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4章 勾引我祖宗,你还有理了!
    婠婠看到长公主脸上异样的神色,顿时明白自己还是心急了一些,被她看出了问题。只是她终究不是普通人,而是敢爱敢恨独一无二的婠婠。

    婠婠仅仅是脸上闪过一抹尴尬,而后就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她转而看向英姿飒爽的美妇人,微笑道:“想来这位便是公孙大娘前辈,晚辈婠婠见过前辈。”

    公孙大娘微笑地打量了婠婠一番,丝毫没有因为她是魔门众人而露出厌恶之色。

    她赞赏道:“婠婠姑娘不愧是魔门当代最杰出的弟子,修为竟然已达半步金丹的境界,真是后生可畏。以姑娘的天资,他日当能成就大宗师境界。”

    凉亭外的一众靓丽美人闻言,纷纷惊诧地看向婠婠。

    她们大多都是公孙大娘的弟子,对自己师父的性格自然最是清楚。公孙大娘虽然性格温和,但对弟子后辈相当严格。她们跟随公孙大娘时日不短,但还是第一次从她口中听到如此高的评价。

    婠婠眼眸紧缩,看向公孙大娘的眼神多了几分凝重。

    果然不愧是和师父同样境界的一代宗师,竟然一眼就看破了自己的修为。传闻公孙大娘的剑舞天下无双,现在看来只怕不假。

    婠婠心惊公孙大娘的修为,态度又恭敬了几分,不卑不亢地微笑道:“不敢当公孙前辈的夸奖。”

    公孙大娘微笑颔首,没有继续言语。

    她虽然是金丹境界的宗师高手,但却没有其他宗师的傲气。至少在皇家面前,依旧保持着一定的恭敬。如今这里管事的长公主殿下,公孙大娘自然不会喧宾夺主。

    长公主回过神来,虽然对婠婠想要勾引自己祖宗,有些微微的不满与尴尬,但还是露出不失优雅的微笑。

    不生气,不生气,我堂堂大晋长公主,怎么会和这种不知廉耻的人生气!

    长公主隐于广袖中的玉手紧握成拳,优雅地微笑道:“婠婠的来意,本宫倒是有些许猜测。至于莫先生的下落,乃是机密要事,还请婠婠姑娘见谅。”

    婠婠略显失望,但又不好明言。

    长公主看婠婠的神色,忍不住暗暗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他们明明认识的时间不长,当初在徐州城也没有显得特别亲密。为什么现在看来,婠婠似乎真的陷进去了。这到底是老祖宗撩人的手段太高,还是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春心萌动!?

    如果是老祖宗主动撩人也就罢了,自己做后辈的总不能干涉老祖宗的私事。可如果是这个女人想要勾引老祖宗,却是不能放任不管。

    哼,想占本宫便宜,做梦!

    长公主想着,神色越发温和,姿态越发优雅,故作调笑地说道:“婠婠姑娘此次前来,合作怕只是附带,寻找莫先生才是正事吧?”

    婠婠秀眉微挑,有些诧异地看向长公主。

    虽然长公主未曾表现出来,但她还是敏锐的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敌意!

    难道长公主知道了莫尘可能是始皇帝的事情,还是说她也喜欢上了那个混蛋?

    嘶,应该不可能是后者吧。

    那混蛋虽然不是好人,但毕竟是长公主的先祖。即便两人根本没有血缘关系,关系更是相隔了几十代之远,但这种事情!

    等等,相隔几十代,没有血缘关系!

    婠婠心头冷汗淋淋,又带着几分尴尬与不敢置信。似乎即便是有着血缘关系的亲戚,五代之外都能随意通婚,更别说两人没有血缘关系,还隔了几十代。

    好像,真有这个可能啊!

    婠婠想到那个可能,不禁心头颤抖。

    再说了,那个牲口本就不是好人,而且曾曾曾...n孙女也格外的刺激不是!

    婠婠深深地看向长公主,不失礼节地微笑道:“长公主似乎对莫先生特别在意,难道不怕别人误会不成。婠婠只是江湖正道眼中的妖女,哪怕真的与莫大哥有着什么瓜葛,也不算什么事情哩。但长公主可不同,若是被人误会,那可就....”

    婠婠笑容让人惊艳,最后故意没有说完,留给人遐思的空间。

    长公主眼角微微抽搐,莫大哥都喊上了还没有关系,你真不是故意来气本宫的。

    不对,她是故意示威!

    长公主看到婠婠的笑容,蓦然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她心中冷哼,眼中多了几分气愤,反驳道:“莫先生虽名为邪帝,但更是名动天下的无上宗师,天下人眼中能让妖族敬佩的大英雄,此事就不劳婠婠姑娘操心了。

    本宫听闻阴癸派的天魔**,在进阶金丹前绝对不能破身,否则今生再无精进的可能。婠婠姑娘孤身行走江湖可要多加小心才是,若因为一时糊涂做下后悔莫及的事情,可是会万劫不复的。”

    长公主故意在后悔莫及,以及万劫不复等词上加重语气,看似是大姐姐般的善意提醒,实则多了几分调侃,以及淡淡的讥讽。

    婠婠听到这里,越发感觉长公主与莫尘关系并不简单。

    哼,敢嘲讽本姑娘不能**做的事情,说的好像你与莫大哥已经做过一样,该死的老处******癸派最大的收入就是来自天下各地的青楼勾栏,故而对男女之事有着深刻的研究。

    婠婠虽然没有经历过此事,但也能看出长公主还是处子之身。她心中暗恨,有些不能咽下去这口气。

    婠婠自然明白自己的弱势所在,也知道这是无法反驳的事情。天魔**在进阶金丹前绝对不能破身,否则今生再也没有进阶的希望。婠婠也不想永远困在神通境界,更不想百年之后自己红颜已老,所爱的人却依旧青春年少。

    否则这要是一起出门,说两人是姐弟尚且还能勉强接受,如果被人看成母子的话,自己还不如死了算了。

    不过,不能让长公主这个碧池得意,能爱爱了不起啊!

    婠婠掩嘴轻笑,反驳道:“长公主此言差矣,男欢女爱虽然不可少,却只是下乘之法。若是不能知心,与勾栏瓦舍之中的嫖客与妓女何异。还是说在长公主殿下眼中,爱只是男欢女爱之爱。”

    婠婠说到后面,调侃之意丝毫不加遮掩,哪怕是凉亭外那些不经世事的七秀坊众美人,也听出了其中的问题。

    她们听着婠婠光天化日之下谈论男欢女爱之事,大多脸色通红满是羞涩,更有人低垂着脑袋不敢抬头。

    阴癸派妖女,当真是不愧是妖女!

    众人羞涩地瞥了毫无愧色的婠婠一眼,暗暗啐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长公主脸色不由冷了下来,双手越攥越紧。

    挑衅,这绝对是赤果果的挑衅。

    勾引我祖宗,你还有理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