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9章 自食其果
    (抱歉,家里断网了,为了方便只能去别人那里二合一发。)

    远方。

    宇文成都身着充满肃杀气息的黑红色战甲,跨着比之普通战马还要雄壮许多的巨虎,出现在远方的官道上。

    他身后跟着上百身着轻便戎装的骑兵,那些人面容冷酷无情,眼眸开合间精光闪烁,警惕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。同时他们的右手,无时无刻不是放在距离兵刃最近的位置,做出随时都可以征战的准备。

    他们虽有百人,但行进间马蹄声一致,犹如百人一体般。伴随着骑兵队的前进,一股排山倒海般的气势无声无息中四散开来,让人感觉心中宛若压着沉甸甸的石头,只感觉异常的沉闷。

    众人看到远远而来的宇文成都,以及那些精锐无比的骑兵,不由垂首下去不敢与之对视,显然皆被其气势所震慑。

    甚至那些跟随独孤策而来的侍卫,也不自觉地给宇文成都让开了道路。直到他走过了这段路,众人才忍不住松了口气,更有人额头上已经冷汗淋淋。

    “果然不愧是宇文程度将军,这气势,厉害,太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说,宇文将军今天该不会是前来找回场子的吧?”

    “这,这毕竟是长公主的銮驾。虽说宇文将军素来张狂,但也不至于在洛阳城下对长公主的銮驾动手吧。”

    “嗤,这可难说。你们怕是忘了数年前,何人在洛阳闹事街头强行拦下了独孤家主的车驾,只为了证明自己比之老一辈丝毫不弱。若是其他人,或许不会干出这种疯狂的事情,但宇文成都可就难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此言有理,宇文将军此次吃了那么大的亏。以他的性格,绝对不是能够忍下来的人。如此说来,我们岂不是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“嘶,是极,是极。若是真的打起来,我们可就遭殃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说着,不少人面露惊色,更有人开始想着人群外走去。只是此地围观人的实在太多,哪怕是有人担心苗头不对,一时间也无法从中走出,甚至只会让人群更加混乱。

    而就在人群开始骚乱的时候,宇文成都已经来到了銮驾前。

    独孤策回首望去,微笑道:“许久不见,宇文将军的气色更甚以往,真是可喜可贺啊。在下前些时日听闻将军出事,可是担忧了许久呦。”

    独孤策说到后面,声音多了几分明显的揶揄,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。

    宇文成都神色冷漠,淡淡地瞥了独孤策一眼,毫不遮掩自己的厌恶与不屑,冷声道:“总好过一些只会狂吠的败家之犬,真是丢人现眼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独孤策被他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此羞辱,再好的修养也无法沉下心来。他怒视宇文成都,喝道:“你!”

    “呼呼。”

    独孤策话刚出口,顿时醒悟过来这里是什么地方,自己的目的又是什么。

    他大出了口气,紧盯着宇文成都,冷笑道:“怎么,宇文将军在许昌丢不起人,想要在这里重新找回场子不成。若非邪帝与公主大人在此,我独孤策倒是不介意会不会你,为两位。”

    独孤策还未说完,宇文成都忽而翻身下了坐骑,对銮驾的方向躬身拜道:“成都年幼无知,在许昌多有得罪之处,还请邪帝大人见谅。”

    我!

    独孤策没有说完的话顿时咽了下去,满脸不敢置信地瞪向宇文成都。

    我艹!

    这他娘什么情况,宇文成都竟然,竟然!?

    这真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宇文成都,年纪轻轻就敢当街阻拦父亲车驾,自称足以比肩老一辈人物的宇文成都。这真是那个曾经摆下擂台,胆敢挑战天下高手的宇文成都?

    一时间,周边死寂一片。

    就连那些迫不及待想要离去的人,也不由停下了脚步。所有人想不由向宇文成都看去,脸上写满了懵逼。

    这剧本,和我们想的完全不一样啊!

    众人沉默片刻,忽然爆发出巨大的喧哗。

    “天啊,这真是宇文成都将军?”

