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3章 我把你当姐妹,你却想勾引我祖宗!
    洛阳,一处普通的宅院。

    祝玉妍侧躺在柔软的矮榻上,美艳的面容华贵中带着几分厉色,给人一种不好相处的感觉。她肌肤晶莹如玉,在略显昏暗的房间中,散发着莹莹的光泽。

    婠婠立在下方,秀眉微挑有些意外道:“师父,皇宫里刚刚传来消息,皇帝陛下遇刺。如今四方城门紧闭,城卫军开始封锁各处要道。还有那些来自天下各地的江湖人士,也不知道哪根筋出错,竟然在此时围攻独孤家。”

    祝玉妍凤眸微闭,红润的嘴角微翘,露出嘲讽之色,道:“此次前来洛阳的江湖人士虽多,但真正的高手屈指可数。不说金丹巅峰境界的无上宗师,纵然是进入金丹后期的宗师都没有几人。

    他们只是前来试探大晋反应,以及杨公宝库真假的小卒子罢了。这些人翻不起风浪,无需太过关注。不过那位傻皇帝遇刺,随后就有人围攻独孤家,倒是有些蹊跷。”

    祝玉妍黛眉微蹙,而后好似想到了什么,冷笑道:“看来宇文阀的人已经按耐不住,不过护国法师再次出现,倒也难怪他们会着急。”

    虽然宇文阀谋反的事情很隐秘,但是对擅长情报发掘的阴癸派而言,却也不算一无所知的秘密。只是他们虽然有所了解,却也找不到任何的证据。

    婠婠神色微变,眼眸闪过几分担忧。

    宇文家的那个老狐狸可不是简单的人物,对方既然选在这个特殊的时间发动叛乱,定然是有着一定的把握。不过护国法师虽然不在洛阳,但听说皇宫中尚有一位修为可怕的老怪物存在。宇文阀应该是有把握解决那个老怪物,否则肯定不会轻易发动叛乱。

    那个冤家自从来到洛阳,似乎一直住在长公主的府邸。如果他真是传说中的始皇帝,应该不会放任不管。

    只是宇文家的老狐狸纵然不知道那个冤家的身份,也知道他与长公主亲近的事情。难道宇文家这么有把握,不禁能够解决皇宫中的老怪物,还能对付那个家伙?

    婠婠不仅是个聪明人,同样也是个谨慎的人。她宁愿以最坏的猜测揣测对方,也不愿因为一时侥幸出现无法挽回的错误。

    当然,最重要的是她相信宇文家的老狐狸,绝对不是一个笨蛋。因为笨蛋不可能执掌朝政多年,党羽遍布朝野。

    这么说来,那个冤家岂不是危险了?

    婠婠心头微紧,虽然知道莫尘的实力,但还是忍不住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不行,必须想办法提醒他,但愿不要出问题才好。长公主如今在独孤府邸,倒是可以去探探情况。

    婠婠思绪万千,却也不过短短两秒的时间。

    她沉吟道:“师父,我们的目标既然只是邪帝舍利,不知是否可以长公主达成合作,如此或可抢在圣门其他几派前获得圣物。”

    祝玉妍深深地看了婠婠一眼,而后沉默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她虽然感觉婠婠可能有私心,却也感觉她的提议不是没有道理。

    邪帝舍利是不可多得的圣物,但没有正确的使用方法,则比之毒药更加可怕。如今长公主的处境并不好,若是能达成合作,倒也是很好的选择。只是长公主心机深沉,纵然是阴癸派想要与她合作,却也不一定能够成功。

    祝玉妍沉吟片刻,低沉道:“你且去试探一番,若是长公主同意,本尊倒是乐意与她再次合作。圣门正处于大变之中,唯有夺得邪帝舍利,我们才能在这场大变中获得主动。魔门六门已经有三门向石之轩靠拢,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祝玉妍说到石之轩,深邃的双眸中闪烁着可怕的寒芒,其中透着森寒无比的杀机。

    婠婠闻言,担忧地点了点头,转身向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当初她正是接到了祝玉妍的书信,得到石之轩重出江湖欲一统圣门的消息,才不得不紧急赶回了阴癸派。

