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9章 跨界而来,风华绝代!
    宇文述终究不是简单的人物,在得到那个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的猜测之后,很快将众多看似不相干的事件串联了起来。

    陷阱!

    从一开始这就是针对自己的陷阱!

    不对,不仅仅是陷阱。以始皇帝的心思,不会为了自己弄出这么大的声势。

    是了,是了,他是为了扫清障碍!

    宇文述满脸苦涩,再也没有了之前的意气风发。他看向巍峨大气的皇宫,神情变幻间眼中闪烁着疯狂之色。

    棋子!

    我会让你明白,棋子也是能够反噬棋手的!

    便是折了神都中的所有力量,宇文家也还没有输!

    南方军团尚在成都的掌控之中,为今之计当是与周、梁、蜀等国取得联系。而后不论南方军团投靠哪一方,都必然会让大晋付出血的代价。

    宇文述神色阴冷,瞥了眼周围糟乱的景象,不动声色地向着皇城外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帝释天现在很尴尬,非常的尴尬。

    不是因为脸上的面具彻底破碎,也不是因为鼻梁骨粉碎性骨折,更不是因为发箍炸裂长发披散如同疯子。而是因为他已经打算悄悄地开溜,结果不仅被人抓了个正着,还被人认出了身份。

    被痛恨了一千年多年的人看到自己这幅丑态,帝释天感觉自己的脸面已经彻底丢光了,甚至还被人在脚下狠狠地踩了几脚。

    嘶!

    说起来,脸上真的好痛!

    帝释天艰难地从阵法护罩上落下,摸了摸粉碎性骨折的鼻梁,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,眼中包含悲愤的泪水。

    破相了,肯定破相了!

    就在帝释天心头悲愤的时候,莫尘无声无息地出现在高空。他看着帝释天狼狈的神态,似笑非笑地调侃道:“朕还道云中君为何匆匆而别,原来是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,见不得人啊。”

    帝释天尚且没有从破相的悲惨事实中回过神来,听到莫尘毫不遮掩的冷热嘲讽,顿时呲目欲裂地怒视着他,吼道:“啊啊啊,姬尘,你莫要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莫尘斜睨帝释天,不屑道:“朕欺你又如何?”

    我,我!

    帝释天满脸懵逼,一时间愣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mmp,你他妈可是始皇帝,下面都是你后辈的臣子侍从。你到底还要不要点脸面,这么无耻的话都能堂而皇之。

    帝释天心头怒骂,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。他虽然没有被阵法完全封印修为,但一身实力也已经不足半数。全盛时期的帝释天尚且不敢与莫尘照面,更何况此时修为大损。

    他沉默片刻,恼怒地威胁道:“始皇帝,不要以为你复生归来就能为所欲为。若非我阴阳家近日尚有大事要办,只有本尊一人前来试探虚实,今日定是你的死期。你若是现在求饶道歉,本尊尚可在老祖面前为你开口求情,否则你就等着!”

    下方。

    文武百官还在慌乱之中,蓦然听到上方传来的怒喝,不由全都愣在了那里。他们面面相觑,脸上满是茫然,还带着些许的懵逼。

    始皇帝!?

    开玩笑的吧,始皇帝他老人家不是都已经驾崩快上千年了,怎么可能还在这个世上。而且始皇帝若是在世,天下岂会是这般残局。

    等等,复生!

    难道,护国法师成功了?

    文武百官们瞪大了眼睛,其中满是骇然之色。

    护国法师欲复生始皇帝的事情,在大晋朝堂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。至少该知道人全都已经知道,不知道的人也已经知道。

    只是对此事,大部分人抱着看戏的姿态,基本上都是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毕竟千古以来,从未听说有什么人能够死而复生。哪怕是雄才大略的始皇帝,难道还能打破天地至理不成?

    他们对此不屑一顾,全然没有想到现在如此的残酷,硬生生给了他们一巴掌。

    始皇帝,貌似,可能,真的复生了!

    “妖言惑众,此人定是在妖言惑众!”

    “不错,始皇帝已经驾崩八百多年,怎么可能复生?”

    “嗤,可笑。你们可知云中君是何许人也,也敢在此肆意妄言。那可是让始皇帝亲手颁布通缉令,活了一千多年的老怪物。此人与始皇帝有过数次争斗,定然不可能认错。”

    “崔兄所言不错,而且护国法师曾言,始皇帝不久之后必将复生。如今看来,护国法师之言定是已经应验。”

    人群中有人反驳,也有人满脸狂热地辩解道。只是众人此时大多心头乱糟糟一片,一时间谁也无法说服谁。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,众人渐渐偏向了相信始皇帝复生。

    莫尘不知下方的变故,冷笑一声,懒得与帝释天继续废话。

    死期!

    朕倒要看看,今日是谁的死期!

    入了朕的先天八卦阵,你还想活着离开不成?

    至于帝释天口中的老祖,莫尘虽然有些疑惑,但也懒得去理会。

    “震巽相冲,风雷涌动!”

    莫尘手中长剑雷蛇缠绕,对着帝释天的方向随意一斩。

    却见天地大变,皇城东北方忽而汇聚起厚重如山的雷云,黑压压的让人喘不过气来。其中电闪雷鸣宛若蛟龙狂吼,震动的整个洛阳都在微微颤抖。西南方向狂风大作,一道通天龙卷凭空而起,宛若撕裂天地的利剑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雷霆撕裂虚空,尚未触及到帝释天,可怕的力量已经让他汗毛竖起,甚至生不起抵挡的心思。龙卷扫荡天地,狂野的力量将帝释天束缚,让他无法躲避接下来的狂风暴雨。

    雷霆如剑,狂风无情。

    帝释天脸色苍白,悲愤地看向莫尘,怒吼道:“混账,混账,有种和本尊单打独斗,依靠阵法逞凶算什么英雄。”

    莫尘不屑地轻哼一声,斜睨帝释天,道:“英雄,能吃吗?”

    “撕拉!”

    帝释天闪躲不及,被雷霆重重地轰在身前,留下一道碗口大的空洞,甚至能够看到其内焦黑的内脏。他惨嚎一声,急促地对虚空喊道:“祖师救我!”

    祖师!

    莫尘不屑,长剑竖在身前,意欲将之彻底抹杀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道浩浩荡荡的长河纵横百里,凭空出现在洛阳城的上空,宛若自九天而落的无边天河。

    其河水漆黑如墨,给人一种重如泰山的感觉。黑色的河水诡异而又神秘,散发着浓浓的不祥气息,隐隐可以看到一方小舟在河面飘荡。舟上立着一道身着白衣的曼妙人影,仅仅是背影就让人忍不住沉醉其中。

    “我自寂灭而来,向永恒不朽而去。天地轮回不止,生死天命无常。”

    伴随小舟的出现,一道淡淡的女声在响彻苍穹。那声音无情无欲,犹如传说中的天道般让人颤栗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