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3章 寡人,回来了
    紫竹园,卧室。

    莫尘洗漱一番之后,换上了长公主早已经准备好的白底金边云纹长袍,乌黑如墨的长发用紫金发冠束缚。他跪坐在卧室外室的矮榻上,略带复杂地看向跪伏在地的长公主,久久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数百年过去,面对这些所谓的后人,莫尘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长公主一身鹅黄色缎纹盛装长裙,柔顺的长发盘成精美的发髻,其上珠环玉饰犹如参加盛会般。她跪伏在矮榻前,做出五体投地的姿态,没有莫尘的指示丝毫不敢抬起螓首。

    房间中的气氛沉默良久,莫尘叹道:“起来说话吧。”

    长公主没有迟疑,缓缓地站起身来。她小心地立在那里,偷偷地看了莫尘一眼,贝齿轻咬红唇,低声道:“有一件事,云裳还未向始祖请罪。云裳为玉蟾宫当代传人,祖师当年其实并未陨落。”

    莫尘微微摇头,赞赏道:“我们的敌人隐藏在暗中,非常的狡猾,而且足够隐忍。紫女还活着的消息很重要,自是应当谨慎一些。不过寡人需要尽快见到紫女,此事还需要你来安排。想来,你应该已经见过她了。”

    莫尘说到后面,深深地看了长公主一眼。若非紫女的指点,他还真不信长公主能发现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长公主微笑道:“师祖早已经恭候多时,就等始祖的到来。”

    早在长公主带来莫尘的消息后,紫女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他。若非顾忌那些人的存在,她早就离开洛阳寻找莫尘了。而对此,长公主自然也是清楚。

    莫尘沉吟了片刻,道:“如此最好,让她来公主府吧。”

    公主府!

    长公主愣了一下,而后眼眸中闪烁着精光,惊喜道:“始祖的意思啊?”

    祖师隐藏了百年之久,未曾离开过紫竹林一步,生怕被那些人找到。如今始祖让师祖来长公主府,意思已经相当明显。

    师祖已经不需要隐藏!

    莫尘微微颔首,道:“告诉她,寡人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不论那些人是否还在追寻紫女的下落,又是否开始了针对大晋的新计划。如今自己回来了,自然需要一些改变!

    隐藏,不需要的!

    反击,才是应该提上日程的事情。

    始皇陵隐藏了千年之久,也是时候让世人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十二金人,什么才是真正的大晋兵佣!

    长公主如何听不出莫尘话中的意思,激动地俏脸飞起两抹红晕,明眸中荡漾着淡淡的秋水。

    一百年了!

    自从祖师重创,甚至不得不假死隐藏,大晋就日落西山般快速衰落。如今不过数十年的时间,大晋失去了九成以上的土地,只剩下古老的中原之地。而现在始祖始皇帝归来,师祖也将重现世人眼前。

    长公主仿佛已经看到了大晋的龙旗在神州各地飘扬,大晋的铁骑踏破天下三十六州!

    长公主激动了片刻才回过神来,她重重地点了点头,转身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紫女还活着的消息,整个帝国只有寥寥无几的人知道。为了紫女的安全着想,往日都是由长公主亲自前往紫竹林会见。故而此时想要让紫女前来洛阳,也只能她亲自前去通知迎接。

    紫竹林。

    长公主跪在竹屋外,俏脸上的酡红还未散去,眼中充斥着激动的神光。她看向竹屋,恭敬道:“始祖始皇帝欲与师祖在公主府会面,另外让弟子向师祖传一句话:寡人,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寡人,回来了!回来了!呜呜。”

    竹屋静了片刻,忽而传来一阵哽咽的声音,其中带着难以诉说的激动,还带着无尽的辛酸,以及无法抑制的喜悦。

    回来了,是啊,你终于回来了。

    伴随着竹屋中的啜泣,紫竹林微微摇曳,无数竹叶莎莎作响,宛若一曲悲歌。又好似如同它们的主人般,充满了复杂与难言的情绪。

    长公主隐约传来的啜泣,想到师祖千年如一日的等待,眼角不知何时浮现点滴泪光。她微微抽了口气,强压着想要抽泣的冲动,微笑道:“始祖归来,终究是一件喜事,师祖应当高兴才是。”

    竹屋中的啜泣停了下来,传来紫女的声音:“你先回去,本尊稍后就到。”

    长公主愣了一下,却也没有想太多。她恭敬地行了一礼,而后从紫竹林中退了出去,悄悄向着长公主府赶去。

    竹屋内。

    其摆设相当简单,一张绣着精美画像的屏风隔开了宽大的房间,形成了内室与外室。屏风上的图案宛若叙事般,记录了一个个已经被神话的故事。

    比如,踏浪而行覆灭赵军,祭拜黄河水君,泰山封禅等等。其中的主角无一例外,全都是莫尘。

    内室布置更加简单,一张简单的梳妆台,一张摆放在墙角处的竹床。

    梳妆台前,屈膝跪坐着一位美妇人。

    她三千银丝披散在身后,随意地散落在地面上,宛若一道银色的飞瀑。其精致的瓜子脸带着复杂之色,秀眉犹如月初的月牙般精致,微皱的眉头让那种宜喜宜嗔的面容,看上去多了几分娇弱。

    紫女望着琉璃境中千年未曾变化的面容,秋水盈盈般的紫色明眸微微松了口气。只是当她看到银色的长发,却又忍不住露出些许的哀伤。

    数百年的等待,自己终究还是老了啊。

    紫女轻抚着垂在身前的银色长发,双眸微闭地叹了口气,面容上露出犹豫之色。她不想让莫尘看到自己苍老的样子,至少不想让他第一眼就看到自己这般模样。

    或许。

    紫女沉吟几许,转身走向了室外。

    片刻后,紫女立在梳妆台前,望着直垂小腿的紫色秀发,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。在她身后,则是大片被碾压成齑粉的紫竹夜,以及一盆荡漾着紫色的泉水。

    她轻挥衣袖,那些杂物犹如灰尘般,在清风中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紫女立在竹屋前,眺望着洛阳城的方向,明眸中充满了期待,以及淡淡的激动。

    你可知,妾身一直在等你!

    一百年也好,一千年也罢,妾身始终相信,你终有一天会回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