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4章 他已成神,而你终将逝去!(二合一大章)
    (ps:抱歉,家里有老人过世,所以这两天比较忙,更新会晚一些。)

    大唐,都城太原。

    自从数十年前天下各地的诸侯纷纷自立为王,大唐已经走过了二十多个春秋。从最初的太原自立,到如今已经占据了中原西北大部分的地区。

    只是大唐立国虽久,但形势一直相当严峻。其后方是如日中天的强大突厥人,东方是侵略成性的大夏窦建德,南方是有着天下第一人镇守的大周。

    强敌环顾,当大唐解决了周边大大小小的十数股势力后,却发现唯一的扩张之路竟只剩下西方。

    虽然环境恶劣,但为了加强自身实力,以及牵扯突厥人的精力,大唐在十年前就开始了自己的西域攻略。恍惚十年过去,大唐在西域已经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成果。

    秦王府,书房。

    两道人影相视而坐,中央的矮案上摆放着一壶香气扑鼻的茶水。

    “什么,辅机所言当真。”一位身着华服,面容俊朗而又充满英气的年轻人满脸不敢置信,惊呼道。

    另一人略显圆润的面容满是无奈的苦笑,本就不大的双眼眯的快要无法看见,低声道:“殿下,无忌就是有十个胆子,也不敢在这种事情上妄言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眉头紧皱,眉心皱成了一个川字,眼神深邃久久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始皇帝复生!

    这事,诡异啊!

    李世民沉默良久,眼眸微抬紧盯着长孙无忌,沉声道:“父皇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沉吟道:“陛下并未完全相信周国使者之言,故而没有明确的回复。不过最迟四五日,南方就会传来准确的情报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眉头皱了一下,神色认真地凝重道:“辅机如何看待此事,以为父皇会如何行事?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这次久久没有言语,时而眉头微皱,时而低首沉思。

    半响,他皱起的眉头散去,眼眸中一片清明,道:“这消息虽然有些诡异,让人不敢置信。但大周此次声势浩大,必然是有相当的把握。故而臣以为,此事**不离十。至于陛下。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说着,有些犹豫的沉吟了一下,才继续说道:“臣以为,陛下或会选择与周国联姻。”

    联姻!

    李世民怔了一下,而后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大唐深处内陆,四面强敌环绕。尤其是突厥人最近相当不满大唐对西域的攻略,隐隐有着南征大唐的打算。若能够借此机会将大周拉上战船,对大唐则是有利无害。

    当然,最重要的是周王只有一个女儿,并无其他子嗣存在!

    李世民想到那些关于武媚娘的传说,眼中闪过淡淡的嘲讽。

    真不知袁天罡是不是被烧坏了脑子,区区一名女子也敢称真命天子。如此荒谬的事情,将天下人置于何处?

    李世民心中不屑,平淡道:“以父皇的心思,想来会派三弟出使大周。只是三弟,呵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想到那个吃喝玩乐无所不能,打仗修行一无是处的弟弟,冷笑一声没有继续言语。父皇想要借联姻拉周国上战船,却是没想人家能不能看上那个纨绔子弟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垂首不语,不敢接李世民的话。他虽然与李世民有着连襟之谊,妹妹长孙无垢更是秦王妃,但他却从来不以此持宠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他知道什么是自己可以插手的事情,什么是自己绝对不能触碰的领域。随着大唐的江山渐渐巩固,秦王与太子之间的矛盾,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身为李世民的大舅子,自然是支持李世民。只是他是一个聪明人,知道在说与做之间,如何进行取舍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出神地打量着手中的瓷器,就好像上面有什么非常吸引人的地方。

    李世民说完之后,瞥了眼神游物外的长孙无忌,眼中闪过一分满意。他最喜欢的不是长孙无忌的谋略,也不是他的那份忠心,而是这份知趣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该做什么,不该做什么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大晋南方边疆重城荆州。

    一处精致奢华的园林内,气氛诡异而又凝重。

    虽然已经到了冬季,但花圃之中依旧充满生机,虫儿的低鸣与风儿拂过花草的莎莎声,无不是万物对严寒的抗议与不屈。可是此时,本该喧闹的花圃一片死寂。莫说低鸣的虫儿,甚至连呼啸的寒风都有意避开了此处。

