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6章 先生可是让云裳好等二合一大章
    莫尘瞥了眼两人快速离去的方向,露出淡淡的笑容,微微摇头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以两人的功力,传音自然是不可能瞒过他。只是对寇仲的胆大妄为,甚至可以说亡命徒般的赌博心理,莫尘不知道该如何评价。

    或许正是因为这种性格,才让他在原著有着那般成就吧?

    可惜成也如此,败也如此。

    莫尘想到寇仲最终因为徐子陵的一番话,放弃了即将到手的江山,以及那些曾经与之浴血奋战的兄弟,不禁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时来天地皆同力,运去英雄不自由。

    气运之争,谁又能说的清楚?

    说来,神孽猎杀诸神,争得不也是气运。毁灭曾经的诸神,夺取属于他们的气运,或者说夺取属于他们的一切。

    神孽!

    莫尘想到这里,眉头微微皱了起来。他心中一动,总感觉自己刚刚好像想到了什么,只是再去细想却又没有概念。

    到底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神孽,气运!?

    莫尘心中念叨,总感觉这东西很重要,但一时半会又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寇仲两人已经到了长公主的守卫前。

    两位还未走到近前,一位身着红色战甲的小统领拦住了两人,眉头紧皱地质问道:“站住,你们是什么人,想要做什么!”

    寇仲满脸讨好的笑容,赶忙拱手道:“我们兄弟两人刚刚从数十里外的清源亭赶来,路上听到了一些消息,所以特意前来禀报长公主殿下。”

    小统领眉头不见舒缓,冷声道:“何事,说来听听。若是你们的消息有用,本将军自然会通报公主,到时候也少不得你们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寇仲故作为难,低声道:“这倒也不是不行,只是事情可能会稍微有点复杂,一时说不出清楚。我们倒不是怕别的,就是担心万一没有解释清楚,可能会连累到将军您。毕竟这可是事关莫邪帝,要是。”

    寇仲说到这里,突然止住不语。

    那位小将领深深地看了寇仲一眼,最终哼道:“你们且在这里等着,本将军先去向公主禀报,至于长公主会不会见你们,那就看你们的造化了。”

    寇仲两人见小统领向着凉亭下走去,眼中微微松了口气。他们满脸谦卑笑容地看向周围警惕的侍卫,不敢有任何的异常,生怕引起了什么误会。

    徐子陵跟在寇仲身后,虽然从头到尾都没有说什么,但额头上也已经隐约可见细微的冷汗。从他略显紧张的神色,以及那攥的发白的手掌,足以说明他现在的心情何等紧张。

    相比较徐子陵,寇仲的神色则要自然许多。

    片刻后,凉亭。

    寇仲与徐子陵立在凉亭的台阶下,被一群虎视眈眈的守卫注视着。面对众人的注视,寇仲满脸谦卑恭敬的笑容,丝毫不显慌乱。

    微凉的秋风拂过,带起凉亭外的帷幔微微荡漾,隐隐从中传出淡淡的幽香。

    寇仲小心地低垂着脑袋,用余光向凉亭内偷偷看去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道清冷的声音从中传出:“你便是自称带来莫邪帝消息的那人?”

    寇仲闻言,低垂的眼眸放射出精光,脸上多了几分激动的红晕。

    长公主与我说话了,与我说话了!

    寇仲心情激动,足足半响才回过神来。他感受到周围来自侍卫们的不善之色,心中顿时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该死,太激动了,险些忘了正事。

    寇仲赶忙平复了激动的心情,躬身拜道:“公主的声音如同天籁,让人闻之失神。小人一时激动有所失礼,还请长公主殿下见谅。”

    长公主平淡道:“无碍。”

    寇仲感应到长公主的平淡,心中微微有些失落,却也不敢表现出来,道:“我们兄弟二人刚从南方归来,在路上听到了一些关于莫邪帝的事情。而今来到此地之后,听说公主正在等候邪帝到来,故而不敢耽误。

    在数日前,有人屠了临汝一带的盗贼,传闻此事是莫邪帝所为。

    虽然我们兄弟不知真假,但江湖上都是如此盛传。而我们兄弟听闻,那人近日还在临汝一代出没。”

    寇仲说到这里,并没有继续说下去。因为他知道,有些事情绝对不能说得太死,尤其是这种半真半假的谎言。

    有人屠了临汝一带的盗贼是真,而且这消息早已经在洛阳附近传开。但此事到底是不是莫邪帝所谓,寇仲表示只能去问老天爷了。

    长公主平淡道:“多谢两位的消息,本宫已经知道了。来人,赏他们纹银十两。”

    当寇仲两人退下,魏征皱眉道:“此二人来历诡异莫名,消息更是朦胧两可没有实话。这等江湖浪客般的人物,公主何必搭理他们?”

