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7章 科学怪人商秀珣,崩坏的画风
    客厅中。

    商秀珣皱着对江南美人而言略显厚重,但在她身上却增添了几分英气的秀眉,微笑道:“有点意思,竟然是找那个死老头的。自从那个死老头失恋归隐,本庄主还以为他被人遗忘了呐。”

    海外仙山,蓬莱飞天?

    也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,难道是某种密语暗号?

    前来传信的仆人满脸冷汗,尴尬地低垂着脑袋立在下方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对于庄主与老庄主之间的矛盾,在飞马牧场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。至于明明是父女,但为何会闹到这种程度,大部分的仆人都不清楚,也不敢去打探。

    只是,好奇是人类的天性,他们虽然不知道具体缘由,但也隐隐听说了一些。

    似乎当年庄主夫人怀有身孕,但老庄主却迷恋上了其他女人,甚至不惜为此抛妻弃子追随而去。而庄主夫人虽然伤心欲死,但还是靠大毅力撑了过来。不仅为庄主生下一个女儿,更是将飞马牧场的家业打理的更上一层楼。

    从那时起,庄主夫人在飞马牧场的地位,就再也没有人能够动摇,哪怕是后来重伤归来的老庄主!

    “啊,对了。你刚刚说那两人很年轻,与本庄主年龄相仿,是不是?”商秀珣似是想到了什么,略带好奇地看向仆人。

    仆人赶忙道: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“哼,不会是那死老头当年留在外面的野种找回来了吧。正好本庄主还缺两个试验品,你自己找死可就不要怪本庄主了。”商秀珣沉思几秒,冷漠地低哼一声。

    对于鲁妙子当年所做的一切,商秀珣早已经知道的很清楚。虽然碍于父女的身份无法动手,却也不代表她会选择原谅对方。对方赖在飞马牧场碍眼也就算了,但现在可是有些过分了!

    仆人闻言脸色苍白,吓得差点跪在地上。他想到商秀珣以往的事迹,额头上渐渐浮现一抹冷汗。

    庄主啊,您就饶了小的吧。您老人家的家事,小人真的一点都不想知道啊。

    他感觉自己的人生还能抢救一下,一点都不想成为另一个试验品。

    商秀珣很不爽,每次想到那个碍眼的老不死,心情都会很不爽。

    但今天她感觉尤为不舒服,因为有人前来寻找那个老不死的东西,还是带着特殊意义的密语前来。最重要的是,那个来人年龄与自己相仿,而那个老不死的当年沾花惹草的本事更是一流。

    如此多的巧合,让商秀珣不能不多想,也无法开心起来。

    她沉吟道:“暂时不要将此事告诉那老不死的,将他们带到后院去,本庄主要好好询问询问他们的来意。”

    仆人听到后院,脸都快吓绿了。

    他也顾不得老管家的吩咐,惶恐地向着客厅外跑去,一副好像晚一步就再也走不出客厅的惊恐与慌乱。

    商秀珣不满的冷哼一声,不屑道:“切,就你这种废物,想做本庄主的试验品也不够资格。对了,那只稀有的半人长生种已经抓了回来,今晚终于有了新的试验对象。以前都是在妖兽身上实验,这可是第一次用半人生物进行实验,但愿不要出现什么纰漏才好。

    不过到底用什么东西配种才好,精灵虽然也是难得的长生种,但身体太过纤弱了一些。矮人这种东西太丑了,而且也不是很好用。要不试试用其他妖怪,不过现在似乎并没有太合适的妖怪。真是让人头疼啊!”

    商秀珣秀美微蹙,无意识地向口中塞着食物,满脸纠结的表情分外惹人怜爱。

    只是她脑海中的想法,却是一点都可爱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后院花园。

    商秀珣与莫尘坐在凉亭之下,上官婉儿则乖巧地立在他身后。两人身旁的石桌上摆满了各种零食,以及来自天南地北的新鲜水果。

    商秀珣瞥了眼上官婉儿就不在注意,微笑地打量着莫尘。

    好一个俊俏公子,与那个老不死的果然有几分相像。不过到底是不是那老东西的野种,还需要询问一番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,哼。

    娘亲当年承受的痛苦,就让你们来尝试一番。

    商秀珣心中杀机起伏,神色温和道:“在下商秀珣,飞马牧场之主,还未请教先生名号。”

    莫尘深深地看了眼商秀珣,心中有些奇怪对方为什么生出杀意,但还是平淡道:“莫尘,前来拜访鲁妙子。”

    莫尘,这名字似乎有些熟悉?

    商秀珣秀美微蹙,感觉这名字分外的熟悉,只是一时间又有些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她大部分的时间都宅在飞马牧场沉迷实验,极少关注外界的事情。虽然莫尘前段时间名动天下,但对商秀珣而言却没有任何意义。她虽然听说过一些,但转眼就将之遗忘到了十万八千里之外。

    故而虽然感觉有些熟悉,但商秀珣怎么都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姓莫,似乎与那个老东西不是一个姓。不对,自己不也没有跟那老东西一个姓,单凭这点可不足以说明此人的来历。

    商秀珣想到后来重伤返回飞马牧场的鲁妙子,以及自己母女当初被抛弃的情况,顿时脑补出无数狗血剧。

    没错,肯定是这样。

    商秀珣想到这里,看向莫尘的眼神多了几分怜悯。

    原来这也是一个倒霉的孩子,不过谁让你命不好,和谁有关系不好,偏偏和那个老东西有关。算了,看在你是个倒霉孩子的份上,本庄主就大发慈悲留你一命,只用你做个小小的实验。

    嗯,到时候顺便将实验结果送给那老东西看看,想来能够将他气死吧。

    莫尘感受到商秀珣目光的变化,心中越发感觉奇怪。

    这女人有病吧?

    先是莫名其妙的杀意,现在又莫名其妙的怜悯。话说,原著说她是个吃货,但有没有提及是个神经病?

    商秀珣思绪片刻,心中已经有了决定,但还是决定问清楚,道:“海外仙山,蓬莱飞天。不知道莫先生让人送这句话给那老东西,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莫尘总感觉商秀珣表现的很奇怪,甚至有些神经质。但他想到此行的目的,微微摇头道:“一些故人的约定,并不方便告诉商小姐。”

    此事关乎墨家的一大隐秘,商秀珣既然没有听说过,自然不可能是墨家的人。莫尘虽然知道她是鲁妙子的女儿,但也没有兴趣给对方解释下去。

    只是莫尘并不知道,如此含糊的话语,让商秀珣感觉自己猜到了事情的真相,有着凡人无法比拟的大智慧,完成了一个美妙的误会。

    故人的约定!

    哼,那该死的老东西果然留了一手。难怪自己以前向他讨要墨家秘法,这老东西从来都是支支吾吾不情不愿。

    商秀珣心中不满,看向莫尘的眼神多了几分诡秘。

    这小白脸看着就讨厌,要不要找个小妖怪和他配种试试?

    说起来,半妖这种东西,也是挺有趣的。而且一些不错的血统,寿命比之长生种丝毫不差。

    嗯,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。上次抓到的那只青蛇精,最近也到了发情期。

    她微笑道:“那老东西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过来,不知两位有没有兴趣参观一下我飞马牧场的实验基地。”

    莫尘感应到商秀珣眼神的变化,隐隐猜测到对方可能另有目的,而且还不是什么好意。他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得对方不快,但面对才堪堪摸到神通境界的商秀珣,自然没有什么好怕。

    这种小角色,一只手轻松吊打一百个有没有!

    而且对于飞马牧场的实验基地,莫尘同样也有些好奇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