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9章 少女,你的想法很危险啊
    仓库面积很大,内部又分为一个个大大小小不同的独立房间。每一个房间都被铭刻着阵纹的墙壁遮挡,散发着危险的气息。

    莫尘立在门外,透过开启的仓库大门,只能看到部分景象。不过哪怕只是少少的景象,已经足以让他大开眼界,甚至为此感到震撼。

    却见在剧烈仓库最近的位置,数匹长着翅膀的白色天马在牢房中左冲右撞。对面的牢房内,两匹全身燃烧着火焰,双眸赤红宛若岩浆,头顶长着尺许长螺旋状独角的黑色战马,警惕地盯着仓库大门的位置,发出野兽般的嘶吼。

    在后方,有着各种奇形怪状的生物。

    一只有着蛇首豹身牛尾的怪物,速度比音速更加可怕,行动间只能看到一道隐约的黄色影子。一只鱼身鸟首的怪物安详的漂浮在半空,宛若游荡在水中般轻松自在。再往后,还有很多奇形怪状,各有神通的怪物。

    一时间,莫尘甚至生出一种来到怪物乐园的感觉。

    当然,真正让他感到震撼的并非如此过奇形怪状的生物,而是这些怪物身上的那抹不和谐。

    就好像,人造物!

    不,不仅仅是人造物那么简单,这些怪物身上有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气息!

    飞马牧场,有大秘密!

    莫尘心头震撼,又带着几分兴奋。他忽然生出一个感觉,在这里有着非常重要的东西,能够对付神孽的东西。虽然这感觉来的很突然,但他坚信自己的知觉不会没有道理。

    商秀珣很满意莫尘的表情,心中充满了愉悦。

    只是当她听到莫尘的话,不由有些懵逼地眨了眨黑白分明的大眼睛,一副你在逗我玩的表情。

    难道你不该吓得瑟瑟发抖屁股尿流,又或者失声尖叫昏阙过去,再或者直接发疯地落荒而逃?

    这天才是什么鬼?

    商秀珣满心的不高兴,就好像恶作剧失败后的熊孩子,充满了失落与不甘。她瞥了莫尘一眼,略显不甘地问道:“莫先生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莫尘回过神来,认真地打量着商秀珣的收藏与试验品,赞叹道:“培育这些可爱的小东西,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不知道这些小东西是商小姐的杰作,还是?”

    商秀珣神情微愣,心中无力地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可爱的小东西!

    她瞥了眼身旁发疯的天马,以及不远处双首带翼的紫色巨蛇,实在无法将这些凶神恶煞的怪物与可爱联系起来。而后她瞥了眼不远处,一只抱着尾巴自顾自玩耍的六耳猕猴,勉强地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好吧,也不是所有的小家伙都不可爱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些都不是重点。

    老娘带他来这里可是想要吓唬他,而不是带他开眼界的。商秀珣心中气得发狂,但面对莫尘的问题,还是不失优雅地点了点头,道:“不错,这里的小家伙,都是本姑娘制作的试验品。”

    商秀珣说到这里,眼眸闪过几道诡色。

    哼,这些小东西吓不到你,本姑娘可是还有更恐怖的怪物实验体。

    她心中发狠,微笑道:“外面这些只是普通货色,没有什么值得惊奇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莫尘微微颔首,蓦然生出几分想要将商秀珣拐走的打算。

    这些的怪物虽然大多不强,但其中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气息实在是让他震撼。最重要的是,商秀珣到底用了什么办法,弄出如此多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怪物出来?

    至于商秀珣会不会不愿意,完全不在莫尘的考虑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绑票什么的,完全没有操作难度啊!

    盏茶的功夫,仓库深处。

    “这条九头蛇单凭体魄便已经堪比神通境界的修为,实在是不可多得的极品。还有这些食土兽吞噬泥土与岩石后排泄出来的粪便,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凝固的堪比普通钢铁,当真是有些匪夷所思。若是能将之持续开发,可是利国利民的大功德。”

    莫尘立在监牢前,望着其中足有手臂粗细,好似蚯蚓般的深黑色长虫,发出难得的赞赏。这些食土兽看似无用,但若是能将其粪便处理利用,可是比水泥更好的建筑材料。

    最难得是,这些食土兽粪便对灵气,有着远超普通玉石的导向性。

    商秀珣看着意犹未尽,满脸火热的莫尘,眼角微微抽搐,心情复杂中带着几分mmp的感觉。

    话说,你难道就没有感觉这些东西很恶心啊!

