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3章 狄仁杰
    许昌。

    许昌地处“中原之中”,自古以来便是繁华之所。如今虽是乱世,但许昌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,并未受到太大的战乱影响,尚且还算安静祥和。

    只是今日,数以万记的大晋精锐战士涌入许昌城,彻底打破了这座城池的安宁与祥和。

    街道上,全副武装的大晋精锐骑兵汹涌而至,如同一条毁灭一切的黑色河流。他们全身着黑色钢铁战甲,手持不曾开锋的战兵,甚至连战马上大多披着厚重的战甲。

    骑士们昂首挺胸斗志昂扬,战马一致的步伐犹如阵阵雷鸣般响彻许昌城。他们在高头大马上睥睨四方,显得尤为高傲。

    街道两侧,无数百姓谨慎地躲在一旁,生怕惊动了什么。直到这些骑兵相继消失在街道上,才有人轻轻呼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这好像是宇文家威震天下的铁浮屠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记得以前听人说过,他们似乎在宇文成都将军的带领下抵挡南梁叛逆。只是最近官府也没有说过大军进城的事情,他们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,难道南方出现了变故不成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吧,南方最近很平静,没听说有什么动静啊。难道是其他地方出现了问题,所以朝廷调动了铁浮屠大军?”

    “这也不是没有可能,咱们大晋能征善战的大军只有那几支,若是其他方面战事吃紧,说不得真有可能调动铁浮屠出动。不过铁浮屠出动,这南梁叛军会不会趁此机会偷袭啊。”

    街道上人们纷纷自语,有人满脸的担忧,有人满脸的好奇与疑惑。

    大军前方,两道人影尤为醒目。

    为首之人身着赤红色的全身甲,头盔宛若仰天咆哮的狼首。战甲总体做工精致,犹如出自大师之手的艺术品。其上流光溢彩,在骄阳下散发着淡淡的神光,看起来神异非凡。

    如果说战甲还只算醒目,那身着战甲之人则让人过目难忘。

    他浓眉大眼面容冷峻,微微上扬的眼角,以及嘴角始终带着冷笑,给人一种狂傲无视天下人的感觉。其中最让人难忘的当是他赤红色如火的头发,以及那双飞扬的赤红色眉毛。

    如血的鲜红,为他的张扬又增添了几分凛冽,以及睥睨天下的霸气。

    他胯下并非普通的战马,而是一头比之战马还要巨大的老虎。丈许长的老虎,犹如上古凶兽般散发着骇人的气息,让那些战马远远地跟在其后而不敢上前。

    此人,正是大晋天宝大将,也是号称九州青年至尊的宇文成都!

    虽然这个青年至尊并非所有人都认可,但在年青一代能够与他抗衡的人确实屈指可数,至少大部分人对这个称号不敢非议。

    在宇文成都身旁,则是一位身穿袈裟的光头和尚。

    若说普通的和尚无不面善,至少大部分看起来都是和颜悦色,可此人则恰恰相反。他面容狰狞,满脸横肉让人胆颤。最可怕的还是他那双赤红色的眼睛,与其说是佛陀,倒不如说是恶魔来的恰当。

    他身材接近三米之高,行走在街道上犹如闯入了小人国的巨人。

    和尚瞥了眼两旁颤颤巍巍的行人,脸上露出毫不遮掩的鄙视与冷漠。他随便看了几眼,侧首看向宇文成都,道:“佛子,那什么邪帝何许您亲自出手,俺伽头陀一人就能将他抓了送到佛子面前。”

    和尚虽然并非故意,但其声若雷霆震动,让街道两旁的房屋都微微颤抖起来,就好像地震的前兆。

    而躲在路边的行人,更是满脸痛苦的捂住了耳朵,更有人忍不住发出痛苦的呻吟。

    宇文成都淡淡地瞥了他一样,微笑道:“此人,不同!”

    伽头陀挠了挠脑袋,狰狞的面容上带着些许的茫然,不在意地道:“能有啥不同,还不是一个鼻子两个眼,难道还能多两条手臂不成?”

    宇文成都闻言,笑了笑没有解释。

    伽头陀虽然粗鲁而又愚笨,但其不论是实力还是忠心,都让宇文成都相当的满意。至少作为一个手下而言,他的表现非常完美,从来不对任何命令表示疑虑。

    宇文成都抬首看向苍穹上掠过的金雕,平淡道:“长公主的人,到何处了?”

    一位身着将军铠的人快步上前,低声道:“不久前从洛阳传来消息,长公主派出了心腹爱将狄仁杰前来。根据消息来算,狄仁杰应该已经快到许昌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成都微微皱眉,轻哼道:“狄仁杰,当代法家传人吗?若是他的话,怕是已经到了许昌。”

    副将神情微怔,有些惊愕地看向宇文成都,而后担忧地低声道:“若是狄仁杰已经到了,那我们。”

    宇文成都不屑道:“便是狄仁杰已经到了许昌又如何,我宇文成都难道还会怕他一个小小的六扇门捕头。邪帝莫尘假冒皇族之名祸乱天下,如此大逆不道之人,若是让他逍遥法外,岂不是有辱我大晋的威名。

    本将军身为大晋天宝将军,许昌又是职责所在之地。而今接到他人举报,特意率领大军前来捉拿要犯。狄仁杰若是敢阻拦,那就是心怀不轨意图谋反。”

    副将闻言满脸无奈,嘴巴微微开合,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以宇文成都的性格,即便是自己开口,他也不会当一回事。若是将他惹怒,怕是连自己都危险。可是家主临行前一再交代,此行只是试探莫尘的底细,顺便探测一下皇族的反应。

    若是任由将军胡来,到时候怕是不好收场吧?

    与此同时,许昌城一处酒楼。

    就在莫尘与婠婠坐在包厢中休憩吃饭之时,一道平淡的声音无声无息的传来:“我若是你们,此时定然不会在此继续逗留。”

    那声音刚刚落下,却见两道人影从窗外翻身而入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身材高大,为人族样貌。另一人不仅外貌如同十岁的孩童般,头上更是顶着一对长长的狐耳。它留着一头垂肩的棕色短发,精致无暇的面容让人有些分辨不出男女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