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0章 引蛇出洞
    莫尘无奈地笑了笑,没有在此事上继续纠缠。

    婠婠见此,嘴角微翘露出淡淡的得意笑容。她看着碧波荡漾的河面,沉默了几秒的时间,终究还是没有按捺住心中的好奇,问道:“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今天发生的一切,对于婠婠而言实在是太过奇妙。

    莫尘今天施展的手段,她不仅从未听说过,以往甚至连想都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从头到尾都没有见莫尘出手,但是那威名赫赫的伽头陀却连他的衣角都没有碰到,就死的凄凄惨惨。最诡异的是,他竟然死在了自己的最后一句话上!

    陨石!

    婠婠简直不敢相信,这世上真的有人能够召唤陨石?

    哪怕他真的是传说中的始皇帝,但这种能力也太过诡异了点吧!婠婠小心地瞥了莫尘一眼,心中越发的感到惊叹。

    莫尘微微一笑,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天命的可怕,又岂是一般人能够想象?

    这世上不论多么强大的存在,只要不是超越天地的存在,都必然会受到影响。而一旦他们受到天地的影响,又如何能够抵挡天命的力量。

    天命之子,可不是说说而已!

    婠婠见莫尘只是微笑,不由嘟起了精致的樱唇,无力地嗔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这个坏家伙,果然隐藏了许多手段。真不知道他到底师承何处,哪里学来的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而后婠婠想到宇文成都的事情,不由掩嘴笑了起来。她娇媚地看向莫尘,开怀笑道:“那个宇文笨蛋,是不是真的要倒霉好几天?”

    莫尘微微颔首,随意道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因果大道,口含天宪!

    虽然他对因果大道的领悟并不深刻,只是借了李靖的传功,才能施展因果的威能。但随着时间的流逝,以及对因果神通种子的不断温养。让他对因果大道,有了些许的领悟,以及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因果者,有因必有果!

    可以言出法随,让敌人陷入各种不利的境地。也可以出手成因,让敌人无法躲避接下来的攻击。因果大道作为三千大道排名前三的大道法则,其威能之诡异在诸天万界都是赫赫有名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对莫尘而言,并没有太大的关系。

    因为对他来说,自身所领悟的因果神通,只是一种强大的辅助手段,还不足以成为逆转战局的杀手锏。不论是已经不远的盘古传承,还是那神秘的游戏系统,都远远超过了现在的因果大道。

    婠婠见莫尘惜字如金,不由气得磨了磨小虎牙。

    她无力地嗔了莫尘一眼,有些不满,又带着几分担忧:“虽然不知道你使用了什么手段,但这样随意的暴露底牌,怕是会引起一些人的反弹。”

    不管莫尘是否与大晋皇室有着联系,他的到来都必然会引起众多的关注。

    而今日之事显然不可能瞒住,因为不论是宇文家的宇文成都,还是法家传人狄仁杰,都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游侠。在他们身后,是九州赫赫有名的势力。

    今天的事情如此诡异,又牵扯到了这两位人物。怕是此地的消息早已经化作信笺,向着各路势力飞去。

    婠婠从不相信,这世上有无法破解的神通招式。

    她担心若是被人发现了莫尘手段的破绽,又或者引来了一些别有用心的人,事情只会越来越麻烦。

    莫尘眼神深邃,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随意地坐在了船头,轻抚着河面的流水,平淡道:“既然有人想要在大晋变天,我自然是要给他们一点压力。没有压力,哪里来的动力。”

    婠婠愣了一下,而后眼眸闪过一抹异色。

    打草惊蛇,引蛇出洞!

    难怪他在许昌表现出如此手段,原来竟是故意做给别人看。不过他以自身为诱饵,难道就怕那会是一条择人而噬的毒蛇!

    婠婠心中担忧,但是看到莫尘平淡的神色,终究是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么沉默了良久,婠婠忽而黛眉微蹙地凝声道:“以大晋如今的形势来看,有能力变天的只有几家。你以为会是哪家暗中动作,又或者其中不止一家?”

    莫尘屈指轻弹,一道劲风在河面上拉出数十丈长的白色匹练。

    他双手枕在脑后,随意地躺在甲板上,对婠婠眨了眨眼笑道:“不是已经有人跳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婠婠先是微惊,而后露出沉思之色。

    宇文家作为大晋两大门阀之一,自然有着一定的过人之处。他们在朝野内外都有着庞大的实力,若是说他们想要变天,倒也能说的过去。

    婠婠心中沉思,想到莫尘如今与宇文家的冲突,正想提醒他小心宇文家的后续动作。只是当她低首看去,却发现莫尘已经躺在甲板上双眸微闭,好似陷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婠婠见此,气哼哼抬起纤细晶莹的玉足,在莫尘的胸膛上轻柔地踩了一下,好似生怕将他踩醒了一般。

    这个坏人,枉费人家还在为他担心,竟然这般慵懒。

    就在婠婠心中不忿的时候,忽而感觉玉足被一只温暖的大手抓住。那犹如小火炉般炙热的温度,好似一道热流从玉足传向了身体各处,让她一时间失去了气力。

    婠婠低首望着不知何时睁开眼眸的莫尘,看着被他紧握在手中的晶莹玉足,俏脸顿时飞上了两抹红霞。

    她有些娇羞,又带着几分异样地嗔道:“登徒子,还不放手。”

    莫尘把玩着手中的玉足,只感觉触手温润如玉,没有一点的瑕疵与死皮。他微微侧首,瞥了眼长裙下探出的如玉小腿,微笑道:“其实我一直有些好奇,你为什么不穿上鞋子?”

    婠婠感受着来自玉足上的温热气息,全身一阵无力又带着几分酥软。她听着莫尘的话,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,猛然从他手中抽出了玉足。

    她纵身跃向了甲板的另一头,远远地躲开了莫尘,娇嗔地瞪了他一眼,哼道:“哼,本姑娘为什么要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婠婠说着,足足几息才勉强平息了体内骚动的气息。

    只是就在她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,一只两尺许的苍鹰猛然从天而降,稳稳地落在了小船的乌蓬上。

    婠婠眼眸微凝,低声道:“师父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