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8章 商秀珣的试验品
    飞马牧场,距离庄园尚有一段距离的幽静树林中。

    老管家向着幽静的树林疾驰而去,想到之前从仆人口中得到的消息,苦笑地叹了口气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他看向寂静的树林,眼中闪过几分急色。

    不知那两人与老庄主有什么关系,只希望庄主这次不要太过分,吓唬一下也就算了。

    对于商秀珣与鲁妙子之间的恩怨,以及商秀珣的各种古怪实验,老管家可以说是整个飞马牧场最清楚的人。

    他幼年时就开始追随鲁妙子,两人是关系极好的玩伴。后来鲁妙子因为迷恋祝玉妍出走,他身为家生子虽没有跟随主人身旁,而是留在了飞马牧场帮忙照看家业。

    在商秀珣的母亲去世后,甚至充当半个父亲的角色,照看商秀珣长大成人执掌家业。否则商秀珣幼年丧母,在鲁妙子未归来的时候,如何能够保住这片偌大的家业。正因为这种特殊的身份,让他成为了两位庄主的心腹,走到了飞马牧场大总管的位置。

    同时,他也是飞马牧场为数不多知道两位庄主秘密的人。

    墨家隧火一脉传人!

    树林深处,一方简简单单的木屋耸立在茂密的丛林内,幽静而又带着几分寂寥。木屋前方是一片青绿的菜地,种着当前时节的蔬菜。

    一位须发斑白,面容儒雅而又沧桑的中年人坐在木屋的窗户旁。他身着普通的淡青色长衫,手中捧着古老的竹简,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。任谁看到眼前苍老疲惫的中年人,怕是都不会相信,他就是二十年前风流倜傥的天下第一匠师鲁妙子。

    “主人。”老管家小心地推开房门,看着消瘦的中年人,复杂地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小猴来了啊。”鲁妙子没有回首,微笑道。

    老管家眼眸含泪,强忍着心酸与痛苦,略带急促道:“今日有两个年轻人前来拜访主人。”

    鲁妙子眉头微挑,露出意外之色,:“哦,何人前来拜访老夫?”

    当年他以借杨公宝库假死,这世上知道他还活着的人屈指可数。而那些人大多都是江湖的老一辈人物,可不存在年轻人。

    莫非是哪家传人找来?

    老管家继续道:“那人未曾通报姓名,只是让小人给主人传一句话。海外仙山,蓬莱飞天。”

    对于莫尘的来历,老管家只知道应该出身不凡,毕竟不论是莫尘还是上官婉儿的穿着,都不是普通人家能够支付得起。只是具体来历,却是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对于那句话,他其实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身为鲁妙子的心腹,老管家清楚对方隐居的真正原因。对商秀珣母女的愧疚只是一方面,最重要的是他要借假死躲避恐怖的仇家。至于那群仇家到底什么来历,有什么本事,老管家一概不知,因为鲁妙子对此向来三缄其口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老管家听到莫尘两人前来寻找鲁妙子才有些拿捏不定。

    他有心留下两人,但又怕真是老主人的朋友。毕竟如果真是那群恐怖的仇家找来,显然不会这么知书达理。

    只是鲁妙子的反应,同样出乎他的预料。

    却见鲁妙子猛然站起身来,脸上满是震撼之色,惊呼道:“什么!”

    海外仙山,蓬莱飞天。

    数百年了,难道那个计划真的要开始了!

    老管家心中思绪纷纷,哪里想到鲁妙子反应会这么大。他有些惊愕地立在那里,想到仆人传来的一些消息,心中蓦然生出几分担忧。

    难道真和小姐猜测的一样,那人是老爷的私生子!

    “他们在哪!”鲁妙子宛若移形换影,瞬间出现在老管家身前。他满脸激动,双手紧抓他的肩膀,急声道。

    老管家看到鲁妙子如此激动,心中的担忧更甚。他不敢直视鲁妙子的眼神,眼神飘忽不定,底气不足地低声道:“他们,他们被小姐接去了。”

    鲁妙子先是愣了一下,点了点头没有言语。而后他好似想到了什么,看着老管家飘忽的神色,眉头紧皱道:“秀珣接去了,难道他们相识不成?”

