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5章 不该存在的人
    师妃暄望着离去的两人,看了眼身前轰然倒塌的宫殿,转身离开了纷乱的朝歌城。她立在朝歌的城头,望着下方攻入城池的周国大军,不由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天下虽大,何处为家。自己存在的意义,到底是什么?

    见证这早已经发生的一切,还是一个可悲而又可怜的看客。只能亲眼看着无数惨剧在身前发生,却又什么都无法改变。

    师妃暄凝视着苍穹,微微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,也不知道还能继续走多久看多久。但她想要继续走下去,去解开心中的疑惑,去寻找那困扰了数千年的疑惑。

    商灭而周立,周弱而诸侯起。

    天下大势分久必合,合久必分,师妃暄依旧如同看客般行走在历史长河之外,静看天下风云变幻。

    当韩国兴起,大晋建立,始皇帝登基,她心中的一个疑惑,终于得到了解脱。

    历史长河如同不可阻挡的洪流,向着无尽的远方而去。这世间没有不灭的王朝,也没有永远兴盛的帝国。

    始皇帝570年,大晋早已经到了风雨飘摇的边缘,妖灾**不断冲击着这个庞大古老的帝国。

    琅琊阳都。

    虽然内有黄巾军骚乱,外有妖孽肆虐天下,但对于小小的阳都而言,却并没有太大的影响。安静祥和,依旧是这座小城的主旋律,宛若传说中的世外桃源般。

    阳都不大,有上千户人家。

    对阳都的熊孩子们而言,城外的芊芊河是最好的嬉戏之地。河流最宽处有着数十米,最窄处只有不到三四米。清澈见底的河水中,能够清晰的看到鱼虾嬉戏,以及欢快摇摆的水草。

    数个五六岁的熊孩子在河边奔跑,不时好似鱼儿般冲入清澈的河水。

    一位孩童面白而俊秀,双眸如同黑色的宝石。他纵身冲入水中,溅起大片大片的水花,将其他几个熊孩子的衣服全部溅湿。

    “诸葛亮,你赖皮。”一位扎着冲天小辫的男孩怒视河水中嬉戏的孩子,伸手指着他,大声怒斥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诸葛亮是癞皮狗,我们说好了要一起下水的。”

    其他几个孩子望着河水中嬉戏的诸葛亮,纷纷谴责道。

    诸葛亮好似没有听到,欢快无比地在河水中游荡。只是他好像突然发现了什么,快速游向了河边的一块大青石,好奇地昂首对着上面的人问道:“姐姐,你是神仙吗?”

    半月前,诸葛亮就发现一位非常漂亮的姐姐坐在青石上。当初他也没有当回事,虽然有些惊讶姐姐的漂亮,却也只以为是哪家的小姐出来散心。只是半个月的时间里,他先后来了河边数次,却发现那位漂亮大姐姐始终未曾动过一次。

    在经过数天的迟疑之后,诸葛亮终于鼓足勇气,游上前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师妃暄盘坐青石,低首看向与自己对视的孩童,上千年未曾变化的面容终于露出了其他的神情。

    她樱唇轻启,紧盯着青石旁的孩童,震惊道:“你,能看到我!”

    诸葛亮挠了挠脑袋,傻笑道:“姐姐这是。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岸边的熊孩子们已经撒开脚丫子向城镇跑去,惊恐地哭喊道:“出事了,河里出妖怪了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被吓得一个哆嗦,赶忙向着轻缓流淌的河水中望去,却见四周一片平静,哪里有什么妖怪。他满脸惊愕,但是看着飞奔而逃的小伙伴们,心中还是有些惴惴不安。

    师妃暄深深地看了有些惊慌的诸葛亮一眼,神情复杂地叹道:“四千年来,你是第一个看到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四千年,第一个看到她的人!?

    诸葛亮目瞪口呆地望着青石上的漂亮姐姐,心中蓦然明白了为什么小伙伴会好像看到鬼一样跑开,也明白了他们为什么大喊着有妖怪。

    可是四千年!

    怕是传说中的神仙,才能活上四千年吧?

    诸葛亮先是愣了一下,而后兴奋地好奇问道:“姐姐真的是神仙?”

    师妃暄沉默片刻,紧盯着诸葛亮清澈的双眸,忽而问道:“你,想修行吗?”

    诸葛亮傻傻地望着师妃暄,半响才回过神来,激动地脸色涨红,颤抖道:“神仙姐姐愿意教我修行,是不是修行就能和传说中的神仙一样,能够呼风唤雨,点石成金?”

