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6章 皇宫惊变,宇文化及的猖狂
    皇宫,一处奢华的宫殿。

    数以千计的士兵的将宫殿包围,隐隐透着可怕的杀机。

    宫殿内,宫女与小太监瑟瑟发抖,看向外面的景象充满了惊惧与惶恐。因为哪怕是再傻的人,也能从宫殿外的情形中嗅到不安的气息。

    这,绝对不仅仅是保护!

    兵变!

    一时间所有人的脑海中,都不由想到这个可怕的词汇。他们脸色苍白的可怕,眼中除了惊恐还是惊恐。因为他们明白,一旦真的发生兵变,自己等人绝对被灭杀的对象。

    宫殿中一片死寂,沉闷的让人不安。唯一没有被宫殿外场景吓到的,只有智商余额不足的傻皇帝。他还没有从刚刚被刺杀的噩梦中醒来,哭哭啼啼地趴在一位身材丰腴的美妇人怀中,时不时地低声抽泣着。

    “圣,圣上,外面的情况不对,我们要不要先行撤退。”一位年轻的小太监走到哭哭啼啼的傻皇帝身旁,声音略显颤抖地低声道。

    他说着,惶恐不安地看向宫殿外,眼中满是着急之色。他不知道那些士兵在等什么,但却明白绝对不是什么好事。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,他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。

    皇帝并未理会惊恐不安的小太监,瑟瑟发抖地在丰腴的美妇人怀中磨蹭着,将那雄伟的山峰挤压的让人心疼,不时从华丽的长裙中露出一抹刺目的白皙。面对好似受惊小鹌鹑般寻求安慰的皇帝,美妇人神色淡然的安慰着,丝毫没有因为外面的情况而担忧。

    不知过去多久,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宫殿后方传来。

    “皇儿,我的皇儿。”独孤太后脚步急促地走了出来,看着瑟瑟发抖地小皇帝,脸上满是心疼之色。

    她急切地走上前去,将恐惧的小皇帝搂入怀中,满脸心疼地安慰着。

    其他宫女太监看到从后方走来的太后,心中微微松了口气。只有少数几人神色大变,眼中充斥着惊惧之色。

    太后!

    对方的目标不仅是皇帝,还有太后!

    就在他们心中惊恐的时候,从大殿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其中还有铠甲碰撞的金属声。

    “臣宇文化及救驾来迟,还请圣上赎罪。”宇文化及面容微微昂起,斜睨了一眼上方的太后与皇帝,虽然喊着前来救驾,但神态中的随意与冷漠,却没有点滴的恭敬之色。

    哪怕是之前刚刚松了一口气的太监宫女,都从宇文化及的身上看到了异常。

    这,绝对不是臣子面对皇帝的态度!

    难道!

    众人隐隐猜到了外面的兵力是何人布置,心也不由彻底地沉了下来。宇文阀是何等的庞然大物,若是他们造反的话,怕是真的没有机会了。

    独孤太后冷着脸,声音冰寒:“宇文化及,你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环顾四视,并未看到老太监的身影,也未曾发现莫尘的踪迹,眼眸深处闪过几分狂喜之色。

    莫非王总管真的将事情办成了!?

    否则皇宫出现这种惊变,那两人不可能迟迟不出现。尤其是那个一只脚都已经迈进了棺材的老怪物,可是真正的皇室死忠分子。以他对皇室的忠心,定然会第一时间出现在皇帝身旁。

    宇文化及心中喜悦,想到那位深不可测的圣门之主,再也没有丝毫的掩饰。他面对独孤太后的质疑,露出淡淡的嘲讽,随意道:“奸人潜入皇宫行刺,更是买通了圣上身旁的内侍,此事实在是骇人听闻。微臣此番作为,自然是在保护圣上的安危。”

    独孤太后脸色阴沉,眼眸闪烁着冰冷杀机,冷声道:“真是让宇文爱卿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他没想到宇文阀如此狂妄,大局未定之际就已经这般目中无人。

    乱臣贼子,真真是乱臣贼子!

