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5章 墨家三分,补天计划!(二合一大章)
    极北之地,寒风呼啸。凄厉的狂风让人头皮发麻,鹅毛大雪在冰寒刺骨的狂风裹挟下,犹如锋芒慑人的兵刃。

    一道全身笼罩在黑袍中的壮硕人影,在地面积存的厚重冰雪上大踏步前行。他看似步伐沉重,却没有在厚重的雪面上留下点滴痕迹,宛若传说中的幽灵。最让人感到诧异的是,他肩头扛着一方厚重的棺椁,显得异常怪异。

    “咳咳,我已经感受到她的气息,我们快要到了。”一阵有气无力的声音从棺椁内传出,其中的情绪异常复杂,有着淡淡的思念,还有更多的伤感与愧疚。

    黑袍人影没有说话,安静地扛着棺椁向北方而去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诸葛孔明想要做什么,也没有去过多询问的意思。对他来说,诸葛孔明不仅是主人,更像一位父亲,一位良师益友。他只需要知道诸葛孔明想要什么,而不需要去过多的询问为何要这么做。

    就好像当初在南蛮百越时,诸葛孔明只说了一句返回洛阳,他就没有丝毫犹豫的带着诸葛孔明的棺椁转身北上。

    在洛阳时,诸葛孔明认为大势已定,大晋已经不需要他这把老骨头继续卖命。黑袍人同样没有询问具体的缘由,而是再次听从诸葛孔明的吩咐,不远万里的跨越一望无际的草原,千里无鸡鸣的荒野雪原,向着不知尽头的北方而去。

    “北方冰原,千里无人烟。如此荒凉之地,真是难为她了。这些年,是我愧对她。”诸葛孔明的声音低沉,又带着难以诉说的复杂。

    黑袍人不懂诸葛孔明话的意思,但这并不妨碍他理解对方心中的愧疚,以及那从未见过的忐忑。

    好奇,黑袍人第一次生出了好奇这种心情。

    他非常想要知道,到底是什么样的人,才能让诸葛武侯这样伟大睿智的存在忐忑不安。两人之间又存在什么样的关系,才会让诸葛武侯的心情这般复杂。只是黑袍人虽然万分好奇,但始终遵守身为仆人的准则,绝对不过问主人的私事。

    两人行了不知多久,白茫茫地荒原突然多了几分生机,低矮的灌木稀稀疏疏地出现在大地上。在遥远的天边,甚至出现了一道蜿蜒起伏宛若卧龙般的雄伟山脉,以及大片大片好似精美冰雕般的丛林。

    这是!?

    黑袍人望着远方突然出现的山脉与丛林,不由停下了脚步,愣在那里久久没有反应过来。之前还是一片白茫茫的荒原,怎么突然出现了这么大片的丛林与山脉。

    如果它们真的存在,自己不可能直到现在才发觉。可幻觉的话,怎么可能瞒过自己的感知?

    难道是,阵法!

    一道面积巨大到难以想象的阵法!

    黑袍人蓦然想到了种种诡异莫测的阵法,心中顿时充满了警惕与震撼。眼前的山脉与丛林纵横超过三百里,如此巨大的阵法他从未听闻过,甚至连想都不敢想。

    这么巨大的工程,怕是无上宗师也无法完成吧?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就在黑袍人心头惊颤的时候,一声撕裂天地的嘶鸣陡然响起。

    他循声望去,看到了今生最震撼的场景。

    远方俯卧的山脉宛若活物般蠕动起来,一条足有十数里长的巨大蛇头从群山中探出。伴随着蛇头的昂首嘶鸣,整片山林都开始摇晃起来。大地裂开了无数狰狞的裂缝,数之不尽的树木掀翻在地,发出前所未有的痛苦嘶鸣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。”

    伴随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,一道足有数十里的庞然大物,从茂密的丛林中爬了起来。漆黑如墨的龟甲深邃宛若夜空,让明亮甚至有些刺眼的北方冰原,都蓦然暗了一些。

    龟甲之上,巨大的蛇头与龟首纠缠在一起,冷冷地注视着闯入者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只是普通的妖兽,还不足以让黑袍人震撼。因为这个世界经过数百年的变异,早已经妖魔遍地走。虽然这么巨大的妖魔很罕见,但也不是不可能存在。

    真正让他感到震撼的是,这尊纵横数十里的可怕怪物并非妖兽!

    “机关傀儡!”

