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9章 将军,这是您自己踩得!
    直到莫尘走远,众人才算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一位副将低垂着脑袋小心地走上前去,丝毫不敢抬首看向宇文成都难看的神色。他颤抖地将一方汗巾递给宇文成都,低声道:“将军。”

    宇文成都脸色阴沉的可怕,随便地抹了几下头上的鸟粪,愤恨地骂道:“我宇文成都从不信命,今天就不信会中了你的邪。倒霉,我呸。”

    宇文成都想到刚刚发生的事情,心中虽然有些担忧,但终究不信莫尘会如此邪门,能让自己倒霉。

    他狠狠地瞪了莫尘一眼,将汗巾随手扔在了地上,有些气恼地在街道上踏了一脚,将青石板踏成一片齑粉,冷声道:“我们走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宇文成都刚刚转身,脚下突然感觉被绊了一下,身形不由前方跌去。虽然这变故有些让人意外,但以宇文成都的身手与修为,还是没有太大的担心。

    只是当他想要撑着地面翻身而起的时候,却发现落掌的地方竟然是刚刚扔下的那方汗巾,其上还沾染着恶臭难闻的鸟粪。

    宇文成都脸色微变,赶忙将探出的手再次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我宇文成都,怎么可以倒在同样的鸟粪上两次!

    而就在他那么一个犹豫的功夫,已经嘭的一声趴在了地面上。坚固的盔甲撞在地面上,发出铿锵有力的金属撞击声。

    宇文成都脸色铁青地从地面上爬起来,瞥了眼将自己绊倒的坑洞,愤怒道:“这许昌城的城守都是干什么吃的,路上这么大的一个洞不知道修一修吗!身为大晋朝廷命官,一个个如此不作为。”

    还不待宇文成都发泄完心头的怒火,那副将满脸冷汗地咽了口唾沫,低声道:“将军,这个坑是您刚刚自己踩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宇文成都愣了一下,瞬间想到了刚刚的场景。他脸色越发难看,狠狠地瞪了一眼副将,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。

    没眼力的东西!

    宇文成都心中骂了一声,也不敢在此继续停留。毕竟在光天化日之下摔了个狗吃屎,对宇文成都这种狂妄的人而言,简直没有比这更丢人的是事情了。

    他甚至已经能够想象,不久之后整个天下都会传出。

    堂堂青年至尊宇文大将军,在许昌城的街道上摔个狗吃屎的故事!

    不远处的酒楼上,狄仁杰透过早已经破碎的墙壁望着下方街道上的场景,脸上不由露出淡淡的惊愕之色。

    这么邪门!

    仅仅一句话,竟然就让宇文成都这种强者落到这种地步!

    如此荒唐的事情,怕是说出去都不会有人相信吧?

    只是鸟粪还能说是意外,但他接下来在众目睽睽之下摔了个狗吃屎的事情,怎么看都不像是意外啊。

    李元芳小脸上满是惊惧,小心地咽了口唾沫道:“这家伙,太邪门了!”

    狄仁杰微微颔首,看着莫尘早已经消失不见的身影,眉头渐渐皱了起来,眼中闪过淡淡的忧虑。

    李元芳看了他一眼,小心地问道:“狄大哥,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狄仁杰叹了口气,微微摇头道:“会洛阳,向长公主复命!”

    李元芳闻言微愣,露出淡淡的迟疑。

    自己两人没有完成任务,就这么空手而回,只怕长公主到时候会怪罪下来。自己倒是无所谓,但狄大哥可是官府的人,怕是会有麻烦啊。

    可是那家伙这么诡异,单凭自己两人的力量,也不可能将他强行带回去啊。

    李元芳想到莫尘展现的诡异能力,不由打了个寒颤,长长的狐耳高高竖起,似是在警惕着什么。

    狄仁杰瞥了眼李元芳担忧的神色,平淡道:“不用担心太多,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。”

    额!

    李元芳诧异地抬头看向狄仁杰,半响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完成了?

    狄仁杰转身向着楼下走去,解释道:“他会自己前往洛阳,所以我们这次的任务,完成了。”

    李元芳听到这里,才算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它挠了挠狐耳,笑道:“还是狄大哥聪明,反正我们的任务只是将他安全的带回洛阳。他自己去洛阳,自然也算我们完成了任务。那我们还是赶快走吧,最好先通知长公主殿下,到时候再有什么事情,可就不关我们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狄仁杰脚步一顿,双眼多了几分失神,无奈地叹道:“不关我们的事情,只怕我们已经不能脱身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并没有解释太多,继续向着楼下走出。

    李元芳疑惑地眨了眨眼睛,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两人已经不能脱身。只是他想了几秒没有思路,转而就懒得再去想那些东西。

    当他走到楼下,隐约听到走出酒楼的狄仁杰开口道:“给这位酒家留下一百两白银的损失费,我们尽快赶回洛阳。”

    李元芳脸色大变,脸上写满了愤怒。..

    凭什么要自己付,又不是自己将这里打成一片废墟。

    它心中不满,但是看着狄仁杰离去的背影,想到莫尘诡异可怕的能力,以及宇文成都狂傲的性格,狐耳顿时无力地垂了下来。它嘟着红润的小嘴,不满地从小金库拿出一百两白银,放在趴在地面上哭诉的酒家面前,而后快速地向着狄仁杰追去。

    同时,许昌城外。

    莫尘与婠婠踏舟而行,顺着河水向洛阳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清澈的河水犹如明镜,被急速行驶的小舟撕裂出一道白色的匹练。阵阵清风从两岸吹拂而来,带起阵阵的泥土芬芳,以及淡淡的水腥味。

    清风拂过,吹起婠婠的秀发飞扬。

    她抚了抚飞扬的鬓发,微笑地看向莫尘,嘴角隐隐带着得意的笑容,轻笑道:“咯咯,刚刚真是痛快,宇文成都那家伙的脸色,真是笑死人家哩。”

    莫尘轻吐了口气,微微摇头道:“宇文成都还算不得什么,只是一个被人驱使的棋子罢了。我们这一次前往洛阳,可不会那么平静。前途凶险难测,你确定要继续随我前行。”

    莫尘说到后面,侧首看向了娇笑的婠婠,脸上多了几分认真。

    因为他也不知道,洛阳到底会有什么样的敌人等待着自己。他不担心自身的安全,却也不想婠婠跟随自己继续冒险。

    婠婠避开莫尘的视线,微微扬起螓首,轻哼道:“你别想甩开本姑娘,除非。”

    她说到这里,突然止住不语,而后笑盈盈地看向莫尘,娇笑道:“除非本姑娘想要甩开你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