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6章 佳人已逝,古木枯死
    莫尘没有回答,双眸微闭的叹了口气,过往的种种在脑海中闪现。

    始皇帝一百零三年,皇宫。

    莫尘负手而立,眺望着云卷云舒的苍穹,叹道:“盖天下万物之萌生,弥不有死,死者天地之理,物之自然者。你老了,寡人也老了。”

    在他身后,白亦非面容苍老,宛若丘陵般布满大大小小的褶皱,曾经让人胆寒颤栗的血色双眸早已经变得浑浊不堪。虽是夏秋之际,他身上依旧披着厚重的狐裘。

    白亦非轻咳一声,看着莫尘如墨的长发,露出淡淡的苦笑。

    盖天下万物之萌生,弥不有死,死者天地之理,物之自然者!

    只是这其中,定然不包含陛下在内。至于我白亦非,终究是走到了生命的尽头。

    他声音嘶哑,低声道:“臣自知时日无多,能在临终前得陛下教诲,已是无憾。”

    莫尘叹了口气,缓缓地转过身去,看着生命气息如同风中残烛般的白亦非,复杂道:“都走了,如今连你也要走了。寡人,孤家寡人,呵。若是有朝一日寡人驾崩,却是不知有几人会为朕伤心。”

    白亦非微微摇头,道:“陛下千古未有之圣君,修为早已经超凡脱俗,何许言生死之别。”

    莫尘轻笑道:“世人谁能不死,你不能,寡人也不能?”

    白亦非眼睛虽然早已经看不清,但耳朵终究还未彻底无用。他听着莫尘话语中的伤感之意,沉默良久没有言语,而后躬身道:“白家世代效忠陛下,生不离,死不弃。今白亦非将死之人,只求死后依旧能够伴于陛下左右,后人为陛下尽忠守节!”

    ※※※

    “生不离,死不弃。白家,哎。”莫尘从沉思中回过神来,看了眼紧张不已的白河,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千年的时光过去,白家没有忘记当初的誓言!

    白河满脸懵逼,呆呆地望着莫尘,久久无法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他,竟然真的知道!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,此事明明只有白家族史有过记载,甚至连皇宫史官都未曾记载。

    莫尘叹息一声,向着金乌殿走去。此时的白河尚在震惊之中,哪里有功夫阻拦他的进入。其他将士见白河未曾开口阻拦,以及莫尘身后的王总管,自然也不敢轻易阻拦。

    王总管看着莫尘的背影,瞥了眼懵逼中的白河,眉头紧紧地皱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传闻此人与护国法师相交甚密,没想到竟然还知道白家的隐秘。真是奇了怪了,他到底是什么人。难道真是不世出的老怪物,而且还是与皇室有着密切关联的老怪物?

    王总管想到这里,心头蓦然感觉一寒。

    在略显昏暗的余光下,他看着莫尘的背影,只感觉宛若无尽的深渊般,能够吞噬世间的一切。

    此人,来历大有问题!

    不知为何,他突然生出几分不安,对宇文家计划的不安,对自己未来的不安。

    王总管心中忐忑,但还是跟在莫尘身后步入金乌殿。他想要看看,莫尘到底想要做什么,又为何要来这供奉着始皇帝皇妃的金乌殿。

    宫殿虽然奢华,但不论是略显斑驳的墙壁,还是那充满古老气息的笔画雕刻,都散发着沧桑的历史气息。走入金乌殿的前院,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株参天古木。

    古木早已经死去,曾经粗壮的树干也已经腐朽不堪,甚至让人怀疑会不会在凛冽的寒风中化为齑粉。

    莫尘看着枯死的古木,脚步不由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咯咯,如果有一天我们死了,你可不能有了新人就忘记我们。看到这棵桃树没有,这可是人家与雪女妹妹一起种下的。以后到了我们忌日的那一天,你要在树下为我们弹琴,人家要听那首凤求凰,还有破阵乐。你要是敢不弹,哼哼。”

    焱妃巧笑颜兮,带着几分威胁,几分玩笑,娇哼之声宛若尚在耳边。

    莫尘深吸了口气,脸上露出复杂之色。

    时光无情,佳人已逝。

    如今,连古木也已经枯死!