    老管家满脸讪讪之色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总不能说,您当年抛妻弃子的人渣举动,深深地伤了小姐的心。如今小姐找到了报复的机会,想要让您深刻的认识渣男统统应该消灭,从身体到灵魂全部消灭!

    老管家迟疑了一下,只能委婉地提醒道:“可能是小姐以为他们与主人有什么特殊的关系,所以带去询问一下。”

    鲁妙子微微颔首,因为心情太过兴奋并未注意到老管家的异样,略带兴奋道:“何止有渊源,为了这一天我已经等了太久,太久。”

    完了!

    老管家看到鲁妙子激动若狂的神色,心情顿时宛若打翻了五味瓶般复杂。

    哎,看来小姐的担忧不假!

    只是主人这次太过分了,有个私生子本没什么,毕竟不孝有三无后为大。可你早点与小姐说一下,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啊。等私生子都长到了,才不声不响的过来到底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将来这片家业,到底是给新主人,还是留给小姐?

    向来为鲁妙子感到惋惜,甚至不止一次想要缓解两父女矛盾的老管家,第一次感觉渣男这种东西,果然还是消灭的好。

    鲁妙子激动地走来走去,似是感慨,似是叹惋:“海外仙山,蓬莱飞天。这句话关乎我们墨家最大的秘密,也是我们数百年为之奋斗的目标。

    数百年前,墨家因为此事分裂,并且引发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内斗。

    说来可笑,当年为了这个秘密险些流尽了墨家的鲜血,如今却连我这隧火一脉的统领都已经不知其中的具体秘密。而数百年前的三家首领有过约定,除非那人再次找来,否则三家从此不提此密。如今有人带着这个秘密前来,定然是我墨家等候了数百年的人。”

    鲁妙子说到这里,抚须大笑道:“祖师保佑,那人最终选择了我隧火一脉!”

    数百年的准备,数百年的期待,如今终于等到了墨家最大的秘密,哪怕是鲁妙子也无法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老管家满脸懵逼,心中蜜汁尴尬。

    原来不是主人的私生子啊!

    还好,还好。

    老管家心头紧张,生怕被人看出自己在想些什么,同样又有些好奇鲁妙子话中的意思。他自小随鲁妙子左右,早已经加入了墨家一脉,故而对墨家千年来最大的秘密,哪里能够忍住心中的好奇。

    老管家疑惑道:“主人也不知道其中的秘密,这?”

    鲁妙子叹了口气,无奈道:“古老相传,这个秘密关乎到世界的安危,人类的存亡与否,但具体有什么却不得而知。当年墨家因为理念不同而分裂,你也是我墨家的一份子,应当明白墨家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老管家点了点头,露出若有所思之色。

    当年墨家因为理念的原因三分,变成了如今的补天、方舟、隧火一脉。

    其中补天一脉的理念是天地众生皆有生存的权利,墨家当修补天地拯救世界。只是这种理想化的观念,显然并不受墨家大多数人的欢迎,或者说他们没有拯救世界的信心。

    而方舟一脉的理念,则相对简单一些。

    他们想要在世界毁灭前,建造一艘能够离开这个世界的飞船。其中会带着少量的人类与各种动植物,未来想办法在其他世界建立人类的第二家园。

    至于隧火一脉的理念则更加朴实,或者说相比其他两家更悲观。他们认为带大量的生灵离开这个世界并不实际,因为单单是想要在虚空生存就是无法跨越的障碍。

    为此,他们的目标就是想尽一切办法传承人类文明,为这个世界寻找一个合适的传承者,但并不仅仅局限于人类。

    首先,继承人必须是长生种,能有漫长的生命去完成这个使命。其次,传承者应当有强悍的体魄,能够承受突破世界屏障的可怕压力等等。

    而这,就是商秀珣的实验目标。

    虽然她与鲁妙子的之间存在无法调和的矛盾,但身为墨家隧火一脉传人的他们有着同一个目标。当然,其中有多少是因为商秀珣想要压过鲁妙子一头,以证明鲁妙子的无能,那就不是别人能够知道。

    至少在老管家看来,商秀珣研究墨家秘法的最大原因,就是想要让某渣男无地自容,明白当年抛妻弃子的行为何等可耻可笑。同时让某渣男明白,他连一个女人都不如!

