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5章 白家的誓言
    莫尘虽然是大宗师,更是长公主的客人。但这里是什么地方,天下最威严荣耀显赫之所,曾经可一言让四海臣服的大晋皇城。

    哪怕大晋已经没落了,那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欺辱。

    否则为何如今天下门阀宗派四起,大晋的疆域不足曾经的二十分之一,却还能在乱世坚持数十年之久。其中不仅因为大晋的实力相当可观,更多的还是传承千年的可怕威望。

    天下共主,人心所向!

    若非真的到了天倾无可挽救的时刻,世人终究还是抱着几分浅薄的希望。希望能够再出一位力挽狂澜,拯救大晋于水火的传奇帝王。

    可惜数十年的时间过去,那份千年皇室的余荫与威望,终究还是走到了尽头啊。

    王总管想到如今的天下形势,以及民心的变化,心中暗暗叹了口气。若非逼不得已,他也另投新主。

    只是皇帝是个傻子,长公主虽有能力却又是个女人。而且独孤外戚与长公主不和,坐看宇文阀壮大。而今虽有护国法师归来,但朝堂早已经被宇文阀掌控,更何况还有那些恐怖的存在!

    王总管想到宇文家背后的势力,暗暗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那些人,可是老祖宗都没有办法的强者!

    王总管心思复杂,虽然思绪甚多,但对旁人而言却不过是一念之间。他回过神来,淡淡地瞥了眼莫尘,冷淡道:“金乌殿乃是始皇帝在世时的居所,更是供奉着数位皇妃皇后的祠堂所在。后世帝王一直小心供奉香火,自然是还在。”

    莫尘闻言,眼神多了几分变化,其中有淡淡的温柔,还有些许的叹惋。

    他没有言语,凭借着近乎千年的记忆,顺着早已经改变了甚多的皇宫小道,向着曾经的金乌殿而去。

    王总管见状,眉头紧皱脸色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皇宫重地,岂容他人亵渎!

    只是他随后想到宇文家族的任务,只能强忍着心头的不悦,冷漠道:“先生虽是一代宗师,但皇宫之中高手如云。若是因为没必要的原因引发误会,杂家可没法向长公主与陛下交代。”

    他不知道莫尘为何询问金乌殿,又想去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但身为皇宫内务二把手,仅次于那位活了七百多年老祖的巨头,感觉自身还是有必要向莫尘提出警告。这不禁关乎皇宫的威严与神圣,更关乎他王总管的威严。

    莫尘没有开口,默默向着远方走去。

    “总管。”一位小太监见莫尘如此高傲狂妄,不由生出些许的不满。他小心而又恭敬地看向王总管,眼中闪过淡淡的厉色,似乎在询问要不要给莫尘一点颜色看看。

    若是在其他地方,他自然不敢对一位无上宗师生出任何不敬的心思,但这里可不同于其他地方!

    王总管眉头紧皱,最终还是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不是他不想给莫尘一点颜色看看,而是他不敢破坏宇文阀的计划。在宇文阀的计划中,莫尘还有着相当大的作用!

    毕竟圣上若是驾崩,总要有人为此负责不是?

    王总管想到宇文阀的那个计划,心中不禁生出淡淡的寒意。

    宇文述那个老狐狸,真不愧是纵横朝堂数十年的不倒翁,曾经背叛杨素甚至将之灭门的可怕家伙。按照他的计划,不仅能将自身从圣上陨落的事情中摘出来,还能借此机会除去如今皇室最大的一支力量——长公主与她的幕府!

    谁让此人是长公主的人!

    王总管淡淡地瞥了眼莫尘,眼眸深处闪过淡淡的嘲讽。

    无上宗师又如何,还不是别人手中的一颗棋子?

    金乌殿位于皇城内部的核心区域,哪怕是皇宫中的小太监,也少有人有资格踏足此地,更别说外人之类。其由三座巍峨耸立的奢华大殿,以及一座精致秀美的花园组成。花园内奇花异草数之不尽,散发着让人沉醉的芬芳。

    当莫尘与王总管等人来的此地的时候,守卫在此的侍卫明显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一位身着赤红色将军铠的中年人打量了陌生的莫尘,以及跟在他身旁的王总管,眉头微皱地走上前来。他挡在了几人身前,拱手道:“此地为皇宫禁地,王总管莫要让卑职难做。”

    王总管脸色微沉,不悦地看向中年人。

    虽然他有心给莫尘一点苦头尝尝,却也明白不是现在这个时候。最让他有些舒服的是,此人现在打得可是自己的脸!

    我堂堂皇宫二把手亲自带人前来,哪怕没有老祖与圣上的命令又如何。如今被一个小小的守将挡在了门前,这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。

    王总管心中不满,自然不会给他好脸色,冷声道:“白将军这是何意,莫非杂家还能做对不起圣上的事情?”

    白将军眉头紧皱,心中有些叫苦。

    若是平时,他自是不敢轻易阻拦王总管这等人物。只是今时不同往日,老祖前些时日亲自下令小心行事。若是这时候出了事情,他哪里担待的起啊。

    哪怕只有王总管一人,他也不敢得罪。

    只是。

    白将军瞥了眼莫尘,眼中满是为难之色。

    这外人自己丝毫不了解,若是放任其进入皇家禁地,万一出现了什么闪失意外,自己就是有九条命也不够老祖杀啊。

    白将军心中叫苦,看到王总管凛冽的眼神,只能无奈道:“还请王总管见谅,老祖日前传来命令,末将实在是。”

    王总管闻言,眼神越发阴冷。

    呵,老祖!

    这些该死的混账眼中,从来都是只有老祖!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道平淡的声音突然响起:“你姓白,白亦非是你何人?”

    白将军愣了一下,有些诧异地看着莫尘,而后露出淡淡的怒色。白亦非这个名字,也是什么人都能喊的!

    他心中微怒,但是看到莫尘身旁冷着脸的王总管,终究还是不敢直接发怒,不悦道:“末将白河,为始祖第六十三代孙。”

    莫尘打量了白河一番,眼神多了几分迷离与复杂。

    白河约莫三四十岁的模样,俊朗的面容透着几分冷峻。他一身修为勉强达到神通高阶,放在江湖上也是一代豪杰。

    莫尘沉默片刻,眼中多了几分柔和,微微颔首道:“近乎千载的漫长时光逝去,你们没有忘记当年的誓言。白亦非的子孙,很好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闻言微愣,只是有些诧异什么叫当年的誓言。但白河却是神色巨变,一手蓦然握住了剑柄,其上青筋剧烈跳动。

    当年的誓言!

    那可是白家世世代代相传,哪怕是护国法师都不知道的东西。他到底是什么人,竟然知道那事!?

    白河心中惊骇,冷喝道:“你是何人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