    王总管步入院内,顺着莫尘的目光看去,道:“此树为始皇帝七十年时,两位皇妃与始皇帝陛下亲手所种。可惜时光最是无情之物,连始皇帝这般雄才大略的千古一帝,尚且不能长存于世,更何况一株小小的桃树。二十年前,天降雷霆于此,此树便没了生机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白河从震惊中苏醒。

    他看着已经步入金乌殿的莫尘与王总管,神色变幻数次,对身边之人吩咐道:“立刻禀报老祖,不得有一丝遗漏。”

    侍卫闻言,转身向着疾步而去。

    皇宫,一处简单的宅院。

    宅院虽然简单,但却是皇宫最让人敬畏的地方之一。哪怕是皇帝陛下从此地经过,尚且要下轿而行。

    “咳咳,老了,真是老了。杂家怕是看不到明年的桃花盛开,看不到这凛冬的消散了。”一位身材佝偻的老太监,颤颤巍巍地从房间中走了出来。他面容消瘦多皱纹,双眸无神且暗淡,不禁让人担心会不会被一阵风吹倒。

    在他身旁,一位面容略显憔悴的美妇人搀扶着老人,如同女儿搀扶行将就木的父亲,显得异常小心翼翼。她身着华丽异常的宫装,不施粉黛的面容精致无暇,丝毫没有被时光摧残的痕迹。

    若是被其他人看到,定然不会相信孤傲固执的独孤太后,会有如此温情的一面。

    独孤太后略显伤感,安慰道:“老祖怎么会死,您修为通天彻地,定能如同护国法师般长生不死。”

    老太监轻笑一声,道:“护国法师何等人物,杂家哪里敢和国师相比。不过能在死前看到国师归来,杂家这心啊,也就放下来了。有国师坐镇神都,宵小定然不敢轻举妄动。今夜除了宇文氏,日后你们也切莫对长公主太过苛刻。”

    独孤太后神色微变,赶忙道:“老祖。”

    她还未说完,老太监颤巍巍地摆了摆手,叹道:“哎,有些话,老奴早就想说了,只是一直不知该如何开口。如今老奴时日无多,怕是继续憋在心里,以后就没有机会说了。”

    老太监说着,没有给独孤太后开口的机会,继续道:“杂家亲眼看着你长大,怎么会不知道你心中在想着什么。当年你姑姑独孤皇后病逝,你因为与皇后相貌相似,故而被送入了宫中。

    杂家知道你心中有恨,恨先皇薄情,只记得你姑姑的好。

    但你要明白,长公主始终是你姑姑唯一的血脉,也是先皇为数不多的孩子。

    咳咳,如今国事艰难,一旦宇文家被铲除,长公主必将成为朝堂不可忽视的力量。陛下先天有缺,定然是无法成为一代雄主。你虽然母凭子贵,但也要为自己的将来想想。杂家在的时候,尚且可以为你撑腰,但是将来.......”

    独孤太后看着老人担忧的模样,听着那掏心掏肺的话语,不禁眼圈微红,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。

    她如何不知道老人对自己的好,就好像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孩子。若非老人的支持,她又如何能够成为太后,孩子如何能够成为皇帝。

    老太监拍了拍她的手,似是安慰她莫要哭泣。不知是因为自感大限将至,他今夜的话尤其的多。

    老太监满脸感慨,继续道:“想当年杂家刚刚入宫,正是晋景帝登基的日子。犹记得,当年景帝带领文武百官祭拜始皇帝,那是何等.......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宅院外响起,而后传来急促的声音:“王总管带人强行进入了金乌殿,白将军无法阻拦,特意请老祖定夺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