    老管家思虑片刻,陡然想到被商秀珣带入实验室的莫尘两人,顿时额头满是冷汗。

    该死,差点忘了大事。

    他满脸焦急,顾不得主仆之间的尊卑,苦笑道:“主人,小姐肯定是以为他们和你有着亲密的关系,所以将那两人带入了实验室。”

    鲁妙子闻言,脸色先是煞白,而后绿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疯丫头!

    鲁妙子气恼地瞪了老管家一眼,没好气地说道:“你,哎。”

    他一句话没有说完,想到被商秀珣带入实验室的两人,心中充满了焦急与自哀自怨。他也顾不得责备老管家,甩袖向着飞马牧场跑去。

    老管家无奈地叹了口气,紧随其后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飞马牧场。

    当莫尘紧随商秀珣身后迈入一座假山,顿时发现周围的环境为之一变。却见蔚蓝的苍穹消失不见,天空显得灰蒙蒙一片。地面上没有任何的植被,满是砂砾与风化的岩石。除了不远处的些许建筑物,天地中满是荒凉寂寥之景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数里外的天地一片朦胧,宛若伸手不见五指的迷雾。

    莫尘环顾四视,发现这片天地竟是一个方圆数里的小洞天。他微微有些惊讶,对于飞马牧场的底蕴有了全新的认知。

    虽说这个洞天有些垃圾,天地灵力隐晦不明,又缺少必要的生机。但当初名动天下的净念禅院,可都没有洞天福地存在。

    商秀珣瞥了眼莫尘的神色,见他脸上的惊讶之色一闪而逝,心中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切,肯定是死要面子故作镇定。本姑娘当年第一次知道这里,可是兴奋了一个月都没有睡着啊。

    不对,或许他并不认识洞天福地也说不得。

    说来还真是气人,这家伙明明年龄并不大,竟然已经达到了半步金丹的境界,甚至隐隐还有余力。哼,肯定是那个老东西留下了什么宝物,他可是一向这么偏心。

    不过半步金丹又怎么样,到了本姑娘的地盘,就算是大宗师来了也别想站着出去。

    商秀珣心中气恼,脸上不显分毫。

    她微笑道:“这就是我飞马牧场的试验场地,一方小洞天。”

    商秀珣故意在小洞天上加重了语气,好似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有一方洞天,又或者误会只是阵法幻阵。

    莫尘哪里听不出商秀珣的炫耀之意,心中好笑不已。若是没有见过小洞天,或许还真会被它唬住,但自己可是去过冥界的人,还会在乎区区一个小洞天。

    他神色淡然,点头道:“不错,这洞天虽然小了点,天地灵气弱了点,缺了些许的生机,但确实相当罕见。”

    商秀珣愣了一下,贝齿紧咬恨不得将莫尘咬碎。

    混蛋,你这不错,为什么听着更像是故意找茬!

    什么叫小了点,天地灵气弱了点,缺少了一点生机!

    你丫敢不敢再找点茬?

    商秀珣眼角微微抽搐,第一次感觉除了鲁妙子外,原来还有这么讨厌的男人。也是第一次感觉,母亲所说的话是如此的有道理。长相俊美的小白脸,没有一个好东西。

    哼,让你这个混蛋得意,等会让你看看本姑娘的那些小宝贝,不把你吓哭的话,本姑娘的名字倒过来念!

    商秀珣心中发狠,略显不怀好意地瞥了莫尘一眼,道:“前面就是我飞马牧场的实验基地,其中的东西有些特殊,先生可要有些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莫尘无视商秀珣的敌意,点了点头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他倒想看看,商秀珣能玩出什么花样。

    片刻的功夫,两人来到一个巨大的山洞前。其实说是山洞并不完全准确,因为建筑的一半在山体之外,好似巨大的仓库,另一半则深入山体内部。

    在建筑物的外部,还能看到若隐若现的阵纹。尚未完全接近建筑,莫尘就感觉体内的力量仿佛受到了无形的压制。不过那压制很弱,仅仅是让他感受到一瞬间的不适,就再也没有其他感觉了。

    商秀珣瞥了眼莫尘,而后缓缓推开了仓库的大门。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“哞!”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仓库打开的瞬间,阵阵巨大的吼声宛若闷雷,齐齐涌入两人的耳中。莫尘立在门前,向着其内望去,眼睛瞪成了铜铃般,半响才呢喃一声。

    “这,简直是天才啊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