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7章 龙气现震动天下
    独孤家的人!?

    长公主黛眉微蹙,眼中闪过几分怒色。

    他们往日与自己作对也就算了,此时竟敢拦住自己的去路,当真是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。

    莫尘看了眼长公主略带愠怒的神色,就明白事情没有那么简单,问道:“独孤阀,与我说说他们。”

    对于大晋两大门阀之一的独孤阀,莫尘只在原著以及江湖传闻中有所听闻。只是这个世界早已经完全不同,原著的参考价值实在太低,至于江湖传闻那就更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长公主闻言,恭敬道:“独孤阀虽为大晋两大门阀之一,但其本身势力并不算庞大,更多的还是依靠独孤太后的余荫。其族内不论是年轻一代,还是那些老一辈的人物,比之宇文阀都已经差的太多。

    如今的独孤阀,只有两人需要先生注意,其一为独孤阀第一高手尤楚红,也是独孤阀辈分最高的人物。另一人则是独孤阀的小辈独孤凤,此人天资纵横比之宇文成都丝毫不差,妾身也不知其修为已经精进到了何等地步。

    除了她们之外,独孤阀的其他人物大多不过是庸才。而独孤阀在朝堂之中的势力,除了皇城统领之外,并无太大的势力。”

    莫尘微微颔首,对独孤阀有了些许的了解。

    如今的独孤阀只能说比上不足比下有余,虽然在长公主眼中或许不值得特别关注,但在普通人眼中依旧是难以企及的庞然大物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敢在这里挡住长公主的銮驾,事情只怕还没有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就在莫尘沉思的时候,外面再次传来护卫的声音,只是这一次显得有些迟疑不定:“禀报公主,独孤策公子等人携带礼物前来拜见莫先生。”

    莫尘与长公主对视一眼,皆是露出淡淡的诧异。

    携带礼物前来拜见?

    长公主黛眉微蹙,对着莫尘微微摇头,表示自己也想不明白他们什么意思。至少在长公主看来,此举完全不符合独孤家的态度。

    如果说对方前来挑衅,她还能理解一二,但携带礼物前来拜访!

    莫尘见长公主的神色,微笑道:“既然如此,见上一面又何妨。”

    独孤家,有意思。

    莫尘看向銮驾外喧闹的景象,脸上露出淡淡的沉思,更多的还是平淡与冷漠。此来洛阳,他就没想过能够平静的改变一切!

    独孤家也好,宇文家也罢,但凡不服者,杀无赦!

    变天,朕倒要看看,何人敢变天!

    莫尘眼中的厉色一闪而逝,气息出现了瞬间的波动,转而再次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但就是那一瞬间的功夫,洛阳上空凭空响起一道惊雷。轰隆之声不断,震动的整个洛阳微微颤抖。还不待人们回过神来,无量金光从皇宫的方向升腾而起,犹如冲天而起的黄金天柱。

    天柱之上,五爪金龙盘旋,昂首发出惊天动地的龙吟!

    虽然天柱的异象一闪而逝,龙吟之声也若有若无。但一时间,整个洛阳为之震动!

    宇文家府邸书房。

    宇文述感受到天地异变,蓦然抬首向着皇宫的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只是书房周边有强大的阵法守护,再加上墙壁等众多杂物的阻隔,他虽然感受到异样,却也没有看到到底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当那股气息一闪而逝,宇文述眉头微皱,脸上露出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好可怕的气息,到底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就在此时,书房的房门陡然被人推开,宇文化及急匆匆地跑了进来,略显惊慌道:“父亲,出事了。皇宫之中蓦然升起一道黄金天柱,其中有五爪金龙盘旋,龙气之盛可怕至极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宇文述猛然站了起来,惊呼道。

    “父亲,事情非常的不对。孩儿曾经明明亲眼看过,大晋的龙气已经近乎溃散。可是今天的景象,不仅没有溃散之相,反而强盛的有些不可思议。”宇文化及不待宇文述询问,急匆匆地开口道。

    宇文述眉头紧皱,在矮榻前负手而立走来走去,凝声道:“近来朝堂并无大事发生,四方战事依旧处于小摩擦中并没有特殊的战果。以目前的情况来看,大晋的龙气不可能突然强盛。”

    对于气运之说,宇文述自然不是一无所知。甚至自古以来,气运之说就深入人心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宇文述知道大晋龙气将散,而宇文家又有龙气庇佑,才敢起了反叛篡位之心。只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,竟然会在宇文家即将动手的前夕,出现了这种莫名其妙的变故。

    他眉头紧皱,吩咐道:“立刻联系五台山智深大师,此事绝对不能等闲视之。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点了点头,急匆匆地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独孤家府邸。

    一位须发皆白满脸褶皱的老妇人立在空阔的宅院中,仰望着皇宫的方向默默无语。她稀疏的眉头微皱,脸上的神色复杂莫名。

    其中有淡淡的喜色,又带着更多的疑惑。

    在她身旁,站着一位亭亭而立的少女。

    少女神色冷峻,面容清秀带着几分稚嫩。其身着红色劲装,将曼妙的身形勾勒的越发凹凸有致。她手持一把扎许宽的重剑,看起来与瘦弱的身形完全不成比例。

    此二人正是独孤家第一高手尤楚红,以及独孤家年轻一代第一人独孤凤。

    独孤凤惊愕地看向皇宫的方向,疑惑道:“祖母,刚刚那是。”

    尤楚红坚定道:“龙气,一国气运!”

    龙气,国运!?

    独孤凤眉头微挑,露出淡淡的诧异,以及微微的疑惑。她虽然对气运并非太过了解,但也能从刚刚的异象中感受到莫大的危险。

    当天柱出现的一瞬间,她甚至有种蝼蚁在山脚仰望万丈高山的感觉。那种难以诉说的巍峨与震撼,甚至让她生不起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而这,正是独孤凤困惑之处。

    大晋,当真还有如此强盛的国运?

    她瞥了眼沉默的尤楚红,终究是没有问出自己心中的疑惑。

    尤楚红愣在原地良久,苍老的面容忽而灿烂的笑了起来,轻咳道:“好,好,这天,要变了,要变了啊。”

    大晋的国运,变了,变了啊!

    尤楚红淡淡地瞥了眼皇宫的方位,露出温和而又满足的笑容。她佝偻着瘦小的身体,颤巍巍地向着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不过,国运到底因何而变?

    尤楚红走向房间,心中忍不住生出无尽的疑惑。

    想要改变国运何其艰难,为何会突然生出这种变化。大晋的形势早已经一目了然,不论怎么想都不该出现这等变化才对。

    可是那等庞大的气运,却也做不得假。

    当真是匪夷所思,匪夷所思啊。

    尤楚红不论怎么想,都想不明白问题到底出在何处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周国、梁国、唐国、蜀国等国的纷纷发现异象。虽然天机演化一闪而逝,但各国钦天监还是得到了死令,全力捕捉的那一丝天机!

    :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