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7章 老奴识主,老怪物的震惊!
    老太监脸色微变,浑浊的眼眸中闪过两道刺目的精芒,甚至让身前的虚空都荡漾起淡淡的漪涟。

    在那一瞬间,前来通报的侍卫只感觉天地倾覆,想要将自己碾压成齑粉。又好像在仰望泰山的蝼蚁般,心头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“咳咳,好,好的很啊。”老太监脸色阴沉如水,声音嘶哑带着可怕的杀机。

    一股寒风凭空而起,森寒而又让人胆颤。宅院中仅存的几株葱绿植被,犹如受到了恶毒的诅咒,转眼变成了枯黄,再也没有点滴生机。

    宇文家,他们想要做什么,做什么!

    老太监呼吸急促,恨不得立刻将宇文家的人斩杀殆尽。

    王总管被宇文家收买的事情,他早就知道的一清二楚。只是因为他尚且用得到对方,而且没有把握将宇文家斩草除根,才迟迟没有动手。如今护国法师归来,他又自知寿命将尽,故而才少了几分顾忌。

    只是宇文家权倾朝野,却是万万不能鲁莽动手。

    为了对付宇文家,他与长公主等人已经有了相关的严密计划。只是他没有想到,王总管竟然闯入了金乌殿!

    贼子,碎尸万段不足以赎其罪!

    独孤太后感受到空气中弥漫的可怕杀机,看着老太监阴沉如水的脸色,不由打了个寒颤,担忧道:“老祖身体为重,万万不要。”

    她还未说完,老太监深吸了口气,冷声打断道:“杂家侍奉皇家七百余年,不说没有做过对不起皇家的事情,但却决不能看着皇家传承断送在老奴眼前。金乌殿供奉着始皇帝与众皇妃的灵位,若是让那些乱臣贼子扰了始皇帝的清净,老奴纵然是死了也无颜面对先皇们。”

    老太监脸色阴沉,步伐缓慢地向着金乌殿走去。

    他每一步都显得异常沉重,就好像背负了一座青山,给人以沉重的压力。

    独孤太后神色焦急,赶忙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老太监向着金乌殿走去,神色多了几分茫然,似是自语,又好像在找人倾诉,道:“杂家这辈子,做过三件对不起始皇帝,对不起皇家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第一件,是灵帝在位时的黄巾之乱,杂家没有选择出手相助灵帝,而是坐看大晋分崩离析。因为杂家不喜欢灵帝,他娇奢无度且狂妄自大,丝毫没有先皇们的王者之风,更是让大权旁落到门阀之手。

    后来灵帝死,大晋崩。杂家选择了光武帝,因为他有始皇之风,武帝之勇。后来证明杂家没有看错,他确是当之无愧的一代皇者。

    这第二件事,就是两百年前的荒帝登基。

    杂家知道荒帝不喜政事,只喜风花雪月吟诗作画,但杂家还是扶持他登上了皇位。因为他太像始皇帝,简直就好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。杂家看到荒帝,就好像看到始皇帝般,心中欣喜万分。只希望他能有始皇帝十分之一的能耐,带领大晋继续走向辉煌。

    可惜,哎。”

    老太监说到这里,微微摇头叹了口气,露出歉意之色。

    这是他这辈子做得最大的错事,也是唯一悔恨的事情。荒帝不是当皇帝的料,也没有当皇帝的心思。

    老太监忽而自嘲地笑道:“说来可笑,数百年的时间,始皇帝在皇宫中存留的痕迹越发淡薄。

    杂家初入皇宫之时,皇宫中尚且处处可见始皇帝留下的痕迹,以及始皇帝的画像等等。如今却是连宗祠之中,都已经没有了始皇帝的画像。怕是杂家死后,皇宫中连个知道始皇帝容貌的人,都找不到哩。”

    独孤太后满脸羞愧,低声道:“后世子孙不孝,连始皇帝圣遗物都未曾保护下来。不知老祖可否动手,为我们.......”

