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8章 老奴叩见始皇帝陛下!
    骄阳垂落,苍穹蒙上了一层阴翳。

    金乌殿灯火朦胧,寒风拂过火光摇曳,更显院内气氛沉重。足有两人合抱的枯死桃树耸立在小院中,平白为此地增添了几分孤寂。

    莫尘一袭黑底云纹华丽长袍,乌黑柔顺的长发挽了个简单的发髻,并以紫金冠束缚。他双手负立,立在枯死的桃树旁,眼神带着几分迷离,透着浓浓的哀伤。

    王总管看着莫尘,心中的疑惑越发浓厚。

    他实在是想不明白,莫尘为何会对一株早已经死去多年的桃树着迷。

    此人虽然成名日短,但也是天下有数的大宗师。此人寻找金乌殿已经有些奇怪,如今还如此着迷一颗早已死去的桃树。难道这桃树中隐藏了什么秘密,又或者有什么特殊的含义?

    相传这颗桃树乃是始皇帝与最喜爱的两位皇妃一同种下,若说其中有着什么秘密,似乎也不是没有可能啊!

    王总管心头一跳,看向桃树的眼神多了几分炙热。

    就在他心潮澎湃之际,老太监来到了金乌殿的院门前。王总管虽然不如老太监修为深厚,却也是一位半步金丹境界的强大高手。他转瞬从失神中回过神来,看到老太监阴翳的神情,以及眼眸中的杀机,心中不禁一喜。

    成了!

    本以为还要费上一番口舌才能引起纷争,现在看来似是省去了很多麻烦。这老东西向来宝贵此地,此番想来定然是不会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王总管不动声色地瞥了眼依旧处于沉思中的莫尘,冷笑了两声。

    小子,敢不给咱家面子,今日就是你的死期!

    王总管心中得意,故意露出诚惶诚恐的神色,惊恐地小跑到老太监面前,扑通一声跪在地上,叩首道:“老,老祖宗,老祖宗赎罪啊。莫先生是长公主的贵客,咱家几次警告.........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王总管还未说完,就被一声突然响起的沉闷打断。他惊愕地循声望去,却看到那位神秘莫测,守护了皇室数百年的老祖,竟然跪在了自己身前!

    这!

    难道他已经知道了宇文家的计划,也知道自己已经投靠了宇文家。如今自知大限将至无力阻挡兵变,想要向自己求情!?

    如此,自己到底要不要答应,真是有些纠结啊。

    答应只怕宇文家那里没法交代,不答应的话!

    王总管神色变幻,其中带着几分惊喜,还有一些恐惧。他可是知道这位老祖的恐怖之处,普通金丹在他手上都走不过一招。

    若是他出手!

    王总管想到这里,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不,不能让他出手,实在不行就先稳住这个老东西。至于以后,哼,那可不是自己能掌控的事情。

    啧啧,没想到这老东西也有跪着求我王保的一天。

    哈哈哈,真是痛快,痛快啊!

    王保心中得意,脸上的惶恐之色散去,挂上了几分得意与高傲。

    就在他欲起身说话的时候,老太监满脸激动之色,朦胧的双眼包含着泪水,干裂的嘴唇哆嗦半响,终于吐出了哽咽断续的声音:“老,老奴小葵子,叩见,叩见始皇帝陛下,呜呜!”

    老太监声音低沉,透着难以描述的激动。甚至因为心情太过激动,连说话都显得结结巴巴。不过他终究是活了七百多年的强者,很快就强行平复了激动的心情。

    老太监重重叩首,道:“老奴惊扰圣驾,还请始皇帝陛下赎罪。”

    直到此时,其他人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王总管脸上的笑容僵硬,本已经微微站起的身体犹如无骨般,整个人都趴在了地上。他看着老太监激动的神色,心中宛若天崩地裂般震撼!

    始,始皇帝!

    难道是他!

    不,不可能,始皇帝明明早已经驾崩,而且这,我。

    王总管心头一片混乱,甚至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独孤太后目瞪口呆地看向桃树旁的莫尘,以及跪伏在地不停叩首赎罪的老太监,只感觉这个世界如此陌生,又是如此荒谬。

    那个看起来比自己儿子都大不了多少的男人,是始皇帝!?

    我!

    难道老祖大限将至,已经坏了脑子?

    白河紧跟在老太监身后,心中已经生了与莫尘两人同归于尽的死志。只是他还未步入金乌殿,就看到本来气势汹汹的老太监突然诚惶诚恐地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当然,这件事虽然让人震撼,但最重要的是他口中的话语!

    始皇帝!

    始皇!

    白河蓦然僵住了脚步,抬首向着宅院内望去。

    此时宅院只有两人存在,王总管早已经是老熟人,自然不可能让老祖如此激动。那唯一的可能就是!

    白河懵逼地看向莫尘,脑海中蓦然回想起之前与莫尘的交谈。

    瞬间他只感觉脑海中犹如万雷轰鸣,之前所有的疑惑都得到了解释。

    是了,是了,那件事除了白家族史上的寥寥记载,只有始皇帝陛下最是清楚。他如果是始皇帝,自然也就!

    白河想到这里,额头忽而冷汗淋漓,豆大的汗珠划过面颊,脸色苍白的比之南方的竹纸还要洁白。

    自己刚刚,似乎,好像是,拦住了始皇帝陛下!

    莫尘从沉思中醒来,瞥了眼额头已经鲜血淋漓的老太监,声音低沉且缓慢:“你,很不错,平身吧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虽然平淡,但对几人而言却不下于九天神雷炸响。

    老太监满脸激动地从地上爬起来,心中的喜悦从未如同今日这般强烈。他从没想过,自己有朝一日能够亲眼见到始皇帝陛下,更没有想到能够得到始皇帝的赞赏。对他来说,此生再也没有遗憾。

    甚至生出一种朝闻道夕死可矣的满足!

    其他几人听到莫尘的话,心头一颤醒悟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,他,承认了!

    也就是说,他真的可能是始皇帝!

    几人神色僵硬,心脏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跳动,甚至感觉眼前的景象都出现了朦胧,充满了不真实。

    独孤太后勉强没有昏过去,小心地看了眼莫尘萧瑟中散发着哀伤的身影,颤抖道:“老,老祖,始皇帝陛下不是,不是,而且。”

    以伶牙利嘴与强势闻名天下,甚至垂帘听政提自己傻儿子执掌朝政的独孤太后,第一次感觉自己的嘴巴有些不够用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