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0章 傅君倬:我忽然有个大胆的想法
    皇宫之中灯火通明,将昏暗的苍穹映照的一片赤红。数以千计的大内禁卫身着甲胄,在皇宫中急速的奔驰。

    “快快快,保护圣上。”

    “刺客往后宫的方向去了,定然不能让她惊扰了太后。”

    “刺客在这里,呜!”

    伴随着一阵阵急促的马蹄声,一道婀娜多姿的身影转瞬消失在昏暗的皇宫小道之中。却见她鬓发散乱,眼眸透着焦急之色,额头隐现细密的冷汗,呼吸急促让身前的凶物波涛汹涌。

    傅君婥小心地甩开身后的追兵,第一次感觉自己接受宇文家的交易有些太过莽撞。

    大晋果然不愧是曾经的天下共主,明明已经破落至此,竟然还有如此多强大的高手。难怪能在九州诸国的围攻下坚持数十年不倒,当真是可怕如斯。

    傅君婥听着身后再次传来的马蹄声,快速地没入一座数十丈的小山中。她隐藏在茂密的丛林内,紧靠着粗糙的古木,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。

    自己奉师父之命前来中原寻求援助,以解决高句丽的兵灾之危,未曾想到竟然会落入这般境地。

    这一次,怕是无法活着离开皇宫了。

    哎,但愿宇文家的人能够遵守承诺,不久之后出兵北伐大夏窦建德,为高句丽缓解此次兵灾危机,自己也算没有白白牺牲。

    “刺客已经受伤,不可能逃远。来人,立刻搜山,绝对不能放跑了刺客。”

    就在傅君婥心情复杂的时候,山下响起了阵阵沉重的脚步声,以及军官的怒吼。

    好快!

    傅君婥神色难看,瞥了眼肩头依旧渗血的剑伤,以及被鲜血浸湿的粉色衣裙,脸上露出决绝之色。

    仅仅几息的时间,她根本来不及恢复真元,更别说修养伤势了。如今禁军已经开始搜山,而此山又不过数十丈的高度,完全不可能躲避晋军的搜寻。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傅君婥将宽大的裙摆从膝盖上方撕去,变作一条不影响行动的及膝短裙。而后她犹如一条游荡在湍急河流中的鱼儿,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向着山巅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寒风呼啸而过,带起树叶发出莎莎的声响,为傅君婥的逃跑做出了遮掩。她潜伏在山巅,环顾皇宫四方。

    远方,大队晋军从城门处涌入皇宫,照明的明珠好似一轮皎月悬挂高空,将皇宫前院的一切照耀的纤毫毕现。小山四周遍布精锐的晋军,一点点的缩小搜索的范围。

    “啪嗒。”

    一滴冷汗自傅君婥光洁的额头滴落,与下方的青石碰撞出清脆的声响。她环顾四视,脸色难看异常。

    死路,全都是死路!

    若非皇宫之中有禁止飞行的阵法禁止,自己怕是连逃到这里都不可能。

    大晋皇族,传承千年的无上天朝,当真可怖如斯!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傅君婥心中绝望之际,忽然发现在小山的东方有一座若隐若现的宫殿宅院。最重要的是,那些禁军竟然好似有意避开此地。

    这里!?

    傅君婥心中微愣,又带着几分惊喜。她沉思片刻,想到了此处宫殿的来历,眼眸闪过明亮之色。

    供奉始皇帝与其皇妃灵位之处,难怪这些禁军有意避开此地。自己若是能够躲入其中,或可有一线生机?

    傅君婥孤身一人潜入中原,自然不是优柔寡断之人。虽然前往那处宫殿仅有一丝希望,但她依然不愿意放弃。仅仅是两息的功夫,傅君婥就已经有了决断。

    她小心避开苍穹上的金雕,向着下方宫殿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金乌殿。

    太后等人听着外面传来的喧闹之声,很快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不过对此她没有表现出太过伤感或震惊的神色,只是眼眸中闪过淡淡的担忧。毕竟虽然早已经有了布置,但听到儿子遇刺,她又怎么可能没有一点的担心。

    老太监神色淡然,显然对今夜之事非常有把握。

    白河则满脸紧张,透着几分怒色。他不过是皇宫中的一个小将,自然没有资格知道太后等人的布置。

    王总管眼底深处闪过一抹狂喜,转而又多了几分担忧。

    宇文家虽然开始行动,但他!

    王总管用视线的余角看向莫尘,见他神色平淡没有一丝变化,心头不禁多了几分寒意与畏惧。只是当他随后看到平静的老太监与太后,顿时感觉如同坠入深渊一般。

    不对,很不对。

    平静,他们的反应太平静了!

    以太后对皇帝的宠爱,听到此事早该疯狂才对,没理由这么平静。

    难道,有诈!

    王总管想到突然出现的始皇帝,以及两人完全不正常的平静,顿时醒悟了过来。

    始皇帝既然早已经复生,却没有点滴的消息传出,甚至还传出护国法师欲复生始皇帝的消息,这本身就已经很不正常。而如今太后与老祖的表现,显然是早已经有了安排,所以才会如此平静。

    而他们之所以有安排,只有一个可能!

    宇文家的事情,泄露了!

    该死的宇文家,这种事情也能泄露,废物,真是废物!

    王总管心中冰寒,只感觉众人看向自己的眼神都充满了戏虐,就好像在看一个小丑一样。

    逃,必须逃!

    王总管念头转动,很快有了决定。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从众人手中逃掉,但坐着等死也不是他的风格。哪怕只有微不足道的希望,王总管也不想死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王总管足尖在地面轻点,身影突然化作数十道,遍布小半个前院之中。

    “太后,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伴随阴冷的尖锐声音,数十个王总管全都犹如真人般,以超越了风儿的速度,扑向了老太监身后的独孤太后。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老太监见王总管暴走,丝毫没有意外之色。他脸色冰冷,怒喝道。

    而白河神色大变,却是纵身跃向了王总管身后,持剑而立将莫尘保护在身后。虽然他知道莫尘不需要自己保护,但同样明白为人臣子不能没有作为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傅君婥从山巅疾驰而下,有些惊讶地看向宅院中的变化。

    太后!

    她看向独孤太后,而后看向被白河保护在身后的莫尘,眼中闪过狂喜之色。

    能和太后在一起,甚至连太后遇刺尚且被严密保护的人物,哪怕用脚趾去想也知道是一位大人物。若是能够劫持他,自己或许还有一线生机!

    傅君婥看着身上没有强大气息的莫尘,以及全被王总管吸引了注意力的众人,顿时兴奋了起来。

    机会,千载难逢的机会!

    傅君婥没有丝毫犹豫,甚至顾不得自己会不会被苍穹上的金雕发现,犹如捕食地猎豹般猛然从山林中窜出。

    “啾!”

    伴随着苍穹上的金雕啼鸣,傅君婥已经纵身跃进金乌殿内。她手持发簪为利器,身上剑气凝聚隐隐在身后浮现一方棋盘,以不可阻挡之势向着莫尘而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