    黑袍人紧盯着玄武关节处明显存留的人造痕迹,整个人都有些懵逼了。他完全无法想象,到底何等伟大的存在,才能造出这种怪物!

    “月英,我。”棺椁微微颤抖,传来一阵底气不足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滚!”诸葛孔明话音未落,巨大的蛇首蓦然从高空垂下,如同满月般的血红色双眸冰寒无比,冷喝道。

    伴随那一声巨吼,本来蔚蓝的苍穹忽而变得乌云密布,厚重的乌云中电闪雷鸣,不过眨眼的功夫便从苍穹上飘落阵阵鹅毛大雪。

    黑袍人隐隐听到棺椁中传来淡淡的叹息,以及一声复杂无比的苦笑声。

    “看到你如今一切安好,我也就放心了。将东西放下,我们走吧。”诸葛孔明沉默了片刻,声音低沉透着说不出的感觉。他说着,对黑袍人吩咐道。

    黑袍人心中疑惑,但还是恭敬地将一方尺许长的紫色木盒摆在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其中是什么东西,也没有追问的兴趣。完成主人赋予的命令,就是他今生唯一的追求。

    “呵,好,我们自然是好得很。如果不是拜你诸葛孔明的恩赐,墨家不会落到现在一分为三的结果,父亲也不会为了补天计划牺牲性命。你滚,带着你东西滚啊。”蛇首嘶鸣,声音凄厉,透着浓浓的怨恨。

    伴随着巨大的蛇首微微摇摆,苍穹上的乌云剧烈翻滚,方圆百里的空气都好像凝固了一般,散发着让人窒息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诸葛孔明沉默良久,叹道:“你,保重,我们走吧!”

    他话音落下,黑袍人没有丝毫犹豫,以最快地速度扛着棺椁转身离去。他身法施展到了极致,宛若一道划过大地的黑色流光,转眼已经看不真切。

    当两人的身影缓缓消失,半空中隐隐传来一道复杂的叹息:“孔明一生,未曾负过任何人!”

    玄武立在原地,始终未曾移动分毫。直到诸葛孔明的身影彻底消息,巨大的蛇头才无力地闭上了眼睛,发出似是怨恨,又好似后悔地低鸣:“诸葛孔明,你个混蛋!”

    不知过去多久,一道人影无声无息地出现在诸葛孔明离开的位置。

    她的面容上带着道道细微的皱纹,不过依稀还能看出年轻的时候是何等让人惊艳的美人。其青丝中遍布银丝,身形瘦弱宛若西子。

    黄月英看着脚下已经被积雪覆盖大半的木盒,脸上的神情变幻莫测。时而宛若初恋的少女,露出淡淡的娇羞与笑容;时而好似被抛弃的怨妇,神色间充满了幽怨与愤恨;时而又好像陷入了仇恨的复仇者,咬牙切齿充满了仇恨。

    黄月英沉默良久,最终还是咬牙捡起了木盒。她瘦弱的身影驻足冰雪之中良久,才缓缓闭上氤氲的双眸,有些颤抖地将其打开。

    木盒中的东西并不多,一封简短的信笺,其上写道:“始皇帝复生,墨家时机已至!”

    在简短的信笺下,则是一张崭新的羊皮纸。其上刻画着精致无比的地图,简直好似九州影像的缩小版。只是在那精美的九州山水图上,还有八个着重刻画的标记,以及三百六十五个清晰可见的小标记。

    那数百个标记隐隐构成一幅阵图,透着异常玄奥深邃的气息。

    黄月英看到其上的标记,满脸呆滞地僵立在原地。她轻抚着崭新的羊皮纸,两行清泪不自觉地从眼角滑落,尚未触及到地面就已经化作冰晶。

    “八阵图!”

    黄月英望着遍布九州巨大阵图,声音嘶哑透着无尽懊悔地低声道。

    以九州灵脉为阵源,天下名山为阵基,山川河流为阵线,浩瀚九州为阵盘!

    如此庞大到不可思议的手笔,黄月英简直不想象诸葛孔明到底花费了多少心血,又耗费了多少光阴?

    阵法由阵眼、阵源、阵基、阵线、阵盘五大部分组成。

    其中,阵眼为阵法的核心,也是最重要的部分。阵源则为阵法提供灵力,让阵法能够持续的运转。阵基则是阵法的一个个小核心,也是阵法的重要组成部分。阵线则是连接贯穿整个阵法的基础,也是让阵法运转的灵力通道。阵盘则是阵**廓,也是阵法的笼罩范围。

    而诸葛孔明的这个八阵图,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可怕大阵,笼罩整个九州大地的庞大阵法!

