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2章 帝释天出
    傅君婥的心情紧张到了极点,豆大的汗珠顺着白皙无暇的面容缓缓滴落,却是连动都不敢动一下。她生怕因为微不足道的动作,引来莫尘毁灭性的打击。

    时间一秒秒过去。

    短短三秒的时间,对傅君婥而言却是前所未有的漫长。

    她感觉自己好像驻足在深不见底的峡谷上空,两侧是根本无法逾越的距离,而脚下只有一根细弱的蚕丝,稍有不慎就会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她忽然明白了王总管的心情。

    死,或许真的是最好的选择!

    就在傅君婥心中为自己默哀的时候,忽而感觉脖颈发麻,随后心神就好似坠入了无尽的深渊。在丧失神智的最后一刻,傅君婥不禁没有感到哀伤,反而露出了淡淡的笑容,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终于,解脱了!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傅君婥软到在莫尘脚下,发出沉闷的声响。

    老太监等人见此,略显不安地走上前来,请罪道:“老奴(末将、臣妾)失察,请始皇帝赎罪。”

    莫尘道:“贼子狡诈,非尔等之罪。”

    几人闻言,纷纷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独孤太后瞥了眼昏迷倒地的傅君婥,眼中闪烁着冰冷的杀机。

    她虽然一直在此,但仅凭如今的些许线索,也能推断出傅君婥就是刺杀皇帝的刺客。面对和宇文家族这些乱臣贼子合作,更是敢潜入皇宫刺杀自己儿子的人,独孤太后自然不会有好脸色。

    若非莫尘在此,她早已经下令将傅君婥抽魂炼魄以泄心头之恨了。

    独孤太后小心地看了眼莫尘,而后再也不敢抬首,恭敬道:“臣妾独孤氏拜见始皇帝陛下,不知此贼子该如何处理?”

    莫尘瞥了眼金乌殿外纷乱的景象,以及向此处赶来的大量禁军,平淡道:“此人还有用处,先行看押起来。如今皇宫生变,想来宇文家已经动手,你们且随朕前去看看宇文阀的风光。”

    “喏。”

    几人应了一声,纷纷露出兴奋之色。就连始终担心莫尘会如何处置自己母子的独孤太后,都不由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没有见过莫尘的实力,但却从来没有为此感到担心。宇文家纵然有再多的谋算,在始皇帝面前也不过是一群跳梁小丑罢了。

    莫尘脚步轻踏地面,一道乌黑的神芒从枯死的桃树下窜出。

    几人愣了一下,这才发现莫尘手中多了一柄长剑。

    剑长三尺有三,宽两寸有余,通体漆黑如墨让人心寒。在朦胧的灯光下,剑刃不仅没有反光,反而将周边数尺的光线吞噬,宛若黑洞般摄人心神。

    “弑神!”独孤太后惊呼道。

    传说始皇帝一生使用过三柄神剑,王道太阿能有御使天地之威。君子青莲飘逸潇洒,杀人于无形之中。杀伐弑神最是神秘,因为从未有人见过其神威!

    只是有传说,此剑乃是以神邸遗骸锻造!

    虽然孤独太后并不相信那荒诞的传闻,但也明白此剑的可怕与神秘。只是她从未想过,这柄只在传说中存在的神剑,竟然真的存在于世,而且还是埋藏在皇宫之中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莫尘淡淡地看了独孤太后一眼,没有过多言语。

    皇宫占地面积广阔,前有三大殿,后有三大宫。前三殿主要为皇帝处理政事,又或者举行盛大的宴会等使用。此时,本该寂静的前三殿被急促的脚步声打破,数以万记的禁军在宇文化及的带领下冲入了皇宫。

    他们行动极其快速,隐隐占据了皇宫的各处要道。

    宇文化及身着血红色铠甲,略带兴奋地立在朝堂前,眼神火热地望着宫殿内高台上的王座。

    终于等到了这一刻!

    从今日起,这天下就将改姓宇文了!