    “嘶,莫邪帝的人族无上宗师之名,当真是让人叹为观止。以前听闻妖族曾经以大礼相迎,我还有些不以为然。如今看来,莫邪帝可是当之无愧的人族无上宗师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莫邪帝初临洛阳之日,便有如此多的大人物争相前来迎接。甚至连曾经在邪帝手下吃了大亏的宇文成都将军,现在都亲自前来赔礼道歉。这份本领,真真是。”

    人群一片哗然,满脸惊骇地看向长公主的銮驾处,恨不得能够看穿銮驾外围的帷幔,看到那位充满了传奇的莫邪帝。

    同时有人满脸兴奋,脸色一片涨红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虽不敢说千古未有,但也足以流芳百世。将来自己若是老了,单凭此事就足以对后辈吹嘘了。

    想当年你爷爷我,那可是见过邪帝入京的人物。当初那场景,可真是,啧啧。

    很多人想到此处,不由露出憧憬的笑容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长公主銮驾处。

    长公主黛眉微皱,看了眼马车外的宇文成都,而后不动声色地看向莫尘,眼中透着淡淡的疑惑与不解。

    这种行事作风,可不像是宇文成都能够做出来啊。

    奇怪,真是奇怪。

    莫尘没有理会长公主的疑惑,淡然道:“无碍,本尊还不至于与你这等小辈计较。”

    宇文成都起身道:“如此,成都就不打扰邪帝了。”

    他转而看向独孤策,眼中闪烁着冷芒,冷笑道:“独孤兄弟既然想要向成都讨教一番,我却是不好不应下。否则日后岂不是被人说出无胆鼠辈,又或者说我宇文成都怕了独孤兄弟。”

    独孤策感受到宇文成都眼中的杀机,已经话语中的嘲讽与调笑,却丝毫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他虽然相信宇文成都不至于疯狂到杀了自己,但也相信他绝对不会让自己好过。面对来自宇文成都的赤果果威胁,独孤策一时间却想不到好的办法解决。

    答应,那是肯定不能答应。

    不然自己就算不死,这层皮肯定是没有了。可若是不答应的话,就真的丢人丢到姥姥家了。毕竟率先挑衅的是自己,如果不敢应下来,岂不是成了空口大话的小人。

    怎么办,怎么办?

    独孤策心中焦急,瞥了眼身前的车驾,顿时有了主意。他先是对着銮驾躬身摆了一下,而后瞥了眼宇文成都,冷哼道:“哼,若非今日是为邪帝大人接风洗尘的日子,本公子定然会好好讨教。”

    独孤策还未说话,一道平淡的声音从马车中传出:“不牢独孤公子为本尊接风洗尘,本尊赶路许久有些乏了,与公主殿下先行离去。”

    莫尘话音刚落,长公主平淡中带着些许轻快的声音随后传去:“起驾。”

    独孤策神色微变,苦涩地看着渐渐远去的銮驾,瞥了眼身前虎视眈眈的宇文成都,以及渐渐围了上来的精锐骑兵,宛若吃了无数黄连一样。

    完了!

    他双眼微闭,甚至不用向着身旁看去,都知道那些平日里的兄弟肯定靠不住了。

    宇文成都冷笑道:“独孤兄弟,走吧。”

    独孤策干涩地点了点头,再也没有之前的自信与霸气。此时他就好像打了败仗的公鸡,又好像等待上刑场的囚犯,身上充满了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气息。

    随着众主角的散去,官道渐渐通畅了起来。人们没有热闹可看,自然不会选择继续逗留。只是他们虽然散去,喧嚣却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官道上发生的种种,正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扩散开来,为莫尘本就神秘的身影,又增添了几分深邃与高深莫测。

    人群外围,一辆破旧的马车上。

    寇仲满脸羡慕地看向早已经不见踪影的銮驾,坚定道:“终有一天,我寇仲也要如此风光。”

    徐子陵翻了个白眼,懒得打击自己这位好兄弟的积极性。他侧首看向素素,温和道:“素素姐,前面就是洛阳了。这里虽然是国都繁华之地,但终究不是良善之所。不知你可有那人的地址,我们将你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素素并非不韵世事之人,自然明白每个地方都有其阴暗之处。她略微沉吟之后,并没有拒绝徐子陵的好意,微微颔首告诉了他们地址。

    “素素姐要找的人是李靖,李大哥!”素素刚说完,寇仲满脸诧异之色,惊呼道。

    素素愕然抬首,诧异道:“你们,认识?”