    长公主微笑道:“十两纹银于本宫而言,只是不值一提的小事。但对他们来说,或可成为救命之物。不管他们带来的消息是真是假,这片心意就已经值十两纹银。今日有朦胧两可之言,他日未必没有意想之外的收获。”

    魏征闻言,眼帘微沉。

    千金买马骨,收买人心之举!

    虽然手段算不得高明,但却最是有效的办法。只是可惜,长公主终究是女人!

    长公主没有理会魏征的异色,淡淡地看向不远处的官道,微笑道:“终于来了!”

    魏征两人闻言,不由抬首向官道的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距离凉亭尚有百多米的马车处。

    寇仲两人急匆匆地回到马车,呼吸还带着几分急促。他们直到上了马车之后,才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徐子陵靠在车厢上,脸色煞白一片。

    寇仲脸色红润,靠在马车的车框上,将袖中的十两纹银露出一角,得意道:“看到没有,这是长公主给我们的赏银。小子,现在相信了吧。”

    莫尘淡淡地瞥了眼得意的寇仲,以及缓缓走出凉亭的长公主等人,平淡道:“哦,恭喜了。”

    寇仲见莫尘的神色淡然,以及那明显敷衍的态度,不由有些气急。

    这家伙,太不给面子了吧!

    这可是本公子冒着生命危险,才从长公主那里骗来,不对,是讨来的赏银啊。而且十两银子,你这辈子有没有见过!

    寇仲心中疯狂吐槽,将十两纹银在他面前晃了晃,加重了语气道:“这十两纹银,可是长公主的赏赐!”

    莫尘看着疯狂显摆的寇仲,心中好笑又是无奈。

    这小子,还真是。

    寇仲见莫尘的神色,还以为他终于被自己震慑住了,心中不禁多了几分满足与得意。毕竟这可是十两纹银,多少人务农一辈子都见不到的大钱啊。

    哼,要不是看你小子还算顺眼,本公子才懒得与你废话。

    寇仲心满意足,将纹银在手上颠了两下,得意地笑道:“怎么样,要不要考虑跟本公子混,总好过继续赶马车不是。看你这副身板还算有点料,若是跟着我们兄弟去从军的话,说不得还能搏个功名封妻荫子。男儿在世,为的不就是建功立业三妻四妾吗?”

    就在寇仲有些得意忘形的吹嘘时,一道银铃般的笑声从路边传来:“咯咯,这位公子说得非常有理,男儿在世为的就是建功立业封妻荫子。你若是能说动先生从军,本宫倒是可以向陛下举荐,为先生讨个元帅之位!”

    寇仲听到前面的话,虽然感觉声音异常的耳熟,但也没有去想太多。

    他侧坐在马车前,并没有看到身后到底是何人。故而他看着莫尘脸上似笑非笑的面容,还有些得意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那副神情,就好像在说。

    看吧,连路人都认为本公子说的有道理,你丫的还在犹豫什么,不快点跟着本公子去建功立业。

    可当他听到后面的话,瞬间打了个寒颤,连手中的纹银都差点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长公主!

    寇仲心中大骇,小心地侧首看去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,他才发现长公主等人,竟然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路边。而那些凶神恶煞的守卫,远远地站在一边没有上前。

    长公主淡淡地从口中身上扫过,明眸带着几分异样地看向莫尘,微笑道:“先生,可是让云裳好等。”

    莫尘微微颔首,道:“该来的,总会来。有些事情,不论过去多久,终究还是要有个了结。”

    长公主露出明显的喜色,甚至连曼妙的娇躯都忍不住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始祖,始祖回来了!

    魏征几人立在长公主身后,听着他们莫名其妙的话语,看着长公主明显异常的神态,不由疑惑地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今天这事,可是从头到尾透着诡异啊。

    难道传闻是真的,此人当真是皇族之人?

    几人心中思量,看向莫尘的眼神多了几分慎重与复杂。若是皇族之中突然出现这等霸道的人物,形势怕是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只是不知道,这变化对长公主与自己等人,究竟是好是坏。

    长公主稍微平复了一番激动的的心情,瞥了眼满脸懵逼没有回过神来的寇仲,还有马车内若隐若现的人影,疑惑道:“这些人?”