    两道人影在花圃中默默对视,其中一人紫发无风自动,妩媚的面容冷峻异常,正是提前赶到荆州坐镇的紫女。

    另一人身着白色宫装长裙,三千青丝挽了个精美的发髻,垂散在身后的青丝宛若飞瀑。其身段婀娜多姿,既充分展现了女性的柔美与妖娆,又不显低俗与臃肿。

    最神奇的是她脸上时刻笼罩着迷雾,让人无法窥探其真实面容。

    紫女黛眉微皱,豪不遮掩自己不欢迎对方的情绪,不满道:“你来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咯咯,妹妹还真是绝情,难道就那么不想看到姐姐。枉费姐姐百年前救你一命,更是不惜耗费本源为你续命。”来人掩嘴轻笑,似是调侃,似是抱怨。

    紫女眼中满是警惕,丝毫没有因为来人的话语动摇,冷声道:“九天玄女,你以为妾身是无知稚子不成。”

    紫女当年虽然被九天玄女救了一命,甚至从她那里得到延寿之法苟活至今。但她始终相信九天玄女别有所图,心中警惕不敢有一丝的懈怠。而如今九天玄女再次出现,更加让她确信对方另有图谋。

    九天玄女轻笑一声,充满玩味地看向紫女,道:“他已经铸就长生不老的神体,而你终究会随风逝去。这一天,已经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紫女脸色难看,眼中又带着几分震惊。

    对于九天玄女知道自己的秘密,紫女没有太多的惊讶,只是感觉有些心烦与气闷。因为早在一百年前,她就已经寿元将尽。若非后来得到九天玄女相助,早已经化作一赔黄土。真正让她震惊的是九天玄女的前半句,长生不老的神体!

    难道是他!

    九天玄女似笑非笑,道:“他本就是天神转生,否则你以为凡人能够斩杀本尊的化身。只是本尊也没想到,他竟然有此魄力,斩杀前世的凡体蜕变成神,而且还能成功归来。如今他神体已成,虽然还很弱小,但也脱离了凡胎**的限制。”

    早在看到莫尘的第一眼,九天玄女就发现了他身上的异常。那是纯粹的神邸气息,虽然还非常的弱小,但却真实没有一丝虚假。

    虽然九天玄女也很疑惑,莫尘到底如何褪去凡胎,但却没有任何的线索。

    当然,若是有时间,她自是不介意探查一番。只是现在情况紧急,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,一个比探查莫尘身上秘密更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神孽已经临近这个世界,留给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!

    天神,长生!

    紫女神色剧烈变幻,其中有惊喜,还有浓重到化不开的伤感与自嘲。

    难怪他看不上自己,原来他已经。

    紫女眼眸微微有些湿润,心中酸楚中带着难言的痛苦。她虽然恨不得掩面大哭一场,但想到九天玄女的存在,只能强忍着心头的痛苦,冷声道:“你,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她不相信,九天玄女会无缘无故告诉自己这些。

    九天玄女玉手轻抚垂在身前的鬓发,微笑道:“你,可想成神!”

    成神!

    紫女闻言,瞬间瞪大了眼睛,满脸的失神地看向九天玄女。

    她心跳剧烈无比,宛若急促的鼓点般。

    紫女有些艰难地咽了口唾沫,眼中闪烁着淡淡的挣扎之色,却是怎么都说不出拒绝的话语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成神,岂不是。

    “想一想,如果你可以成神,可以摆脱生死轮回的宿命,还有谁能与你相比。当年焱妃、雪女何等得宠,可今日她们又在何方。想当年胡美人、焰灵姬何等妖媚,她们现在又在哪里?”九天玄女声音低沉缓慢,犹如海妖的歌声般让人陶醉。

    同时,她的话彻底打消了紫女的挣扎。

    当年宠冠后宫的焱妃、雪女,早已经化作一赔黄土。妖媚绝世的胡美人、焰灵姬,再也找不到丝毫的踪迹,甚至在史书上都不过是一笔带过。

    自己,绝对不能如同她们那般!

    紫女心中有了决定,冷冷地看向九天玄女,沉声道:“你想得到什么?”

    九天玄女嘴角微翘,露出一抹足以魅惑众生的笑容,不急不缓道:“此事不急,在此之前,本尊给你看一样东西。”

    紫女心中疑惑,神色冷漠异常。

    她自知自己无法从九天玄女处占到便宜,但却也不想成为任人宰割的肥肉。故而只能以冷漠相对,不给九天玄女寻到其他破绽的机会。

    九天玄女丝毫不在意紫女的冷漠,缓缓摊开了精美如玉雕般的右手。

    却见一道曼妙的人影安详地躺在其上,宛若陷入了沉睡。她有着精致如画的绝美容颜,肌肤细腻比之冰雪还要白皙,双眸闭合琼鼻高挺,一点樱唇似语还羞,给人无限的遐想。若非那长长的睫毛不时微微颤抖,紫女都要将她当做死人了。

    她面容冷清如雪,却又散发着一种紫女从未见过的神圣感,就好像悲天悯人的菩萨,又好像度化世人的佛陀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她的气息深邃犹如浩瀚的天地,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。至少紫女长生千年,从未见过如此浩瀚可怕的力量。

    哪怕是他,与这股可怕的力量相比,也要远远不如吧?

