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0章 笨女人
    少林寺,后山一处简陋的洞穴。

    之前曾与宇文智及说话的老和尚,正恭敬地立在洞穴前。他满脸褶皱犹如橘子皮,唯有一双眸子平静如水,让人观之不由心生安详之意。

    老和尚恭敬道:“师父,宇文家的人已经送走。”

    “甚好,甚好。”

    山洞中传来一阵粗狂有力的声音,那声音带着特殊的力量,仿佛能够净化心灵一般。让人只闻其声,就不由生出此生已经无憾的满足,以及对佛法的追求与崇敬。

    老和尚沉默几许,叹道:“弟子担心,宇文家会因为此事迁怒少林。”

    老和尚活了快两百年,见识了太多的人间丑恶,对宇文家也算是相当了解。故而他不能不感到担心,也无法如同达摩那般坦然。

    宇文家暗中筹划的事情,少林高层早已经有所耳闻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素来不插手政治问题,而且达摩与天竺佛教无法斩断的联系,也让他们迟迟无法做出择决。同时宇文家的人谨慎异常,他们根本找不到宇文家造反的确切证据,更别说以此为依托。

    “无碍,无碍。他们没有机会了,没有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达摩的声音很平静,宛若一切都已经在掌控之中,又好像什么事情都无法逃过他的法眼。那声音中的淡然与自信,让老和尚焦急的心情都在不知不觉中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微微摇头,露出几许苦笑。

    师父尚且如此自信,倒是自己杞人忧天了。也不知洛阳又发生了何事,竟然惹得宇文家的人连夜前来少林。想来不是生死攸关的大事,他们定然不会前来少林的。

    如此也好,宇文家形势危急,想来也没有时间找少林寺的麻烦。自己等人终究是出家人,只要他们的事情不波及到少林寺,又何必在乎大晋的天翻地覆。

    老和尚颂了声佛号,再也没有言语,恭敬地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宇文家,书房。

    宇文述立在窗户旁,脸色阴沉地看向窗外,冷笑道:“好,好得很。”

    少林寺,安敢如此欺我宇文家。

    他虽然想到了少林寺可能不会同意宇文家的请求,但也没想到他们会如此的大胆,甚至连让大门都不曾让宇文家的人踏入一步。

    宇文智及满脸恨色,低声道:“父亲,少林寺这种态度,孩儿担心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说完,但宇文述却已经明白了话中的意思。

    少林寺既然不愿意合作,而又对宇文家的谋划有所了解,自然就是敌人了。面对这种随时可能坏事的敌人,自然不能轻易放过。

    宇文述冷笑道:“少林寺以为这样就能难倒我宇文家,实在是可笑。”

    宇文智及想到少林寺对自己的态度,看到宇文述脸上冰冷的神色,心中多了几分快意。

    区区少林寺,也敢与我宇文家为敌,真是不知死活。

    宇文智及心中不屑,但终究不是莽撞之人。他沉思片刻,问道:“父亲,少林虽然不足为惧,但达摩却是世间一等一的高手。我们此时对少林发难,怕是会有一些不妥。”

    宇文述轻哼一声,露出淡淡的笑容,道:“出手,我们为什么要对少林寺出手。本官素闻少林寺道育禅师品行高洁,佛法高深莫测,在嵩山一代有贤明。待明日早朝,本官进宫面圣之时,定要为道育禅师讨要赏赐封号。”

    宇文智及先是心中微急,而后恍然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满脸敬佩地看向宇文述,笑道:“父亲大才,孩儿佩服。”

    直接对少林寺出手,岂不是让所有人都知道宇文家与少林寺闹翻了。但若是由父亲亲自为少林寺讨要封赏,事情却又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到时哪怕少林寺想要解释,也是无法解释清楚。

    毕竟在其他人看来,两者若是没有亲密的关系,宇文家岂能劳心劳力地为少林讨要封赏?到时他们只能选择与宇文家合作,否则一旦将来宇文家事败,少林必然会被大晋兵临山门!

    此计,实在是妙!

    宇文智及想着,对宇文述越发的敬佩。

    深夜,长公主府邸,紫竹园。

    莫尘与紫女坐在前院精致的亭台之下,周边奇花异草争奇斗艳,为这森寒的天气带来几许生机。淡淡的花香在空中飘散,又为两人增添了几分暧昧与温馨。

    他们身边并无侍女侍奉,显得越发安静。

    一阵寒风拂过大地,带起阁楼屋檐下的银铃发出欢快的声音,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寂。

    莫尘为两人倒了杯茶水,温和地看着紫女虽然美艳依旧,但却带着淡淡疲惫的面容,歉意道:“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紫女没好气地横了莫尘一眼,而后是神情复杂地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近千年的守护,如此庞大的帝国。

    辛苦,如何能够不辛苦?

    可是,你明知道我想听的并不是这一句。

    莫尘感受到紫女的幽怨,眼帘微沉没有言语。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也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。有些事情哪怕明白,也绝对不能开口。

    因为他怕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的未来,哪怕是莫尘也没有把握。最重要的是,他无法去向紫女许诺什么,更无法带她离开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自己今天若是开口,将来会是什么景象。

    让她在此世继续等待数千年,或者看着她死在自己怀中,又或者为了无法确定的约定,不知何时才能再次相见?

    他已经不是刚刚开始穿越的莫尘,也不是曾经那个没有牵挂的穿越者。

    紫女似是察觉了莫尘的想法,又好似明白他心中的担忧。她沉默了几许,略带伤感地微笑道:“我们,还是朋友,不是吗?”

    莫尘低首把玩着精致的茶盏没有言语,良久才抬首道:“你后悔过吗?”

    紫女神色没有变化,紧盯着莫尘深沉的眼眸,娇艳动人的樱唇轻启,声音带着几分复杂道:“你又可曾后悔过?”

    她是一个聪明人,也是一个敏感的女人。她知道莫尘在问什么,也知道对方的意思。可正是因为知道,她才越发的感到不安。

    若是当年,他绝对不会问自己有没有后悔,更不会表现的如此深沉。

    或许,他早已经将自己抱入房中?

    紫女想到莫尘当年的行为,俏脸浮现两抹娇艳动人的绯红,眼眸中多了几分诱人的秋波。

    这个混蛋,真的变了!

    莫尘感受到紫女柔情似水的目光,心情不由非常的复杂。他心中有淡淡的窃喜,更多的还是责任与叹息。

    因为他不知道,自己还能给紫女什么,也不知道还能给她许诺什么。

    此时,他倒更愿意紫女拒绝,又或者痛骂自己一番。

    莫尘叹息一声,紧盯着她深邃的紫色明眸,道:“你,真是个笨女人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