    老太监满脸认真,摇头道:“始皇帝的容貌与事迹,杂家始终铭记于心不敢有丝毫懈怠。但杂家终究只是个奴才,绘制始皇帝画像乃是逾越之举,此事万万不可。你若是有心,不妨去国师那里求上一求,或可有所收获也说不得。”

    独孤太后见老太监拒绝,心中虽然有些遗憾,但也不敢继续多嘴。因为她与老太监相视数十年,更是对方看着长大,对老太监的性格相当了解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忠诚且固执的老人,宁愿留在金乌殿附近的寒酸小院中守陵,也不愿意搬去先皇们为他修建的奢华园林宫殿。

    老太监似是想到什么,深深地看向独孤太后,叹道:“这皇宫里,唯有金乌殿尚如当年一般。杂家只希望死后,太后与陛下莫要少了金乌殿的供奉,让始皇帝与众皇妃能够一如既往相厮相守。”

    独孤太后额头浮现细密的冷汗,赶忙解释道:“老祖这是什么话,我等就算是吃了龙心凤胆,也不敢乱了始皇帝的布置。”

    老太监紧盯着独孤太后的脸色片刻,见她神色真诚没有丝毫作伪,方才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似是松了口气般,道:“甚好,甚好。杂家残缺之人,能够走到这一步已是非常满足。如今杂家自知大限将至,而亲人朋友早已不知去向多年,只求死后能够葬在金乌殿外的丘陵之畔,继续为始皇帝与众皇妃守灵。”

    独孤太后看着老人眼中的那缕希夷,以及淡淡的哀求,眼眸顿时有些红了,略带哽咽道:“老祖为我大晋立过无数汗马功劳,若是常人有此盖世功劳,纵是封王也足以。老祖坐化之后,妾身定会请陛下降旨,将老祖灵位请入金乌殿内。”

    老太监好似受到刺激,甚至连声音都大了几分,其中透着淡淡的惶恐,拒绝道:“不行,此事绝对不行。杂家残缺之身,岂能惊扰了始皇帝陛下。到时能葬于金乌殿外,杂家已是心满意足。”

    独孤太后见老太监如此,虽然心中有些为他不值,但却不好继续说下去。她心中下定决心,将来不论如何都要为老人完成这个心愿。

    两人沉默了下来,片刻功夫就已经来到金乌殿外。

    白河满脸冷汗,焦急地在金乌殿前走来走去,不时看向远方的小道,时而看向金乌殿内。只是他虽然能看到莫尘与王总管的身影,但却一点都不敢动手。不是因为他畏惧莫尘的修为,更不是畏惧王总管的身份。

    他怕,怕因为两方的争执惊扰了始皇帝的灵位,损坏金乌殿的草木!

    故而当白河看到来人,不禁露出激动之色,又透着几分惊慌。

    终于来了!

    老太监眼神深邃地瞥了白河一眼,而后一言不发,冷漠地向着金乌殿走去。

    白河面对冷漠的老人,不仅没有感到轻松,反而充满了苦涩与惊惧。

    他宁愿老人当场怒骂自己一顿,也不想被对方如此冷漠对待。因为他明白,越如此越说明老人心头的怒火之盛。

    这次,怕是完了!

    白河看着从身旁走过的老人,心中只剩下无尽的绝望,同时对擅自闯入其内的王总管与莫尘更是充满了痛恨。他眼中闪烁着血色,咬牙切齿地看向金乌殿。

    你们让老子死,老子死了也要拉你们一起上路!

    他杀机翻滚,一手紧握剑柄,跟在老太监身后向金乌殿走去,却是已经有了同归于尽的死志。

    老太监虽然感受到白河的怒火与杀机,却也没有做出任何的阻止。因为他心头更怒,恨不得将擅闯金乌殿的人全都挫骨扬灰。

    他走到金乌殿的院门前,眼神凌冽地向着园林看去。

    只是当他的目光越过王总管,看到枯死桃树下略显寂寥的那道身影,顿时整个人僵在了院门前。

    那人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