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3章 偶遇
    洛阳郊区。

    太阳高挂苍穹,散发着温热的气息,吹散了山林间的寒气。洛阳郊区多山川林地,故而哪怕是已经过了午后,依旧让人感觉有些淡淡的凉气。

    在距离洛阳数十里,官道旁的一处茶铺。

    茶铺中的人并不多,约莫也就十数人罢了。其中大多是前来洛阳的行商,也有少量手持利刃的江湖中人。寇仲两人满脸疲惫地大口喝茶,不时向着洛阳南方的官道看去,好似在等待着什么。

    寇仲抹了把额头的汗水,脸上满是羡慕的神色,道:“你说那邪帝莫尘,到底是个什么人,竟然能让长公主出城十里相迎?”

    徐子回想起在城外看到的盛大景象,眼中闪过淡淡的异色,转而又恢复了平静。他微微摇头,道:“想来应该是一位仙风道骨的绝世高人吧?”

    寇仲无力地翻了个白眼,无力吐槽道:“子陵,你这也太敷衍了吧。人家竟然叫邪帝,怎么也可能是仙风道骨的模样。我想邪帝一定是那种看起来充满桀骜,看起来又相当成熟的中年男人。”

    徐子陵笑了一下,没有与寇仲辩解。

    邪帝是个什么样子,自己两人谁也没有见过,又哪里能够说出个所以然来。而且邪帝长什么样子,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寇仲沉默了片刻,忽而露出迟疑之色,低声道:“子陵,你说我们就算是等到了邪帝,人家也不认识我们。咱们继续等下去,真的有用吗?”

    徐子陵哭笑不得地翻了个白眼,对寇仲简直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当初听闻邪帝要入洛阳,大喊着前来这里等候的是你。现在久久不见人来,想要离开的又是你。而且邪帝什么样人物,没见长公主都要出城十里相迎,就算咱们等到了又有什么意义?

    这么简单的道理,你居然现在才想明白!

    虽然徐子陵早已经知道这个结果,但当初寇仲明显心不在此,他也只能陪着兄弟在地等候。

    只是他没有想到,寇仲居然现在才醒悟过来。

    寇仲见徐子陵的神色,也知道他心中在想些什么。他略显尴尬地挠了挠头,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。

    当初他听闻长公主率众出城十里,只为了迎接不知何时才能抵达洛阳的邪帝,心中蓦然生出了想要见见邪帝,见见这位名动天下,让长公主亲昧的男人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想要见见邪帝,自然只有寇仲自己明白。

    只是狂热了许久,寇仲吹了半天的凉风已经渐渐醒悟过来。他看着徐子陵的表情,哪里还不清楚对方早已经知道了结果,只是顾及自己的脸面才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寇仲松了口气,笑道:“哈哈,倒是我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徐子陵见寇仲醒悟过来,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。他温和的地向寇仲灿烂的笑容,微笑着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寇仲放下几个铜板,侧首看向徐子陵,道:“兄弟,咱们该回去了。现在这天,可以趁天黑前赶回洛阳。哎,自从来到洛阳之后,也不知道娘亲现在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徐子陵听到寇仲后面的话,眉头微微皱了一下。

    娘亲只说有要事需要处理,却什么线索都没有留下。也不知道她如今身在何处,又在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徐子陵瞥了眼大大咧咧的寇仲,眼中闪过几分担忧。

    其实有一件事,他从来没有告诉寇仲。就是他总感觉娘亲好像隐瞒了什么东西,而且还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。只是到底是什么事情,徐子陵自己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他只是有种感觉,那件事很危险,非常危险!

    寇仲站起身来,随意地伸了个懒腰。他看向洛阳的方向,眼中闪过淡淡的坚定,以及些许的希夷。

    终有一天,我会让你看到我寇仲!

    片刻后,一辆简陋的马车从南方缓缓而来。

    马车并不大,最多只能够容下四五个人的样子。简陋的车棚上隐约能够看到数个小洞,车框在干瘦的马匹拉拽下,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。让人不得不怀疑,这辆马车是不是随时都可能散架。

    在马车前方,一位身着普通黑色长袍的年轻人慵懒地靠在车框上,任由那匹瘦弱的红马顺着官道前行,此人正是远道而来的莫尘。

    透过马车的帘布,依稀能够看到其中还有着其他人。

    寇仲两人走在官道上,远远地看着缓缓行来的马车,纷纷露出了欢喜之色。虽然他们如今已经是习武之人,但数十里的道路终究不是那么让人舒服。如果能有代步的工具,两人自然不会选择步行前进。

    寇仲挥舞着双手,满脸期待地对着缓缓驶来的马车喊道:“这位大哥,我们兄弟二人要去洛阳,能不能载我们一程。”

    莫尘淡淡地瞥了两人一眼,沉吟了几秒的时间,道:“上来吧。”

    寇仲满脸喜色,对莫尘拱手道:“多谢这位兄弟。”

    两人上了马车,这才发现其中还有一人。那人身着朴素的青衫长裙,面容秀气带着几分怯生生的表情,看到两人的时候明显露出了些许的不安。

    只是她好似想到了什么,有些勉强地对两人笑了笑,而后低垂着脑袋好似在想着什么心事。

    徐子陵神色淡然,回了个微笑没有言语。他选择了拐角的位置,与那人保持了相当的距离。寇仲呆了片刻,最终选择坐在了马车外。

    瘦小的马匹拉着四人前行,步伐越发的迟缓。

    寇仲坐在车前,看着莫尘慵懒的神色,以及不急不缓行走的马匹,不由笑道:“这位兄弟真是悠闲,就不怕拉不到客人。”

    莫尘愣了一下,而后不由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自己这身行头,就像一个车夫吗?

    他心中好笑,却也懒得与对方争辩,随意道:“这世上的钱挣不完,只要能够吃饱喝足,又何必给自己太大的压力。”

    寇仲眉头一挑,道:“兄弟此言差矣,这世上的钱是挣不完。但若是不努力,又怎么可能挣到更多。我等男儿自当建功立业,努力成为那人上人。若是不争,岂不是直接认输,连一点希望都没有?”

    寇仲说着,见莫尘依旧神神在在,却又没有阻拦自己,不由来了兴致。他唾液横飞,脸上渐渐飞起了几许兴奋的潮红,手舞足蹈地陷入了梦想之中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