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9章 刺杀
    独孤太后尚未说完,水汪汪的眼眸突然紧缩,神色惊骇的止住不语。

    难道护国法师欲复生始皇帝的事情,并非仅仅只是传言而已。

    如今看来,护国法师怕是早已经成功复生始皇帝,此次故意放出假消息也是有所图谋。难怪护国法师失踪百年之久,任凭天大的手段都无法找到她的踪迹,竟是做出了这等不可思议的大事。

    独孤太后能够垂帘听政,甚至一度让宇文家退缩,自然有着一定的本事。

    她虽然感觉始皇帝复生,让自己三观近乎崩坏,甚至到现在都依旧有些不敢置信。但转瞬就将现在的场景与传言联系到了一起,甚至对紫女为何放出假消息都有所猜测。

    老太监激动道:“当年武帝泰山封禅,咱家有幸看过墨家留存的天衍影录,其上就有始皇帝陛下的影像。老奴虽老眼昏花,但万万不敢忘记陛下天颜,以及那无上英姿。”

    天衍影录!

    几人闻言微愣,纷纷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始皇帝在世时,曾经大力支持墨家与公输家的各种机关炼器的研究,而天衍影录就是其中的成果之一。

    传说其能够留存人生前影像,与生人没有丝毫差别。

    只是因为天衍影录的造价高昂无比,以及武帝时期独尊儒术的各种历史原因,墨家早已经变得式微,至于天衍影录的制作方法也已经失传多年。

    而以始皇帝的身份地位,自然有资格使用天衍影录,甚至此事在史书上都有记载。

    始皇帝九十六年,悦造天衍影录,可存天地之象,无分其真假。始皇得之大悦,赏其千金。

    难怪老祖会识得始皇帝陛下!

    独孤太后几人再也没有疑虑,满脸惶恐地跪伏在地,声音颤抖带着些许紧张与激动:“叩见始皇帝陛下。”

    几人神色各不相同,独孤太后眼中有惊喜,更多的还是复杂与畏惧。她喜得的是始皇帝归来,大晋必然能够再现盛世。但她同样畏惧,始皇帝归来,自己母子又该如何?

    一天不容二日,更何况还是帝国的塑造者始皇帝陛下!

    白河满脸惊惧,隐隐带着几分难言的兴奋。他为自己的未来感到惊慌,不知莫尘会如何处置自己,但同样为大晋感到高兴。始皇帝归来,天下何人可挡大晋锋芒!

    王总管诚惶诚恐地跪伏在地,眼中充满了恐惧与疯狂。

    该死,该死,始皇帝,他怎么会是始皇帝,假的,一定是假的!

    莫尘瞥了眼几人,微微摇头:“都平身吧。”

    他本打算过段时间寻到始皇陵再暴露身份,万万没想到竟然会被人在皇宫中认出来。虽然此事让计划有了点变化,莫尘也没有打算否认。反正宇文家已经入瓮,今夜之后再无宇文阀。而且此事知道的人也不多,尚在控制之中。

    几人颤巍巍地起身,低垂着脑袋连头都不敢抬。哪怕是之前心怀不轨的王总管,也只感觉全身发软无力,恨不得直接趴在地上才好。

    毕竟眼前之人可是横扫天下的始皇帝,千古未有之帝王!

    与此同时,皇宫含光殿。

    含光殿为皇帝玩耍嬉戏之所,其内装饰富丽堂皇奢华异常。

    一位二三十许的男子坐在矮榻之上,满脸开心地看向下方众多婀娜多姿的舞姬。他眼眸清澈如水,好似稚子般天真无邪,配上那不是传出的痴傻笑声,显得异常怪异。

    只是他虽然痴痴傻傻,但周围的太监与宫女却没有人露出丝毫异色。因为他正是当今大晋皇帝,一位天生智商余额不足的痴儿。

    宫殿正中,数十位身着霓裳的美艳舞姬翩翩起舞,尤其是中央领舞的舞姬最是美艳动人。其青丝乌黑如墨,轻纱荡漾间露出晶莹如玉的肌肤,莲足轻点柔软的红色地毯,不禁让人担忧无暇玉足会不会被地毯上的毛刺刺破。

    伴随着动人的丝竹管弦之声,那美艳异常的舞姬犹如灵蛇般扭动曼妙的娇躯,吸引着众人的注意。哪怕是痴傻的小皇帝,也被其优美的舞姿吸引,一时间无法移开目光。

    一位侍奉在皇帝身旁的小太监见此,眼眸深处闪过一道诡异之色。他与那领舞的绝色舞姬不动声色地对视一眼,低声道:“陛下若是喜欢此女,不妨让其走上前来,也好让陛下看个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好啊。你,走上前来。”小皇帝闻言宛若孩童般鼓掌笑道。

    美艳舞姬见此,没有丝毫的迟疑,婀娜多姿地走上前来。

    只是她还未走到皇帝身前丈许,一位面容粗犷的太监忽然伸手挡住了她的去路,皱眉道:“你是哪班的舞姬,咱家为何没见过你。”

    美艳舞姬神色不变,躬身道:“奴婢.....”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她话音未落,忽而犹如灵蛇般越过挡路的太监,拔下头上发簪以之为利器,以不可阻挡之势向着上方的皇帝袭杀而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之前开口的小太监猛然向皇帝扑去,口中高喊:“护驾,护驾!”

    只是他口中虽然急促地喊着护驾,手中却不知何时出现一根散发着幽深黑芒的毒针,而毒针的目标正是呆滞的皇帝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眼见两人就要来到小皇帝近前,一声怒喝凭空响起:“乱臣贼子,人人得而诛之!”

    伴随那声惊雷般的怒喝,一股可怕的压力向两人袭来,让他们犹如背负万斤重物般身体一顿。同时大殿中演化出数十名身着战甲的力士,脚踏虚空向着他们杀去。

    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凭空出现在皇帝身侧,脸色阴冷地怒视着两人。

    “苏威!”

    小太监神色大变,忍不住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苏威,当世大儒之一。一身儒家法门不说惊天动地,却也是神通巅峰的存在,只是他为何会在此时出现在皇宫中?

    该死,苏威在此,刺杀定然不可能成功了!

    小太监脸色难看,反掌握住手中的毒针,将之刺入自己体内。不过眨眼的功夫,他就已经全身化作黑色,犹如掉入了墨池之中。同时一股腥臭味在从他身上飘散,让人仅仅是闻一下就不由头脑昏沉。

    好可怕的毒!

    苏威惊骇地看向早已经没有了生机的小太监,顾不得再去对付快要来到身前的美艳舞姬,诵唱道:“天降大任于斯人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大殿内凭空出现一道两丈许的金甲神人,将苏威与皇帝笼罩其中。而后金人转瞬消失在大殿内,却是出现在了大殿外的位置。

    美艳舞姬眼前目标消失,露出一抹恼怒之色。

    该死,任务失败了。

    她瞥了眼从大殿外疯狂涌入的晋军,纵身向着皇宫内跑去。同时警钟之声响彻皇城,打破了洛阳城的安静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