    商秀珣瞥了眼在假山中蠕动的食土兽,只感觉鸡皮疙瘩好像要掉一地,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。她看着周围各种奇形怪状的生物,隐隐感觉胃部剧烈翻腾,有一种想要呕吐的冲动。

    莫尘参观片刻,感慨道:“商小姐在此道上的造诣千古未有,若是能够将之广而传之,当是堪比上古诸圣的一代大贤。”

    我,堪比上古诸圣的一代大贤!

    商秀珣计划再次失败,正打算给莫尘一点颜色瞧瞧,全然没想到他会说出这种话。她瞪着明亮的大眼睛,有些傻傻地看着莫尘,俏脸浮现两抹动人的嫣红。

    这,真的是在说我!

    商秀珣心脏蓦然跳动,第一次生出了羞涩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如何不知道这些研究的不妥之处,如何不知这些研究不为世人能够容纳。否则这里也不会没有一个侍卫,甚至连仆人都没有一个。若非为了压过鲁妙子给母亲出口气,商秀珣早已经结束了这些研究。

    这些年为了守住此处的秘密,她甚至连知心的朋友都没有一个。

    不是商秀珣不想,而是自从她最喜欢的一个小丫鬟,因为这里的事情而发疯,商秀珣就再也不敢轻易透露给别人。

    她,不想成为孤家寡人!

    哪怕商秀珣有着旁人没有的本领,有着让大多数人羡慕的家世与产业,但她终究还是一个不过二十许的妙龄少女。她也曾渴望朋友,渴望能够理解自己的朋友。

    但连自小看着商秀珣长大的老管家,以及那位从小抛弃她们母女的老人渣都不止一次劝她放弃,也让商秀珣彻底熄灭了心中那小小的愿望。

    她宁可永远孤寂而又不为世人所知的继续试验下去,也要完成曾经在母亲墓前许下的誓言。她要让鲁妙子后悔,要让他亲口承认失败!

    但,哪怕是曾经最美好的梦中,商秀珣也从未想过会有人对自己做出如此评价。

    堪比圣贤,天啊,一定是自己听错了!

    商秀珣微微垂首,轻抚着垂在耳畔的秀发,不想让莫尘看到自己娇羞的红艳面容,声音有些颤抖地低声道:“这,莫,莫先生真,真会开玩笑!”

    莫尘并未注意商秀珣的异样,看着周围甚至只存在神话传说中的怪物,感慨道:“不,商小姐完全当得起这个评价。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如何办到,但这些东西的价值远远超过普通人的想象。若是能够完全开发出它们身上的价值,商小姐的成就足以媲美上古先贤。

    而商小姐若是能够将自己的研究整理出来,甚至足以成为一门流传千古的伟大学说。说不得千百年后,商小姐也会成为孔子、老子那般圣贤!”

    莫尘说到后面,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后面的话带着几分玩笑的意思,但他相信商秀珣若是真的能够整理出来,也未尝没有媲美孔子、老子的可能。

    毕竟,这可是修真界的生物科学啊!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莫尘从商秀珣的研究中看到了建立修真界工业体系的可能。

    他以前曾经大肆支持墨家机关术,就是想要建立修真界的工业体系。只是事实证明,单凭墨家机关术与炼器术的结合,远远不足以构建强大工业文明。基础科学与基础材料,限制了工业文明的进程。

    商秀珣脸色红彤彤一片,秀美的螓首快要垂到了高耸的丰满上。她听够听出莫尘话语中的真挚,也能听出其中发自肺腑的赞赏。

    可正是如此,越发让她感觉羞涩与兴奋。

    知己,知己啊!

    可惜,如果他与那个老人渣没有关系,不是自己的弟弟,该多好!

    或许,即便是自己的弟弟,也没有关系!

    那些来自其他世界的资料中,好像有一篇能够重塑身躯转移灵魂的法门。

    商秀珣小脑袋转动,脑海中思绪着危险的想法。她刚刚想到这里,赶忙摇了摇小脑袋,将危险的想法甩出脑外,同时俏脸上的绯红越发动人。

    该死,怎么会想到这些。

    莫尘虽然修为不凡,但此时为商秀珣的实验所震撼,并未注意到对方异样的神色,更没有读心的能力。

    否则,他一定会送给对方一句。

    少女,你的想法很危险啊。德国骨科什么的,可不是好想法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