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2章 就凭寡人是始皇帝!
    飞马牧场,小洞天实验室深处,气氛异常的尴尬。

    鲁妙子眉头紧皱成一团,复杂地看向面容红艳动人的商秀珣,嘴巴开合迟疑了半响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此时他的心情很是复杂,既有一种女儿终于长大了的欣慰,又有一种宝贝女儿被人拱了,想要将莫尘吊起来打死的冲动。虽然女儿不是自己亲手抚养长大,但宝贝女儿这朵水灵灵的小白菜可能已经被人拱了的事实,不,等等,好像是宝贝女儿拱了别人!?

    咳咳,谁主动的问题完全不重要,重要的问题是自己还未获得女儿的谅解,就已经有另一个男人进入了女儿的心中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不能忍啊!

    鲁妙子想到两人刚刚亲密的模样,心中更加的委屈。

    自己努力了这么多年,难道女儿就看不到自己的诚意。就算如此,他们两个才认识多久,就已经,哎。

    鲁妙子心中万般委屈,又不敢直接说出来,生怕影响了那点微薄到可怜的父女之情。只是看着宝贝女儿与刚刚见了一面,甚至可能连名字都不知道人的好上,他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出来。

    毕竟江湖是个大染缸,人渣千千万!

    而他作为一个老人渣,体会最是深刻。

    鲁妙子沉默片刻,试探性地低声道:“秀珣,你一个姑娘家没有离开过飞马牧场,更没有经历过江湖的丑恶。有些人看起来光鲜,但。”

    商秀珣双眸迷离,想到之前发生的事情既有一些淡淡的害羞,又有一些心跳加速的感觉。到不说她已经爱上了莫尘,而是少女心的萌动,一点从未有过的好感,以及一种被人认同的感动。

    她正想着心事,猛然听到鲁妙子的话,心中蓦然生出几分火气。

    呵,你说的就是自己吧!

    商秀珣柳眉微挑,斜睨了鲁妙子一眼,脸色冷了下来,不满地冷哼道:“我的事,不用你管。”

    鲁妙子未曾说完,听到这里不由止住了话语。他苦笑地摇了摇头,叹了口气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他知道,自己若是继续说下去,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,甚至可能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商秀珣见他这副神情心中更气,黑白分明的眼眸中透着淡淡的水光,怒道:“我喜欢什么人,和你有什么关系。你当你是谁啊!”

    她说到后面,声音多了几分哭腔,以及愤怒的咆哮。

    莫尘立在实验室外,听着其中若隐若现的争吵声,好笑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对于之前的事情,他根本未曾在意。

    在莫尘看来,那只是一个小小的意外,微不足道的意外,甚至还不如这些试验品带给他的惊喜大。

    美女,他自然是喜欢。但是对商秀珣,却从来没有那个念头。相比较商秀珣,他还是喜欢婠婠与紫女这种妩媚妖娆类型的美人,又或者师妃暄这种圣洁冷清的美人,至少调戏起来别有一番滋味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飞马牧场客厅。

    经过一番争吵之后,鲁妙子果断不再与商秀珣讨论那个问题。经过片刻的冷静之后,他们带着莫尘离开了小洞天。毕竟其中乃是飞马牧场最大的隐秘所在,更是存放在隧火一脉的大秘密。

    莫尘虽然可能与墨家最大的隐秘有关,但在未曾验证对方身份的情况下,鲁妙子不想让莫尘知道太多东西。

    此时,三人坐在客厅内。

    莫尘坐在左侧的位置,商秀珣当仁不让地坐在了上方主位。至于鲁妙子,则坐在了莫尘的对面。

    莫尘从鲁妙子与商秀珣的身上扫过,眼中闪过几分明了。

    看来两人的关系,比之原著还要糟糕。

    想来也是,这一世的祝玉妍虽然依旧与石之轩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但并没有像原著那般,被人从心灵到身体的肆意玩弄而后抛弃。更没有经历原著那种近乎人尽可夫的疯狂变化,更没有为了报复为别人生下孩子,心态还属于正常范围。