    紫女心头微紧,冷冷地看向九天玄女。她相信以九天玄女的智慧,暴露出如此强大的底牌,不会只是简单的想要威胁自己。

    因为,不值!

    紫女自知,以自己的身份,还不值得九天玄女如此对待。

    九天玄女合上玉手,丝毫不在乎紫女的冷漠与敌意,微笑道:“这个,正是本尊为你男人准备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紫女听到九天玄女说到你男人,冷漠的绝美容颜挂上了一抹诱人的绯红,显得越发娇艳妩媚。只是当她听到后面,脸色顿时又冷了起来,哼道:“礼物,你以为凭借这个女人,就能对付他!”

    九天玄女微微摇头,轻笑道:“不不,妹妹可是误会了姐姐的意思。这个女人的存在,并非是为了对付他。事实恰恰相反,就如本尊之前所言,这是本尊将要送给他的礼物。一个倾国倾城的绝世佳人,一位长生不老的神祇!”

    什么!

    紫女闻言目瞪口呆,不敢置信地看向九天玄女,心中宛若一千万草原神兽奔驰而过。若说其他人送给莫尘美女,紫女还能理解。

    毕竟莫尘当始皇帝的那些年,收到各国上供的美女佳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。

    只是,九天玄女与莫尘什么关系!?

    先不说莫尘当年斩杀过九天玄女的化身,更是坏了她谋划数千年的大事。就是莫尘后来将九天玄女的尸骨铸造成剑,甚至以她的尸骨铸造始皇陵的核心部件,就是天大的仇恨啊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仇,什么恨。

    挫骨扬灰之恨,也不过如此吧?

    九天玄女好似猜到了紫女的想法,微笑道:“说起来,本尊曾经与他的师门也算有些渊源。一千年前我们虽然产生了点小误会,但在神孽面前可是天生的盟友。”

    关于神孽,紫女还是有所了解。她听到这里,已经有些相信了九天玄女的话。

    毕竟神孽到来,第一个要倒霉的就是九天玄女,而且还不是如同莫尘那般只是斩杀一尊分身。

    紫女心中松了口气,但想到九天玄女后面的话,黛眉不由挑了起来,充满不善地看向她。

    她刚刚似乎说过,那个女人是神祇!

    能够长生不老的神祇!

    紫女呼吸有些急促,掩在广袖中的双手紧紧握住,纤细的指骨泛着凄惨的白色。

    不行,绝对不行!

    那本该是自己的!

    九天玄女见紫女的神色,脸上的笑容越发柔和,声音也越发温柔:“她叫师妃暄,身上有着本尊近半的大道本源,并且已经融合了这个世界的部分天道。所以只要这个世界不灭,她将永生不死。

    而他们结合之后,妃暄体内的天道本源将会大半进入那个男人体内,助他能够早日神体大成。当然,如果你想的话,本尊可以赐给你同样的力量!”

    紫女呼吸急促,眼中的神光剧烈闪烁。

    她终于明白九天玄女之前举动的目的,那并非想要通过自己之口威胁莫尘,而是在威胁自己。因为哪怕自己不同意,她也有着另一枚成熟的棋子。

    可是!

    紫女想到一位能够长生不老的神祇永远陪伴在莫尘身旁,嫉妒宛若野草般疯狂生长。那本该属于自己,完完全全的属于自己。

    “当然,你也不用担心本尊会故意害他,大可将今日的一切都转告他。相信他会做出正确的选择,也会明白本尊此番的良苦用心。”九天玄女螓首微昂,一副坦然自若的模样。

    因为她确实没有欺骗紫女,至少之前的话没有丁点的虚假。只是除此之外,她还隐藏了一点小小的关键。

    那就是融合了天道的她们,只能选择与这个世界同生共死,并且在接下来的日子,会成为神孽的首要目标。而九天玄女可以借此机会逃离这个世界,逃离这个已经被神孽彻底盯上的世界!

    而九天玄女之所以敢这么做,就是在赌莫尘不会放弃这个世界。哪怕对方看出了自己故意挖坑,也会选择乖乖地跳进去!

    紫女听到这里,终于无法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她神色平静,道:“好,我答应你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