    对于这位传说中的邪王,婠婠并不是太过了解。因为当她开始行走江湖的时候,邪王早已经隐居多年。但是对邪王石之轩与祝玉妍的恩怨,婠婠多多少少知道一些。

    当年邪王石之轩与阴后祝玉妍为魔门最天才的两位弟子,也是天下一等一的绝世天骄。不论在任何人看来,两人都是天造地设的一对,更是将来一统魔门的希望所在。而两人在这种环境下,也隐隐互有情愫。

    只是谁也没想到,做为魔门明日之星的石之轩,竟然会爱上慈航静斋圣女碧秀心,更是心甘情愿与对方隐居!

    如果说天下诸子百家各大教派,有哪一个最让魔门之人痛恨,那绝对非慈航静斋莫属。而魔门圣子石之轩与碧秀心的隐居,对魔门的打击不可谓不大。而被誉为金童玉女的祝玉妍,更是饱受各种异样的眼神。

    对祝玉妍来说,这是唯有用鲜血才能洗刷的耻辱!

    独孤府邸。

    皇宫中的骚乱,让洛阳城中的江湖人士少了几分顾忌。从惊变开始到现在不过一刻钟的时间,但是独孤家的宅院周围,已经有了数以百计的江湖中人。

    他们彼此保持一定的距离,又隐隐有着攻守相望的意思。

    独孤家后院花园,凉亭。

    长公主与一位飒爽英姿的美妇人相视而坐,凉亭外则是十数位各有特色的美人。她们大多手持长剑,个个气势不凡。

    在更外围的地方,则是长公主带来的精锐士卒。他们虽然不过百多人,但在强大的军阵加持下,气势比之普通的金丹宗师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长公主身前,一方尺许的琉璃宝镜漂浮在半空。其散发着淡淡的白色神光,镜面上展现出来的景象,却是独孤府邸外围的模样!

    英姿飒爽的美妇人扫了眼府邸外的窥探者,含笑道:“此次前来的江湖中人虽多,但大多不过是无名小卒,以我们的实力倒也能轻松应对。只是万一那些所谓的名门大派前来,事情怕是会有一些麻烦。”

    美妇人说到后面,柳眉微蹙露出担忧之色。

    金丹境界的宗师高手,对普通人而言已经堪比天灾。若是真的在洛阳城中打起来,就怕到时候会伤及无辜。洛阳城有民众数以百万计,一旦战起就怕伤亡不可计数。

    长公主何尝不知这些问题,只是面对杀上门来的江湖中人,她又能如何选择?

    就在两人沉思的时候,一道娇媚的笑声从远处传来:“咯咯,许久未见,长公主的英姿更甚以往哩。”

    两人循声望去,却见在花园的阴暗处,走出一位姿态婀娜的绝世佳人。

    她长发披肩宛若飞瀑,精致的面容没有点滴瑕疵,似笑非笑的容颜荡人心神,如同秋水般的明眸勾魂摄魄。一袭粉色的无袖轻纱长裙将她曼妙的娇躯遮掩,行走间长裙飘飘宛若仙子。晶莹的玉足不着鞋履,宛若冰雪雕琢。

    “婠婠不请自来,可是要给本宫一个惊喜。”长公主眼眸闪烁,微笑道。

    婠婠明眸盼兮,未曾发现莫尘的身影,不禁露出淡淡的失望。她转瞬恢复过来,微笑道:“长公主聪明过人,不妨猜猜婠婠此来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长公主听到这里,脸上的笑容越发温和。她从婠婠的话语中听到了善意,也隐隐猜到了对方的目的。对她来说,这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好消息。

    婠婠似是无意,继续说道:“听闻莫邪帝与长公主相交甚密,为何没有看到他的身影?”

    长公主脸上的笑容略显僵硬,看着婠婠眼眸深处的期翼,心头蓦然为之一跳。

    这种眼神,长公主并不陌生,甚至相当的熟悉。因为罗艺等人看向她的眼神,大多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只是!

    长公主想到莫尘的身份,看向婠婠的眼神多了几分怪异。

    我把你当姐妹,你却想勾引我祖宗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