    而鲁妙子追求祝玉妍失败,自然也没有如同原著那般受尽折磨。而没有受尽折磨的鲁妙子,如何能够博得商秀珣的同情。

    “公子此来寻找老夫,不知所为何事。”几人沉默片刻,鲁妙子瞥了眼心神不属的商秀珣,无奈地叹了口气,看向莫尘道。

    莫尘微笑道:“莫某此来,本有两件事。一是为了杨公宝库的机关阵法图纸;二是为了一个与墨家的古老约定。”

    鲁妙子听到杨公宝库的图纸,微微愣了一下,很快又恢复了正常。当他听到与墨家的古老约定,顿时想到莫尘曾经让人带给自己的那句话。

    杨公宝库中宝物无数,但对他却并无太大的吸引力。相比之下,那个能让墨家分裂的秘密,才是他最渴望的事情。

    鲁妙子心中激动,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,那个秘密到底是什么。但他终究不是初出茅庐的年轻人,很快压住了心头的激动,沉吟道:“莫先生的意思,似乎还有其他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本有两件事,岂不是说如今已经不止两件事?

    莫尘微微一笑,看向了尚在失神地商秀珣,赞赏道:“这另一件事,就是想要邀请商小姐加入大晋。以商小姐的才华,如果只是留在飞马牧场,实在是太过浪费。以小姐的资质,足以如同上古大贤般扬名天下,为后人开辟一条全新的道路。”

    如果说在来之前,莫尘最想要的东西是杨公宝库的图纸,尽快找到星盘的下落。现在他最想要的,却是将商秀珣拐走。

    商秀珣回过神来,俏脸绯红地看着莫尘,明眸盼兮闪烁着异样的神采,又不敢直视莫尘火热的眼神。

    在莫尘的注视下,她只感觉就好像被人看透一般,又好像有一双肆意妄为的大手,随着目光在身上肆意的拂动。那种奇特的感觉,让她有些羞涩,有些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至于莫尘的邀请,商秀珣心情很是复杂。

    她虽然有心答应下来,但想到曾经身死的侍女,以及那些人恐惧如同看着怪物的眼神,心渐渐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不想为这唯一的朋友,唯一理解自己的人带去麻烦。

    鲁妙子震惊于莫尘对商秀珣的评价,对他的邀请也是半信半疑。那些东西可是属于禁忌的存在,普通人根本不可能接受。

    只是当他看到商秀珣先是喜悦,而后伤感痛苦的面容,本想直接拒绝的话语顿时咽了下来。

    鲁妙子紧盯着莫尘,认真道:“莫先生既然参观了小洞天的景象,应该明白有些东西不会为世人所接受。你如何保证,能够保护秀珣的安全,又如何保证能够支持她的那些实验!”

    鲁妙子的话没有丝毫的留情,更没有点滴的遮掩。

    面对唯一的女儿,一个让他心生愧疚的女儿,他甚至顾不得莫尘可能掌握的墨家大秘。在这一刻,他只是一个父亲,想要赎罪的父亲。

    对于鲁妙子的质问,莫尘淡然道:“就凭寡人是始皇帝!”

    就凭寡人是始皇帝!

    寡人是始皇帝!

    始皇帝!

    鲁妙子两人满脸懵逼,眼中充满了震撼与不敢置信。他们目瞪口呆地看着莫尘,就好像在问是不是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商秀珣明眸瞪得浑圆,长长的睫毛剧烈颤抖,红唇轻启露出扇贝般的贝齿。她傻傻的看着莫尘,怎么都无法将眼前这个年轻俊朗的贵公子,与传说中霸气万千的始皇帝联系起来。

    “公,公子真会开玩笑。”商秀珣半响才回过神来,有些迟疑不定地颤声道。

    始皇帝什么的,她实在是难以置信,也有些不愿意相信。本以为是位能够理解自己的知己,一位有着共同语言的朋友,甚至还是第一次有点动心的男人。

    可是转眼的功夫,对方却成了高不可攀的始皇帝!

    这玩笑,开的有些太大了吧!

    莫尘神色温和,微笑不语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