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3章 天助我宇文家!?
    洛阳,六扇门。

    六扇门作为强大的执法部门,其建筑自然是相当的威严气派,颜色也多以黑红色为主。往日的六扇门,虽然不说人声鼎沸,但也充满了忙碌的身影。

    只是最近洛阳汇聚了数之不尽的江湖人士,六扇门也变得前所未有的忙碌起来。衙门中除了必要的留守人员,所有人都被派往洛阳各地驻守,监视来自天下各地的江湖人士,以防出现太大的骚乱。

    而在这寂寥的六扇门中,两道人影安静地待在房间中。

    狄仁杰手持书卷,认真地观看着其上的文字,眉头不时紧皱起来。李元芳小脸苍白,本来清澈的大眼睛多了几分暗淡,一副伤势未复的模样。

    它趴在床上,狐尾无力地垂在身旁,看着悠闲看书地狄仁杰,不满地嘀咕道:“先生,你这些天连房门都没有出去过,难道就不怕宇文家的人怀疑?”

    哼哼,人家这次被打的那么惨,要是计划失败岂不是白白挨打了。都怪宇文家的混蛋,要不是他们想要造反,自己也不会成为苦肉计中被打烂的肉。

    至于将此事怪罪长公主,李元芳也就偶尔有那么一点抱怨,但随后就将之抛向了不知名的远方。至于怨愤始皇帝,呵呵。

    李元芳感觉自己还能抢救一下,不想死的太早。

    呜呜,此仇不从宇文家身上找回来,我李元芳以后就不姓李!

    狄仁杰看到没有看李元芳,平淡道:“去与不去,没有任何的区别。宇文家不会蠢到完全相信我们,也不会蠢到与我们说实话。”

    狄仁杰从来没指望取得宇文家的信任,因为他清楚自己的真正目的。

    造反!

    只要宇文家按照那一位的计划老老实实造反,自己的任务就已经完成了。

    李元芳不知狄仁杰的想法,听到他的话不由愣住了。

    不可能取得宇文家的信任,那岂不是说我这顿打白挨了!

    唔,为什么感觉心好痛!

    李元芳眼中饱含泪水,感觉狐生如此艰难,生活如此艰辛。它愣了半响才回过神来,有些抱怨道:“既然不可能取得宇文家的信任,那我们何必?”

    它不懂,也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既然早知道一切都是无用功,又为何还要继续做下去。最重要的是,呜呜,被打的可是自己啊!

    李元芳很受伤,非常的受伤。

    狄仁杰眼神深沉,表情前所未有的凝重,轻轻叹道:“一朝天子一朝臣!”

    他没有理会李元芳能不能听懂,也没有继续解释的意思。在他看来,不懂或许更好一些,因为其中的深意太过残酷,也太过阴暗。

    对于莫尘的目的,狄仁杰早已经猜到了一些,只是他不敢不做,也不能不做。

    “一朝天子一朝臣!”李元芳疑惑地挠了挠小脑袋,还是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狄仁杰放下书卷,静静地走到窗前,神色深沉地看着苍穹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始皇帝威名镇千古,但这终究已经不是始皇帝的时代。这是世家门阀的时代,是诸子百家宗门大教的时代!

    皇权,早已经不是这个时代的主题。

    始皇帝纵然复生归来,但若是触碰到那些世家大族的核心,也必然会被他们联合反对甚至打压。

    显然始皇帝很清楚如今的处境,所以迟迟没有暴露真正的身份。

    他在等,等一个重新掌权的机会!

    而如今,宇文家就是这么一个机会,一个让始皇帝能够重掌大权的机会。不能清理了这些遍布朝野的庞然大物,哪怕是始皇帝也不可能彻底掌控这个帝国。

    只是,故意引诱宇文家造反!

    狄仁杰对莫尘如此狠辣的作法,不禁生出几分寒意,以及淡淡的兴奋。

    始皇帝,终究还是始皇帝!

    时间缓缓流逝,今日的洛阳显得异常安静,甚至连街道上踊跃的江湖中人,都明显减少了很多。如此诡异的变化,虽然在普通平民看来相当美好,但在官府以及有识之士眼中,却是相当的可怕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明白,这是暴风雨前夕的平静!

    只因为在昨夜的时候,潜入独孤家的高手团有人负伤归来。而伴随着那人归来的还有一条消息,独孤家府邸确实存在前往杨公宝库的密道,而他们已经在挖掘杨公宝库!

    当杨公宝库的消息得到确认,而独孤家的人又未曾站出来进行反驳,事实就已经相当的明显。

    而事情发展到这种程度,所有人都无法冷静。

    杨公宝库那是什么地方,天下五大密藏之一!

    与始皇陵,龙帝之墓,晋武帝皇陵,以及诸子陵园共列的密藏。自古以来便有得五大密藏者可得天下的传闻,虽然很多人半信半疑,但哪怕是用屁股想也明白,其中定然是宝物无数!

    甭管是不是真的能不能得天下,只要知道其中有无数宝物,就足以让所有人为之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宇文家府邸,书房。

    宇文述斑白的长发梳理的一丝不苟,身着淡紫色的华丽盛装。宇文化及身着赤红色的战甲,手中提着一方闪烁着琉璃宝光的长剑。

    “可曾安排妥当?”宇文述眉头微皱,道。

    宇文化及脸色涨红,眼中闪烁中激动之色,认真道:“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,独孤家因为杨公宝库的事情自顾不暇,甚至不得不向皇室求助。那位高丽刺客也已经被孩儿安排入宫,只待父亲的指示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宇文述无意识的走了两步,脸上满是沉思之色,颔首道。

    只要那位高丽女刺客动手,皇宫必然发生巨大的骚乱。到时自己就能以救驾的名义,光明正大的率军入皇城,趁机将皇城纳入掌控之中。

    而早已经潜伏在江湖人士中的宇文家门客,则可以抢夺杨公宝库的名义攻入独孤家。到时独孤家自顾不暇,别说去皇宫救驾,只怕连自身都无法保护。之后自己则可以此为借口施行宵禁,将城卫军彻底掌控,灭了长公主与独孤家的残余。

    宇文述思考着自己的计划,片刻后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完美!

    只要帝释天如约出现,并且能够灭了护国法师,这个计划就不会有任何问题。到时自己灭了这些乱臣贼子,立上一位偏远血脉的小皇帝,时局很快就能稳定下来。

    到时这天下姓姬,还是姓宇文,岂不是自己一念之间的事情。

    就在宇文述心情激荡的时候,门外传来一阵激动的低呼声:“父亲,好消息,好消息。长公主接受了独孤家的求援,已经率领亲信与大军赶到了独孤家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宇文述满脸惊喜,看向门外匆忙走来的宇文智及,眼中透露着不敢置信之色。

    随后,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天助我也!

    本打算用杨公宝库对付独孤家,未曾想到长公主那蠢货竟然自己走入了陷阱!

    哈哈哈哈,好,好,当真是天助我宇文家!

    宇文化及从震惊中醒悟过来,满脸喜色地对宇文述拱手拜道:“恭喜父皇,天命所归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