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2章 宇文家的计划
    半个月后,大晋边界一处小镇。

    莫尘望着远去的人影,眉头不由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晋要变天了!

    善财龙女让人专门给自己带来这句话,显然不可能是无的放矢,只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

    婠婠柳眉微蹙,低声道:“大晋的形势虽然不算平稳,但最近似乎并没有什么大事发生。如果真的出事,师门不会没有消息传来。”

    阴癸派与大晋的合作甚多,如果大晋变天的话,对阴癸派也是相当棘手的问题。如今阴癸派没有任何消息传来,婠婠实在无法相信那莫名其妙突然出现的人,以及没头没尾的消息。

    而且凭什么他要去余杭见你,呸!

    婠婠想到善财龙女的传话,心中带着几分气恼与不满。这个头上长角的骚蹄子,果然不是好东西。

    莫尘微微摇头,平淡道:“等我们回到洛阳,自然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四海商会的势力非常庞大,消息渠道更是惊人至极。莫尘虽然同样疑惑,却也不信善财龙女会在这种事情上撒谎。不过对于前往余杭会见善财龙女,莫尘实在没有太大的兴趣,也不认为有这个必要。

    因为哪怕大晋真的有变故要发生,那也一定会在洛阳城!

    莫尘看向北方,眼中闪烁着杀机。

    变天,我倒要看看谁敢变天!

    婠婠听着莫尘没有去见善财龙女的想法,明眸眯成了两道月牙,开心道:“那我们快走,这里距离洛阳已经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莫尘点了点头,也没有多做停留,两人向着洛阳的方向疾驰而去。在他们离去不久,数只信鸽从小镇飞了出去,向着北方而去。

    洛阳,宇文家府邸。

    宇文家作为大晋最强大的两大世家门阀之一,在朝野有着相当庞大的实力。故而宇文家的府邸异常奢华,占地近十万平方米的豪宅中,不仅有来自天下各处的珍禽异兽,更有数之不尽的奇花异草。

    书房。

    书房布置典雅,并没有太多无用的装饰。从入门向内看,除了一方用来遮挡目光的精致屏风,再也没有其他的装饰。屏风上绘画着群峰竞秀的美景,万千造型各异的山岳直入九霄,给人一种险峻磅礴的感觉。

    在书房的内侧,一道人影手捧书卷,安静地跪坐在矮榻上。

    他脸上带着淡淡的皱纹,不苟言笑的面容给人一种淡淡的寒意。那双眼睛深邃宛若幽暗的深渊,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。此人正是宇文家当代家主宇文述,也是大晋有名的绝世高手之一。

    在他下方立着一位三十许的男子,却是宇文家最有名气的人物之一宇文化及。

    宇文化及俊朗不凡,皮肤白皙比之女人更甚,端是一副好样貌。只是他眼睛狭长,始终透着淡淡的邪意,给人一种不好的感觉。

    宇文化及恭敬道:“父亲,探子送来消息,那个人已经来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述平静的神色微变,眼眸微抬地瞥了他一眼,随意道:“来了好,来了我们才能找机会摸清他的底细。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眉头紧皱,有些不安地低声道:“可是此人修为深不可测,连宁道奇都不是其对手。他这时来到洛阳,怕是对我们的计划会有影响。如今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,万一。”

    造反可不是简单的活计,任何一旦失误都是万劫不复的局面。

    莫尘在此时赶来洛阳,实在是宇文化及最不想看到的场景。因为他的修为实在太高,而且与大晋皇族还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。面对这样一个可怕的敌人,哪怕是向来自傲的宇文化及,都不能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。

    宇文述神色淡然,就好像根本不在乎莫尘的偌大名头,又好像他早已经得知了此事。

    他沉默片刻,平淡道:“皇室舍得将如此好的棋子隐藏那么多年,又怎么会没有动作。他此时赶来洛阳,完全在意料之中。此人自然有其他人去对付,用不着你去操心。为父让你准备的东西,可曾都准备妥当。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神色微微好了一些,道:“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,只要计划能够成功,定可借此机会除去独孤家这个祸患。失去了独孤家的掣肘,起兵之事当没有任何阻碍。只需要一夜的时间,这大晋的江山就要改姓宇文了!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说到后面,眼中闪烁着难以遮掩的激动之色,脸上多了几分不正常的酡红。他双眸充满了火热,以及淡淡的疯狂。

    千年姬家,是时候该给其他人让让位子了!

    宇文述眉头微皱地瞥了他一眼,冷声道:“我宇文家能从卑贱之身,成为大晋最强的两大门阀之一,靠的可不是得意忘形!”

    如今大事在即,以宇文述对自己这个儿子的了解,又岂会不明白他的心情。

    只是他可不希望因为一些小小的事情,就引起皇室对宇文家的怀疑。否则到时候别说除去独孤家,甚至可能连谋反之事都会因此泄露。而一旦独孤家与皇族联起手来,哪怕是宇文家也要掂量一番。

    十数年的大计即将成功,宇文述不希望出现任何的差错!

    宇文化及虽然有些不以为然,但还是恭敬地垂下了脑袋,一副完全听在耳中的模样。他沉吟片刻,低声道:“莫尘此人太过神秘,我们是否需要找机会试探一番,到时以免太过被动。”

    宇文述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,眼中闪过几缕寒芒,反问道:“你认为,为父会没有准备!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有些诧异地看向宇文述,眼中闪过淡淡的兴奋。

    父亲纵横官场数十年,从未出现过任何差错。如今来看,父亲并非是没有注意过那人,而是早已经有了完成的计划。

    宇文述平淡道:“算算时间,成都应该快要与此人进行碰面。以成都现在的实力,应当能测测那人的底细来历。你且下去吧,莫要让人看出了什么。至于那枚皇室的暗子,自然会有人处理。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满脸兴奋,再也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成都虽然不到三十许,但却早已经突破金丹境界数年,更是身经百战的骁勇战将。以他的实力,即便是面对天下最顶尖的高手,也有着一战之力。

    那人虽然传言邪门无比,但如何能与我宇文家的麒麟子媲美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