    徐子陵见状,笑道:“如果真是那位李靖李大哥,这可真是太巧了啊。我们两兄弟当初刚到洛阳的时候,正是托了李大哥的福,才摆脱了一件大麻烦。”

    寇仲激动地一拍大腿,笑道:“这还真是,太巧了。我们当初还想着怎么谢谢李大哥,没想到竟然碰到了嫂子。走走走,咱们赶快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素素听到说到嫂子,不由脸色羞红地嗔了他一眼,却是没有反驳。

    寇仲激动之下,哪里还在乎素素的那点异样,兴奋不已地驱使着马车向洛阳而去。

    大周,长安城皇宫。

    大周建国不过十数年的时间,在这片浩瀚的大陆还只是个相当年轻小辈,虽然他周边的大唐、大梁等国的建国时间与之相差仿佛。

    在大周建国的十数年中,因为大部分的时间都处于战争与冷战之中,故而国家上层还未养成奢华之风。甚至连大周的皇宫,都是修缮的大晋陪宫,更别说其他的奢华之处。

    不过长安的大明宫虽然只是大晋曾经的陪宫,其繁华也足以让人惊叹。

    大明宫占地面积四十二万平方米,其中亭台楼阁数之不尽,珍禽异兽不计其数。而若说皇宫中最壮观的建筑,并非皇帝居所的大明宫,而是袁天罡潜修隐居的天机台。

    天机台高九丈,通体使用黑白两色的玉石建造。其共有九九八十一道台阶,为上尖下宽的八卦形。从上空向下望去,就好像两套镶嵌在一起的八卦图。

    此时,一道人影立在天机台上,仰望着蔚蓝的苍穹。

    他身材高大壮硕,身着淡紫色八卦袍。双手负立在那里,却给人一种融入了天地的感觉。就好像他随时都可能羽化飞升而去,又或者他根本不存在于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片刻后,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。

    却见一位身着龙袍的中年人,在众多侍卫的保护下,急促地向着天机台而来。

    他有着一张国字脸,眉毛粗重犹如重剑,面容粗犷而又不失威严,双眸开合给人以强大压迫感。其头发花白,面容带着淡淡的皱纹,此人正是大周的开国皇帝武士彟。

    武士彟走上天机台,先是对着袁天罡的背影行了一礼,而后急声道:“不知出了何事,大宗师如此急切面见寡人。”

    袁天罡没有回头,平淡道:“天象变了。”

    天象变了?

    武士彟先是愣了一下,而后眉头紧皱了起来,似是想到了什么。他蓦然回首看向身旁的太监,冷声道:“所有人退出十丈外,任何胆敢接近天机台者,杀无赦!”

    太监打了个寒颤,赶忙躬身应是。

    当所有人全都退开之后,武士彟才面容凝重地低声道:“大宗师此言何意?”

    袁天罡凝视着东方,身上的气息越发飘渺无踪,宛若羽化飞仙一般。他沉默良久,叹道:“天象突变,大晋的龙气本该崩溃,可是如今竟然又有了起死回生之相。”

    大晋,起死回生!?

    武士彟满脸懵逼,有些回不过神来。如果说其他国家出现重大的变化,他还能理解一二,但大晋起死回生?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!

    大周与大晋有着大片接壤,自然不敢大意分毫。自从大周建国之初,他们便始终关注着大晋的情况,知道的东西甚至还要超过了大晋皇室。

    甚至连宇文家暗中小动作,大周都知道一二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清楚具体情况,但也能看出宇文家有了异心,甚至可能有了反叛的打算。按理来说,现在的大晋就是病入膏肓的老人,还要面对心怀不轨的后人暗算,绝对没有翻盘的可能才对。

    武士彟心中虽然不敢相信,但面对袁天罡,还是不敢直言反驳,皱眉道:“这,大晋近日并无变化,怎么会有起死回生之相?”

    他沉吟几许,继续道:“大宗师稍等几日,寡人这就遣人全力探查大晋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袁天罡微微颔首,道:“也好,天机演化,总归有个本源。贫道也是好奇,到底何人有这般能耐!”

    :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