能够不好奇。

    “哎,师妹常年驻守外地,不知山门出了大事。”女尼神色变幻,秀眉紧皱成了一团,眼中闪烁着惊惧之色。她声音颤抖,好似想到了什么极度恐怖之事。

    女尼顿了一下,低声道:“赏雨亭毁了!”

    赏雨亭?

    带发修行的女尼满脸懵逼,有些回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赏雨亭位于慈航静斋的后山,是门派防守最严密的地方之一,也是山门姐妹们在修行之余嬉戏玩闹的场所。此地没有特别的重要性,就算是毁了也没有什么,怎么会让山门如此大动干戈?

    难道,有人潜入了山门,并且在众目睽睽之下毁掉赏雨亭以做挑衅?

    带发女尼想到慈航静斋最近这些时日的遭遇,以及大晋始皇帝与护国法师出世的消息,心蓦然沉了下来,急声道:“莫非是大晋出手了?”

    女尼脸色古怪,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不是?

    帶发女尼越发疑惑,既然不是大晋出手,师门为何会有这么大的动静。哪怕是大宗师来袭,师门也不是没有抗衡之力啊?

    女尼沉默片刻,呢喃一声:“是天!”

    天!

    帶发女尼彻底懵逼,傻傻地眨了眨清澈的明眸,一副你在逗我玩的表情。

    天对师门出手!?

    这个玩笑,一点都不好笑啊!

    慈航静斋后山,赏雨亭。

    赏雨亭位于帝踏峰后山半山腰的一处平台上,向着深不见底的山下望去,能看到云海翻滚波涛汹涌,让人宛若置身传说中的瑶池仙地。尤其是在下雨的时候,此地更是一片氤氲,给人一种置身天宫的感觉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这种种奇景,此地才会成为慈航静斋弟子们最喜欢的地方。

    只是今日,曾经为无数慈航静斋弟子留下美好回忆的赏雨亭已经不见踪影,原地伫立着一方丈许高的石碑。石碑通透如玉,其上铭刻着复杂而又奇异的纹路,在骄阳下流光溢彩绚丽无比。

    而曾经还算广阔的平台,此时更是断去了大半。

    宛若从断裂去向下看去,就能够发现断裂处光滑如镜,宛若精心打磨的精美石器。

    但在众多武林大家眼中,此地分明是被人从上而下一剑斩去。若是凝神观望此处断崖,更是能够看到一柄通天神兵从天而降,好似要斩断这方大地!

    哪怕是慈航静斋的顶尖高手梵清惠,在那道可怕到无法描述的剑意面前,也生不出丝毫的反抗之心。她甚至有一种感觉,自己若是面对毁掉赏雨亭的那人,可能连对方的一个眼神都无法接下!

    毕竟那仿若斩断天地的剑道,仅仅是断崖上残留的一点剑意!

    平台外的山道上,梵清惠与一众慈航静斋的重要人物盘坐在地,一个个眉头紧皱,脸上满是担忧之色。

    她们已经在这里坐了三天,也守了此地三天。

    可是三天过去,她们并未发现任何的异常,也没有看到其他人出现。这里的一切,就好像真如那天目睹此事的弟子所言,乃是上天所为!

    梵清惠满脸疲惫,看了眼其他双眼通红,同样满是疲惫的众人,迟疑道:“诸位,如何看待此事?”

    众人对视一眼,眉头紧皱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苍天,自然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但先不说一剑将山崖斩去需要何等修为,也不说其上留下的剑意何等让人震撼。最重要的是,对方瞒过了慈航静斋数以百计的高手。也就是说,对方若是有心,足以在慈航静斋为所欲为。

    而且不论是一个潜伏在侧,可以为所欲为的绝世高手,还是遭受了天罚。对慈航静斋而言,都不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慈航静斋向来以天道代言人自居,主持天下正道插手帝王纷争。要是被人以为慈航静斋遭受了天罚,先不说江湖同道们怎么看,门派弟子肯定是要离心离德。可要是让人知道有绝世高手在慈航静斋身侧窥探,还有能力在慈航静斋为所欲为,弟子门人又该怎么想?