    黄月英满脸茫然,久久没有回过神来。直到她身上被大雪覆盖,身上的衣衫被冰雪浸湿,才从失神中醒悟过来。

    黄月英望着这前所未有,甚至可能亘古未有的大阵,眼眸忽然紧缩成一团,疯狂地向着诸葛孔明离去的方向追去:“不,孔明,孔明你不能这么做!”

    阵法无眼,如何运行!

    这般庞大到不可思议的阵法想要运行,又需要何等不可思议的阵眼。黄月英心中胆寒,顿时想到了一个古老的传说。

    献祭!

    以身祭器,以魂孕灵!

    传说在古老的年代,炼器师们为了锻造出有灵性的强大宝物,会选择将自身献祭给宝物,与锻造的宝物融为一体!

    黄月英的速度很快,但终究未曾追上早已经离去的诸葛孔明。

    她最终停在了波涛汹涌的难河北岸,也就是后世鼎鼎有名的松花江,眺望着南方万灵冰封的寂寥,陷入了长久的沉默。

    黄月英沉默良久,眼眸深邃地望着南方的雪原,回想起诸葛孔明的最后一句,眼眶不由再次湿润起来。

    孔明一生,未曾负过任何人!

    黄月英声音苦涩地呢喃一声:“补天!”

    其中透着坚决不容置疑的使命感,又带着浓浓的憎恨与厌恶,还有一种宛若殉道者般的狂热。

    数百年的准备,上千年的坚持,墨家的传承永不断绝!

    黄月英转身向着北方而去,背影多了几分寂寥与决然。她需要准备一番,而后前往南方面见始皇帝,阐述墨家补天一脉的理念,以及那件事。

    飞马牧场。

    飞马牧场作为中原最大的战马出产地,平日里却并没有太多的客人。因为战马这种贵重的资源,不是什么人都能够买得起。故而飞马牧场虽然名传天下,但庄园却并没有多么热闹,甚至还有些诡异的安静。

    至少对前来拜访的莫尘等人而言,飞马牧场的氛围显得尤为怪异。

    侍女们行走间小心翼翼,好似生怕惊动了什么。侍卫看向几人的眼光充满了警惕,简直恨不得将他们仔仔细细的搜索一番,然后询问处祖宗十八代的来历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人审视的目光,莫尘并没有太大的抵触。因为对他来说,这不过是一些无足轻重的蝼蚁,甚至不值得他去为此愤怒。

    只是莫尘虽然没兴趣理会他们,但与之同来的长公主婢女上官婉儿,却有些无法忍受这些人的狂妄与肆意。

    如果只有她一人前来,对于这些人的表现她尚且还可以当做看不见。只是她想到莫尘的真实身份,心中却不禁充满了怒气。

    这些该死的混账东西,竟敢如此对待始皇帝陛下!

    虽然始皇帝陛下前次前来没有暴露身份,但他们还是罪该万死。一切冒犯始皇帝陛下的人,都该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作为始皇帝的脑残粉,一位虽然是女儿身,但同样有着远大抱负的上官婉儿。此时简直恨不得将这些亵渎始皇帝的存在挫骨扬灰,以展现自己对始皇帝忠贞不二的心,与虔诚无比的信仰。

    可惜,她自知实力弱小,又不敢破坏了莫尘的计划,只能以怒视相对那些侍卫,用看起来分外可爱的眼神,让他们明白自己的过错。

    莫尘饶有兴趣地打量着飞马牧场,看到不时走过的巡逻队伍,心中微微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这些巡逻队伍出现的次数太过频繁,难道飞马牧场出事了不成!

    只是为何没有听闻飞马牧场出事的消息,是他们保密性太好,还是自己猜测错误?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就在莫尘疑惑的时候,苍穹上突然传来一道呼啸声。他抬首望去,却见一位背生白色双翼的女子,惊恐万分地从飞马牧场中飞出。她身上衣衫简陋,倒不如说是随便缠了两根破烂布条,勉强裹住了身体的敏感部位,不至于光天化日之下裸飞。

    这是!

    莫尘感受到上空女子传来的气息,露出惊愕之色。

    似人非人,似妖非妖!

    难道是传说中的人妖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