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7章 流星!
    伽头陀脸色涨红,简直快要气疯了。

    他自问见过无数手段诡异的存在,但从来没有如同今天这般憋屈过,更是第一次生出了淡淡的畏惧。因为他虽然猜出来可能与莫尘有关,但对于他怎么做到的这一切,却只有无尽的茫然。

    伽头陀甚至不敢想象,对方若是能随意的让自己法力暴走,是不是意味着他同样可以神不知鬼不觉让自己走火入魔!

    其他几人看到这里,不由满脸的茫然与不信,宇文成都更是脸色阴沉的可怕,心中暗骂废物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是他动的手脚,他从头到尾可都没有动过一下啊。

    再说了,他若是有这种匪夷所思的实力,那还能等我们对他动手,怕是早已经被人削了。

    反正宇文成都是绝对不会相信,这世上有人能在自己面前出手,却让自己连一丝一毫的线索都无法发现。相比较是莫尘暗中做手脚,他倒是更相信伽头陀今天不在状态,所以才会出现这种低级而又可笑的错误。

    故而当宇文成都看到伽头陀闪烁着的神色,不禁有些脸色难看地训斥道:“还不动手!”

    伽头陀听到宇文成都的训斥,身体不由为之一颤。只是当他看到莫尘淡然的笑容,又生出几分寒意与惊惧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任何证据,但他总感觉一切与莫尘脱不开关系。

    就在伽头陀心中犹豫的时候,蓦然生出前所未有的危机感。那种感觉就好像被人将剑架在脖颈上,随时都可能陷入永远的沉沦。

    危险,很危险!

    在那一瞬间,伽头陀只感觉脊背发寒,汗毛都不由竖了起来。他甚至来不及多想危险到底出自哪里,赶忙运气于全身。只见他的身形再次变大,肌肉隆起犹如神金锻造而成,周身散发着强烈的金色神光。

    同时,一阵可怕的呼啸声从天上传来。

    那声音先是微弱犹如蜂鸣,转眼已经好似狂风呼啸一般。伴随着那让人胆寒的呼啸,同时还有可怕的强风从天而降,让人不由呼吸有些急促。

    几人疑惑地抬首向上望去,顿时双眼瞪成了铜铃一般,脸上写满了懵逼,整个就好像一副见了鬼,不,是一副看到了神仙的模样。

    透过已经破碎的屋顶,只见一颗流星划过苍穹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只是普通的流星飞过,自然不值得他们去为之惊讶。可让他们不敢置信的是,那颗赤红色的流星撕裂蔚蓝的苍穹,以无可抵挡的可怕威势,向着众人所在的方向而来!

    “艹!”

    宇文成都眼见流星向着此地坠落,顿时脸色大变,声音都变得尖锐起来,怒骂一声。他简直不敢相信,自己竟然有一天会被流星砸到!

    这到底要多倒霉,才会碰到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?

    宇文成都心中郁闷无比,以这辈子都没有使用过的速度,向着远方疾驰而去。狄仁杰等人脸色大变,终究是反应慢了一些,当他们想要离开的时候,却发现真元法力竟然受到了压制。

    他们神色巨变,面对眼看就要坠落的流星,心中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只是相比其他人单纯的惊惧,伽头陀早已经彻底的懵逼。他望着从天而降的流星,甚至都没有躲开的念头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不可能,为什么!?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就在他心中茫然,又充满了无尽疑惑的时候,赤红色的流星已经携带毁灭之势从天而降。只见流星如同巨大的火球,带着撕裂空气的轰鸣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当流星来到许昌城上空的时候,巨大的火球已经渐渐弱了下来,隐约能够看到其中的流星本体。拳头大小的黑红色流星,好似熔炉中加热了许久的铁块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流星从伽头陀身前穿胸而过,砸出一道比之碗口还大许多的伤口,巨大的热量将伤口瞬间烧焦,让鲜血一时间无法从中流出。而后流星气势大减,有些无力地坠落在地,砸出一道不知几许深的洞口。

    一时间,街道附近死寂一片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满脸心有余悸的模样,略带几分呆滞地看向生机若有若无的伽头陀,以及地面上不知多深的洞口。

    这就完了!?

    众人望着坠入地面的流星,不由艰难地咽了口唾沫,很多人还未从之前的变故中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直到伽头陀巨大的身体轰然倒地,才将所有人从失神中惊醒。

    狄仁杰最先回过神来,满脸怪异地看向莫尘,眼中神光剧烈闪烁。他嘴巴微微开合,却是久久没有发出一声。

    因为他不知道该这么问,也不知道该问什么。

    难道要问莫尘到底怎么召唤来的流星,又或者问他到底是如何做到的这一切?

    李元芳头顶的狐耳轻轻一颤,脸色苍白地躲在了狄仁杰身后。他眼神飘忽不定,却始终关注着莫尘的神色,好似只要他露出一丝异样,就立马逃离这里。

    他怕,很怕。

    因为李元芳直到现在都看不明白,伽头陀到底为什么而死。

    难道就是因为那句有本事你用流星砸死我!?

    李元芳想到伽头陀死前的最后一句话,心中莫名多了几分好笑与寒意。未知,永远是最可怕的东西。

    宇文成都远远地逃开,却也始终关注着酒楼的变化。

    当他看到流星坠只杀死了伽头陀,甚至连下方守卫的铁骑都没有人因此受伤,瞬间眼睛瞪成了牛眼,脸上写满了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同时,无尽的寒意从他心头升起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什么手段!

    如今哪怕是宇文成都再不愿意相信,也不得不信这一切都是莫尘搞的鬼。毕竟伽头陀死前的那句话,以及现在诡异无比的景象,让他实在找不到开脱的理由。

    如果说这一切只是巧合,宇文成都倒是更原因相信是莫尘使用了诡异的秘法。

    毕竟,这些巧合实在是太过诡异!

    莫尘淡淡地瞥了眼已经没有声息的伽头陀,平淡道:“活着不好吗,为什么要想不开。”

    几人闻言,嘴角微微抽搐。他们不约而同的翻了个白眼,却又不敢表现的太明显,生怕因此得罪了莫尘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你丫的搞鬼,他怎么可能会那么巧合的死在流星下?

    只是那到底是什么手段,竟然能够无声无息的召唤出流星,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!

    几人心中疑惑,却是怎么都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宇文成都感知到莫尘的注视,脸色难看地微微侧首,竟是不敢与他对视。此时的他,哪里还有之前的嚣张与狂妄,只剩下淡淡的惊惧与想要离开的心思。

    他不怕死,更不怕挑战强者,但他不想死的不明不白,甚至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死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