    最麻烦的问题是,这件事总归是要有个说法。如果继续保持沉默,只会让事情越来越复杂。

    众人满脸无奈,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道充满喜色的呼声从下方的山道上响起:“找到了,悟秀师叔找到赏雨亭的记载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面面相觑,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找到赏雨亭的记载,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众人疑惑间,一位眼角带着鱼尾纹的中年女尼从山下疾驰而来,手中还拿着两件东西。其中一本乃是慈航静斋先辈留下的手札,另外还有一幅一尺半长的卷轴。

    女尼来到梵清惠身前,恭敬地将两件物品递了上去,略显急促道:“悟秀师叔有言,斋主看了这两样东西,自会明白此处的变化。”

    众人满脸疑惑,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悟秀是慈航静斋硕果仅存的老前辈,坐在的众人最少也要喊上一声师叔。对于这位早已经不问世事,终日看守藏典阁的门派祖师,众人还是有着一定的好感。

    只是,此事悟秀师叔为何会知道?

    梵清惠同样疑惑,但她并没有迟疑,而是直接接过了女尼递来的两样物品。

    悟云!?

    梵清惠看到手札上的名字,不由愣了一下,神色中露出淡淡的伤感与怀念。

    竟然是师父的手札?

    同时她心中更加疑惑,师父的手札自己曾经翻了不止一遍,最重要的是师父已经去世数十年之久,怎么可能有此处的记载?

    梵清惠心头茫然,但还是本能地掀开了手札上早已经做好标记的那页。

    始皇帝八百五十七年,有天人镇魔于帝踏峰!

    梵清惠观之目瞪口呆,久久无法回过神来。她从不记得师父的手札上还有这段记载,而且有天人镇魔于帝踏峰?

    这,开玩笑吧?

    其他人见梵清惠的神色,一个个心中越发好奇,又带着几分急切。

    难道真的有关于此处的记载?

    可是斋主到底看到了什么,竟然会这样一幅表情?

    梵清惠半响才回过神来,有些失神地将手札递给众人。其他众人迫不及待的接过手札,而后纷纷陷入了懵逼状态。

    片刻后,大家大眼瞪小眼,谁也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她们大多是悟云的弟子,即便不是也看过那本手札。

    字迹,肯定没有问题,完全是悟云的字迹。甚至连手札也没有修改的痕迹,那笔墨痕迹都是几十年前留下。

    可最大的问题,她们完全不记得手札上有过这段描述。如果说一个人可能有所遗忘,但总不可能所有人都得了失忆症吧?

    而且赏雨亭的变故,也是这两天刚刚出现。如果一百年多前就有此物,没道理大家会没有印象啊!

    邪!

    太邪门了!

    一时间,哪怕是最大胆的人,也不禁感觉手脚发寒。

    她们面面相觑,却是谁也没有开口。因为她们不知道,自己能说些什么,又该问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对了,那卷轴是什么东西。”一位女尼看到来人手中的卷轴,忽然开口道。

    其他人纷纷被吸引了目光,向着来人手中的画卷看去。

    悟秀师叔说过,看了这两件东西,自会明白其中的玄奥。如今手札已经看过,那这卷轴自然也是关键所在。

    来人没有迟疑,恭敬地将之递给梵清惠。

    梵清惠赶忙接过,甚至顾不得回礼。她当着众人的面,迫不及待地将之打开。当她看到画卷上的景象,顿时双眸瞪成了铜铃般,高昂地惊呼道:“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她整个人僵在那里,连手中的画卷在不知不觉中滚落在地,都没有丝毫察觉。

    画卷落在地上,半遮半掩地展示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一位白发飘飘的绝世佳人傲立苍穹,下方是帝踏峰的景象。虽然仅仅只是一副画卷,但佳人身上散发的气息,却给众人有一种宛若苍穹般的浩瀚与沉重。帝踏峰虽然巍峨,此时却成了他人的陪衬。

    蝼蚁!

    在那一刻,她们只感觉自己如同蝼蚁般卑微。甚至忍不住想要跪伏在地,对自己直视神女这种亵渎的行为表示忏悔!

    好可怕的气息,好恐怖的强者!

    这是众人的第一念头,而当她们注意到佳人的面容,只剩下最后一个念头,不可能!

    “这,这是妃喧!”

    半响,才有人满脸茫然,干涩地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咕噜。”

    有人暗中咽了口唾沫,同样茫然地点了点头,就差在脸上写着懵逼二字。

    师妃暄是慈航静斋的上任圣女,更是她们亲眼看着长大,众人如何会认不出来。可是她们不明白,这里为何会出现师妃暄的画像。

    而且画卷中的师妃暄,不论是太上忘情般的气质,还是恐怖到众人不敢想象的实力,比之她们记忆中的少女都差了太多!