    独孤太后心中暗骂,又多了几分冷笑与不屑。一群狂妄无知的蠢货,真以为自己才是主导一切的胜利者。

    宇文化及面对独孤太后冰冷的目光,不仅没有一点的不满与愤怒,甚至还多了几分享受与喜悦。

    他喜欢这种怨恨的目光,更喜欢其中的愤怒与恨意。尤其是这种目光来自悲哀的失败者,来自任由自己处置的俘虏,更让他多了几分颤栗的爽快。

    最喜欢你们看我不爽,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!

    宇文化及心中陶醉,脸上的笑容越发得意,微笑道:“圣上遇刺重伤不治,太后伤心欲绝终日以泪洗面。微臣的这点辛苦,如何能比得上太后对圣上的母子之情。”

    独孤太后眼眸紧缩,死死地盯着得意的宇文化及,恨不得将之碎尸万段,愤怒地咬牙道:“你!”

    虽然她早已经知道宇文家的计划,但此时看到得意万分的宇文化及,听着他冰冷的话语,还是忍不住怒火上涌。

    宇文化及看着怒不可遏的独孤太后,以及她因为愤怒而剧烈起伏的凶器,因为薄怒而越发诱人的妩媚面容,眼中不由多了几分火热。

    他不得不承认,哪怕已经接近四十许的年龄,甚至还是一个孩子的母亲,但太后的成熟与美艳依旧是世间少有。她肌肤晶莹如雪,面容妩媚动人犹如二十许的成熟丽人,丝毫看不出四十许中年妇人的影子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尤物!

    宇文化及眼神火热,神色越发的狂妄,调侃道:“圣上驾崩,实乃天下之大悲之事。不过太后还请放心,微臣定会尽臣之本分,让太后早日从丧子之痛中解脱。比如,让太后能够再次享受为人母的乐趣。哈哈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这逆贼,叛逆!”独孤太后神色大变,满脸羞怒地看向宇文化及,颤抖地指着他喝骂道。

    只是良好的教育,让她并没有太多骂人的词汇,翻来覆去不是罪该万死的逆贼,就是不得好死的叛逆,再也没有什么新鲜的词汇。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宇文化及看到这里,得意万分地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能够看到一向与宇文阀作对的独孤太后如此失态,让他的心情前所未有的舒畅。而对方失态万分,却又无能为力的样子,更是让他充满了征服感。

    宇文化及笑罢,不屑地用视线的余角瞥了眼谩骂的独孤太后,嘲讽道:“真希望等会在圣上的龙床上,太后还能有如此气力呼喊。只是不知道尊贵的太后在那时,声音是否还能如现在这般动人美妙。

    想来躺在爱子的床上,被杀子的仇人肆意的侵犯羞辱,对尊贵的太后来说将会是一次全新的美妙体验。一次能够回味一生,永远无法忘记的体验。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说到后面,眼眸中多了几分红色,话语中再也没有丝毫的遮掩。若非时间不对,他甚至想要在这里与妩媚动人的太后玩一次有趣的游戏。

    “你,你。”独孤太后脸色涨红,愤怒无比地看向宇文化及,指着他久久无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语。

    她虽然执掌朝政十数年,但终究不过是一位受过良好教育的贵妇人。甚至连皇宫中的黑暗与杀机都未曾经历,更别说被人如此的羞辱。

    面对宇文化及的嘲讽与羞辱,她不禁感觉到遍体发寒。

    世上为何会有如此恶毒之人!

    当然,最让独孤太后不安的事情,不仅是宇文阀的狠毒,更多的则是来自于莫尘的压力。

    宇文阀为了皇位变得如此恶毒狠辣,始皇帝是否也会如此。虽说皇儿是始皇帝的子孙,但自古以来为了皇位相残的父子兄弟,还少吗?

    天无二日,民无二主。

    若是他想要重登九五之位,会不会对皇儿出手?

    独孤太后想到宇文化及之前的话,脸色不禁青白变幻。若是真的到了那时,难道自己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