    “启禀宇文将军,我们已经找到陛下。陛下受到了惊吓,但并无性命之危。只是那刺客身手了得,逃向了后宫的方向。”一位统领快步走上前来,拱手道。

    宇文化及眉头微皱,眼中闪过几分怒色。

    废物!

    小皇帝未死,可是一件不大不小的麻烦。不行,必须尽快解决这个麻烦,否则等到文武百官进宫,可就真的麻烦了。

    宇文化及冷脸道:“速带本将军面见圣上,另外全力追查刺客的踪迹,生死不论!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心中暗恨,在生死不论上加重了语气,透着浓浓的杀机。

    “喏。”

    禁卫军统领应了一声,转身向着宫殿内跑去。

    宇文府邸。

    宇文述眺望着皇宫冲天而起的可怕波动,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好,好!

    皇宫之中能有这般修为的人屈指可数,最妙的是其中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人。看来王总管的计划应该是成了,只是不知那位莫邪帝与皇宫中的老怪物如何了?

    呵,不管他们如今怎么样,想来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两败俱伤。

    大事成矣!

    “哈哈,今夜可真是热闹啊。”就在宇文述思量的时候,一道猖狂的大笑凭空响起,而后他身旁陡然出现一道人影。

    那道人影脸上带着淡蓝色的古怪面具,散发着森寒的冷意。其身着灰黑色的长袍,身形高大不凡。最让人惊诧的是,他明明站在那里,却给人一种似是而非的感觉,就好像只是一道幻影而已。

    宇文述眼眸紧缩,心中倒吸口冷气。

    自己虽然不是天下最顶尖的强者,但也是金丹中期巅峰的高手。可此人出现在自己身侧的时候,竟然没有丝毫的察觉。岂不是说,对方若是偷袭,自己根本没有丁点反抗的能力。

    圣门,帝释天,当真恐怖如斯!

    宇文述心中惊骇万分,将不甘深深地埋了起来。

    此人修为太过恐怖,身后势力更是骇人至极,宇文阀虽然在朝野中有着相当的势力,却也无法与此人与他身后的势力抗衡。此时尚且需要此人的帮助,还是需要隐忍一些。

    宇文述躬身行礼,恭敬道:“宇文阀宇文述,拜见天门门主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免了免了,本座现在可当不起门主的称呼。在那位老祖宗面前,本座不过是稍微强大的蝼蚁罢了。”帝释天好似很满意宇文述的态度,随意地笑道。

    老祖宗,强大的蝼蚁!

    宇文述神色巨变,心中充满了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此人的修为已经堪称当世最顶尖的强者,更是活了不知道多久的老怪物。可这种老怪物竟然还有老祖宗在世,而且听起来比他强大了不知道多少!

    天啊,这世上真有如此可怕的存在!?

    宇文述虽然不敢相信,却也不认为对方有欺骗自己的必要。毕竟以对方展现的实力,已经不是宇文阀能够抵抗,撒这种谎言根本没有必要。

    他心中惊惧,忽然想到帝释天曾经让宇文化及带来的话,心中多了几分明悟。

    难怪,难怪他当初会那么说。

    天竺佛教那里若是真的出事,想来应当是他老祖宗出手!

    或许,这是一件好事也说不得。

    此人背后的势力深不可测,对宇文家何尝不是一种好处。如果能够得到他们的全力支持,宇文家未尝没有一统天下的可能!

    宇文述想到这里,心脏剧烈跳动,心中少了几分不甘,多了些许的兴奋与激动。

    同时,他脑袋垂得更低,神情更加恭敬谦卑。

    帝释天感受到宇文述的变化,露出了淡淡的满意之色。不怕狗有自己的想法,只要他肯乖乖听话,就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姬家,也是时候做个了断了!

    帝释天从宇文述身上收回目光,看向喧闹的皇宫,眼中闪烁着阴冷之色。

    他永远都不会忘记,当年在莫尘的威胁下如同丧家之犬般四处逃窜的日子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