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4章 吹牛总是要还的
    徐子陵坐在车内,听着寇仲在外面高谈阔论的声音,不由多了几分好笑。

    这家伙,还是老样子啊!

    他侧首看向怯生生的女人,歉意道:“抱歉,我兄弟并非有意打扰姑娘。若是有什么叨扰之处,还请姑娘见谅。”

    女人小心地瞥了眼随着微风荡漾的破旧车帘,以及其外若隐若现的两道身影,微微摇头声若黄鹂般的低声道:“无碍,小女子与两位一样,只是顺路的客人罢了。”

    徐子陵微微颔首,瞥了眼女子身上并无多少细软,道:“姑娘是去洛阳投亲?”

    女人沉默了片刻,才缓缓点了点头,显然不想在此事上继续纠缠。徐子陵见状,歉意地笑了笑,也没有继续问下去。

    只是两人沉默片刻,女子忽然低首默默垂泪,直把徐子陵看得呆愣在那里。

    他脸上露出慌乱之色,有些手足无措地说道:“若是在下有什么唐突之处,还请姑娘千万不要见怪。这,我。”

    徐子陵满脸为难与尴尬,竟是不知道该如何安慰。

    他以往与寇仲流浪天涯四海为家,别说去哄那些哭泣的女子,就连和女人说话的机会都极少。因而现在面对这种情况,徐子陵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女子微微摇头,歉意道:“抱歉,让公子受惊了。小女子只是想到了一些伤心的往事,所以有些失态了。”

    徐子陵见她恢复过来,心中不由松了口气,赶忙摆手道:“不碍事,不碍事。”

    女子见他窘迫的样子,忍不住掩嘴轻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此人看起来年岁不大,而且举止带着几分稚嫩青涩,身上的衣衫也只是最普通的料子。想来他应该不是富贵人家的子弟,而且还是初出江湖的小家伙。

    女子稍稍打量了徐子陵一番,心中隐隐都有了底细。

    她沉吟了几秒,黛眉微微皱了起来,其上带着几分哀怨,以及淡淡的期待,叹道:“妾身素素,此来洛阳是为了寻一位故友。只是多年未曾联系,也不知道他如今是否还在洛阳。小女子只记得他数年前在洛阳担任城防官,却不知现在到了何处?”

    徐子陵听到素素的话,眼中露出了然之色。

    原来是千里寻夫!

    虽然素素并没有直接说出他们的关系,但说到那人的神色,却已经说明了一切。徐子陵年岁不大,但流浪多年也是见多识广,如今只看素素的神色,就已经猜出了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徐子陵安慰道:“素素姑娘不用担心,那人既然是担任城防官,想来应该不会轻易离开洛阳。再说了,最近几年也没有大战,就是想走也走不了不是。而且素素姑娘至少还有亲人在世,我和小仲。”

    徐子陵说到后面,不禁垂下了脑袋,脸上满是伤感之色。他声音有些低沉,又带着几分黯然,将自己与寇仲的身世简单的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,自己为什么会在一个陌生人面前说这些,可能是因为长久以来的压抑,又或者是因为素素让他很有安全感。

    素素听着徐子陵的故事,看向他的神色少了几分警惕,多了几分怜惜。

    她抹去眼角的泪痕,微笑道:“说来,我们都是同样的人。你若是不嫌弃的话,可以喊一声素素姐。待我找到他,看是否能为你们寻一份安稳的营生。”

    徐子陵只是有感而发,哪里想到素素竟然这般热情。他看着素素的神色,心中不禁升起淡淡的温暖,以及些许的感动。

    只是两人仅仅是一面之缘,徐子陵又怎么可能真的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他赶忙道:“素素姐误会了,我。”

    素素故作不满地嗔了他一眼,道:“你这般推辞,难道是看不起姐姐一介女流不成?”

    徐子陵满脸苦笑,赶忙连称不敢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马车外。

    寇仲口若悬河的吹了半响,满脸得意地靠在马车的另一边,总结道:“所以说,咱们这种人若是想要上位,成为人人敬仰的大英雄,必须要先有大志向。而我寇仲,将来可是要成为大将军的人!”

    寇仲!

    莫尘闻言,略显惊讶地看向他。

    他还真没想到,路边随便拉个人,竟然是此世的主角之一。不过虽然看到此世的主角之一,但莫尘也只是稍微的惊讶,并没有特别的感觉。

    寇仲已经不是他见过的第一个主角,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主角。经历过数次的穿越,莫尘早已经对这些天命之子没有了太大的期待。

    不过虽然如此,莫尘看到寇仲如此口若悬河的样子,还是忍不住微笑道:“哦,那不知未来的寇大将军,现在已经识得几卷兵书,认得多少兵家阵法,可知攻防的要点。”

    寇仲闻言,脸上的神色顿时僵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不过是一个孤儿,自小便开始四处流浪,连大字都不识得几个,又怎么可能识得兵书,认得兵家阵法。

    只是他没有想到,自己吹个牛竟然碰到较真的了。

    寇仲轻咳一声,故作大气道:“兵书自然是识得一点,兵家阵法也是有所了解。只是这种机密之事,岂能随便向他人透露。不过我看兄弟你还算顺眼,要不要跟我去从军,到时立个战功光宗耀祖,总好过这样拉车来的妙哉。

    不是我自夸,就凭我寇仲的武艺,到了战场上杀敌立功还不是轻而易举之事。再说了,我寇仲虽然只是白身,但也是近距离见过长公主的人。长公主见过没,那真是。”

    寇仲说道后面,脸上满是沉迷缅怀之色。

    莫尘见此,轻笑一声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现在的寇仲,终究还真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。

    寇仲听到莫尘的笑声,好似受到刺激一般。他瞪大了眼睛看向莫尘,就差拍着胸脯保证,高声道:“你别不信,我可是和长公主说过话的人。”

    莫尘双眸微闭,好似陷入了假寐。

    寇仲见此,哪里还不知道莫尘的态度。他脸上多了几分不正常的红晕,好似是赌气,又好像是证明自己没有吹牛,高声道:“你不信是不是,不信我和长公主说过话是不是。等到了前面,我就让你看看,我寇仲到底有没有吹牛!”

    莫尘眼帘微抬,嘴角带着几分笑容,平淡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寇仲闻言,见莫尘脸上的神色,顿时犹如吃了黄连,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。

    大兄弟,咱们吹吹牛,别当真好不好!

    寇仲神色僵硬,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。

    让你丫天天吹牛,这次吹大了吧。

    不过等会该怎么办才好,到底是丢人一次,还是想办法蒙混过关?

    寇仲眼神不定地瞥了莫尘一眼,见他脸上的微笑,心中的退意顿时散去。我寇仲可是要成为大将军的人,如果连和长公主说话的勇气都没有,将来凭什么追求公主!

    娘希匹的,老子拼了!

    这可是自己的第一个小弟,怎么也不能这么认怂不是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