    如果不是众人涵养不错,早已经用无数mmp,表达自己懵逼的心情了。

    众人沉默片刻,纷纷看向梵清惠。她们需要一个解释,能让解释这一切的答案。

    梵清惠早已经恢复了淡漠的神情,美艳的面容上带着若有所思之色,仿佛明悟了现在的一切。对于众人看来的目光,她也并未表现出异样。

    但唯有她自己清楚,自己比其他人好不到哪里去,心中茫然而又充满了疑惑。

    只是她身为慈航静斋的斋主,哪怕什么都没有看出来,在这人心惶惶的时刻也必须保持足够的自信。

    而就在画卷展开的那一刻,没有人注意到不远处的石碑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神光。忽而石碑上神光大作,无数玄奥的神文冲天而起,犹如一条条白色的神龙在虚空游弋。

    虚空中,传来一阵叹息:“梦回上古,观沧海变桑田。悠悠四千载,阅尽红尘沧桑。吾坐关于帝踏峰两百年,终成道果。”

    那声音飘渺无踪,宛若自九天降临,又好像来自久远的过去。

    其声音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孤寂与寂寥,让众人忍不住感到悲戚与哀伤,眼角不知不觉中被泪水浸湿。

    她们心中惊骇,纷纷侧首向石碑看去,却怎么都无法止住眼角的泪水。

    此人的修为到底达到了什么境界,仅仅是一句不知道何时留下的话语,竟然能影响自己的心情!

    还有这话!?

    难道!

    梦回上古,游历红尘四千载,不该存在的师妃暄画卷!

    众人没有笨蛋,瞬间将所有的东西联系在了一起,想到了那个近乎不可能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师父,弟子回来了!”

    同时,一道复杂的声音,再次从虚空响起。

    石碑上空神文游弋,形成一道若隐若现的门户。众人透过斑斓的门户,隐约看到其内有着一尊曼妙的身影。她的身影似虚似实,宛若随时都可能从虚幻走向现实!

    梵清惠望着门户中若隐若现的人影,颤抖地探手想要握住什么,眼眸含泪地激动道:“好,好孩子,回来就好。”

    她激动片刻,并未从门户中得到回应,才勉强压下了心头的激动与惊喜,看向众人,微笑道:“众师妹,可曾明了?”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心情复杂难言。

    明了是明了了一些。

    可是,穿越过去,甚至改变了一小段的历史!

    哪怕只是历史长河中最微不足道的一点点,那也是众人难以想象的事情。

    那个曾经让慈航静斋骄傲,让天下才俊追逐,又让慈航静斋蒙羞的圣女师妃暄,如今到底成长到了什么地步!?

    她们不知道,也想不到。

    但她们明白一件事,这天要变了!

    不仅是慈航静斋的天,更是中原九州的天!

    一位穿越过去四千载,于历史长河明悟道果的师妃暄,天下何人能挡?

    袁天罡不能,始皇帝亦不能!

    “恭贺师姐,恭贺妃喧师侄得大机缘,悟无上道果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师姐了,妃喧可是我们静斋有史以来第一位悟得道果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咯咯,师姐终于得偿所愿,找到了最好的继承人,真是让姐妹们羡慕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妃喧师侄,哎,一代新人换旧人啊。”

    众人明悟之后,纷纷向梵清惠道贺,一个个眼中充满了羡慕,还有淡淡的敬畏。

    梵清惠微笑颔首,心中喜不自禁。

    她知道,众人这是在向自己表态。

    此刻,没有人不知趣的去提师妃暄让慈航静斋蒙上的羞辱,更没有人去提师妃暄与魔教暗通曲款的传言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又成了慈航静斋百年、不,有史以来最天才的弟子,那位冰清玉洁神圣不可侵犯的慈航静斋圣女。

    至于师妃暄曾经遭遇的羞辱,不不不,那只是佛祖向虔诚弟子降下的小小灾劫,考验弟子心性与虔诚的劫难。否则妃喧如何会进步这么大,又怎么能穿越过去,在短短时间明悟道果?

    事实证明,以前自己等人有所埋怨,只是没有明悟佛祖的真意,没有领会其中深层次的含义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含笑对视,曾经的那些不愉快与分歧,全都在不知不觉中消失的无影无踪。至于现任圣女秦梦瑶,同样好像被人遗忘了般。

    她们满脸憧憬,好似已经看到了慈航静斋威震天下的那一天!

    不,那一天不远了。

    众人看向氤氲的门户,心头火热无比。

    她们决定,接下来的时间就在这里撘屋建棚,细细体悟佛祖的教诲,体会师妃暄经历磨难的真意,亲眼看到那必将成为传说的一幕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