    莫尘走下马车,平淡道:“路上遇到的行人,顺路送他们一程罢了。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长公主理解地点了点头,也就不再理会寇仲等人。她在前方为莫尘引路,向着凉亭下的銮驾而去。

    魏征几人立在原地,看着长公主与莫尘离去的背影,眉头不由越皱越紧。

    事情,似乎越来越复杂了。

    按理来说,莫尘只是客人,哪怕他是皇族中人,这里也轮不到他来发号施令。可是从两人刚刚的表现来看,莫尘的行为明显已经逾越,甚至有些反客为主的样子。

    而最让他们不解的是,长公主对此不仅没有表示出不满,反而给人一种很顺从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与他们记忆中的长公主,实在是差距太大。

    魏征心中疑惑,瞥了眼身旁从天到尾都很安静的张须陀,传音道:“不知张将军如何看?”

    张须陀翻了个白眼,没好气道:“老夫当然是站着看了,还能怎么看!?”

    他说着,瞥了眼莫尘离去的背影,有些不安地咽了口唾沫,脚步微微挪动似是想要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张须陀也不知道为什么,自从看到莫尘之后,就感觉有些淡淡的不安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,简直好像被人推上了断头台,又好像看到了正处于沉睡中的上古凶兽。他能感应到,那从莫尘身上散发的压抑气息,简直好像天地都在向着自己碾压而来。

    危险,此人非常的危险!

    张须陀沉思了片刻,终于想到看到莫尘为何会让自己如此不安。

    那是杀气,弥漫天地的杀气!

    他,带着无尽的杀机而来!

    那种可怕到足以弥漫天地的杀气,甚至盖过了战场上百万大军汇聚所带来的煞气。如此恐怖到让人胆寒的杀气,张须陀甚至闻所未闻。

    哪怕是曾经名动一时的天王冉闵,也没有如此可怕的杀气吧?

    这天,怕是要变了!

    张须陀眉头紧皱,心中突然感到几分后悔。他后悔在此事回京述职,若是在晚上一段时间,或许能够避开这个大漩涡吧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?

    张须陀看向洛阳的方向,只感觉其上笼罩着一层遮天蔽日的厚重乌云,好似苍天崩塌了一般。一道前所未有的漩涡,正在上空缓缓成型。

    风雨欲来啊!

    张须陀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魏征眉头越皱越紧,瞥了眼失神的张须陀,只感觉今天的这事越来越诡异。先是长公主明显不同的态度,现在连张须陀这老家伙都变得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难道,真的是风雨欲来?

    魏征淡淡的瞥了眼洛阳城,却是什么都没有看到。他微微摇头没有继续言语,抬脚跟上了长公主的步伐。

    直到众人相继离去,寇仲才从失神中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他伸手在腿上狠狠地捏了一把,露出傻笑的表情,呢喃道:“果然在做梦吗,我就是说世上哪来这么完美的女人。不过今天这梦有点离奇,和以前做的梦完全不一样。以前只是梦到大肉包,以及热乎乎的满头,今天居然梦到了这么多事。

    难道说,我寇仲终于要成大事了,不然怎么会梦到这么多东西?”

    就在寇仲有些分不清现实与梦境的时候,一旁地徐子陵早已经痛的脸色发青。他看着寇仲在自己大腿上狠狠揉捏的罪恶之手,清秀的面容都扭曲了起来,眼中满是无语之色。

    小仲啊,咱能捏自己吗?

    他心中无力吐槽,但是想到刚刚的事情,脸上又不禁多了几分羞红与尴尬。如果到现在他还不知道莫尘的身份,那就不是徐子陵,而是徐小猪了。

    徐子陵想到这里,看向寇仲的眼神多了几分怜悯。

    可怜的孩子,这次装逼装大了吧!

    与此同时,莫尘与长公主同驾而行,向着洛阳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莫尘看着千年依旧的洛阳城,眼中闪过淡淡的复杂。他沉吟了片刻,突然问道:“她可还好?”

    长公主闻言,眼眸中的激动之色越发清晰。她微微颔首,道:“很好,只是有些寂寞。”

    莫尘叹了口气,久久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就在两人说话的功夫,銮驾突然停了下来,隐约从前方传来骚乱之声。

    片刻,一阵急促的声音传来:“长公主,独孤公子等人在前方游猎,挡住了我们的去路。”

    :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