    诸葛亮先是声音颤抖,说到后面满脸的期待,声音中透着难以诉说的激动。

    师妃暄没有回答,也没有反驳。

    她在阳都教导了诸葛亮三年,直到他被其叔父带到荆州求学发展,才随之离开这片安详的小城镇。

    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渡过,又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逝。对于普通人而言,时间的宝贵难以诉说,但对师妃暄来说,时间早已经失去了意义。

    她有时会在河边发呆月余,有时会在山巅坐看日升日落春去秋来。

    恍惚间,又是百年的时间过去。师妃暄再次回到了安静祥和的阳都,不是因为无聊,也不是偶遇,而是一个承诺。

    芊芊河百年不变,清澈的溪水缓缓流淌,发出哗哗的声音。

    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立在岸边,宽大的肩膀好似背负着无尽的重物,让他厚重的脊梁微微弯了下去。老人羽扇纶巾,身着普通的青灰色长袍,虽然仅仅是平静地站在那里,却给人一种非同一般的气势。

    老人双眸失神地注视着缓缓流淌的芊芊河,以及那块百年不变的青石,脸上带着淡淡的疲惫,以及几许的喜悦。

    哪怕百年的时间过去,曾经的一切依旧如同昨日,让他永远无法忘记。

    “你老了!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声平淡轻缓的声音,让诸葛孔明从沉思中惊醒。他猛然侧首向后望去,却见佳人依旧,银发随意的披散在身后,面容不见点滴变化。

    在那一瞬间,这位执掌大晋数十年的宰相大人,让无数人胆寒的诸葛武侯,眼中出现了淡淡的泪光。

    他昂首深吸了口气,不想让对方看到自己的失态,感慨道:“孔明终究是凡人,如何能与神仙姐姐相比。今日孔明请神仙姐姐来此,是要向姐姐告别。”

    师妃暄神色平淡:“你,快死了。”

    诸葛孔明沉默不语,半响才勉强地笑道:“不错,孔明寿元无多,已经不足月余之命。不过能够临死前再见神仙姐姐一面,也算了却了最后的心愿。”

    师妃暄静静地望着芊芊河,平淡道:“我,可以救你。”

    诸葛孔明蓦然抬首,有些震惊地看向师妃暄。

    他的情况自己明白,因为早年施展强大的法术反噬,身体早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。哪怕是当代医圣华佗,对此都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如此,诸葛孔明也早已经放弃了希望。

    如果是其他人对他说这话,他虽然不至于将人直接赶走,却也不会相信。但这话从师妃暄口中说出,却让诸葛孔明不能不信,也无法不信。

    他嘴唇颤抖,半响没有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师妃暄双眸失神,道:“七星续命灯,九鼎镇魂馆。这是你唯一的希望,也是唯一能够逆转天命的机会。只是你要明白,逆转天命必遭天罚,有些事一旦做过,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。”

    师妃暄说着,身影无声无息地消失,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。只是虚空之中,隐约传来一道叹息。

    诸葛孔明失神地望着空无一人的岸边,久久没有言语。他忽然生出一种感觉,这将是两人今生的最后一次见面!

    你,不属于凡间!

    一滴泪从诸葛孔明眼角滑落,他双眸微闭地仰望着苍穹,脸上露出淡淡的复杂笑容。

    现在,东瀛一处隐秘的山谷。

    “废物,全都是废物!”

    忽而山谷中传来闷雷般的咆哮,让两侧陡峭的悬崖都微微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山谷深处,一间大殿内。

    一道带着面具的高大人影立在上方,怒视着下方跪地的中年人,眼中充斥着可怕的怒火与杀机。

    中年人五体投地地趴在地上,颤抖道:“还请圣主赎罪,南华真人之死实乃敌人太过诡异。我等。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中年人话音未落,一道无形劲气狠狠地撞在了他身前,将他打飞出数丈之远。

    云中君怒喝道:“蠢货,南华真人死了也就死了。可你们这么多人,竟然连一个冯小怜都看不住,本尊要你们有何用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顾不得抹去嘴角的鲜血,颤抖道:“圣主饶命,圣主饶命。当初洛阳出现变故,卑职不得不亲自前往查看,所以才给了那贱人可乘之机。只要圣主宽限几日,卑职定然会寻到冯小怜的踪迹。”

    云中君冷声道:“洛阳发生变故,莫非宇文家想要反悔不成?”

    中年人赶忙解释道:“宇文家已经答应圣主的要求,最迟一个月内就会发动兵谏,他们已经没有退路。此次洛阳出现变故,是因为宇文家送来一条很奇怪的消息,关乎长公主姬云裳的行踪。卑职从中发现了一些问题,可能,可能与玉蟾宫有关!”

    玉蟾宫!

    云中君双眸紧缩,眼中出现几分恼怒,几分恍然。

    月神,你果然没死吗!?

    云中君冷笑道:“好,看你还有点用处,本尊就先饶你一命。你立刻动身前往中原,监视宇文家的一举一动。此次并肩不容有失,定然要做到斩草除根。本尊此次会派出一位绝世高手相随,纵然是玉蟾宫的那人未死,大晋也无力回天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微微松了口气,点头应是后,躬身从大殿中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当中年人离去之后,云中君对着虚空冷声道:“这就是你们的能力,竟然能让月神那贱人跑了。”

    一道若有若无的身影凭空出现在大殿中,不屑道:“哼,区区一个月神何足道哉,当年若非九天玄女突然插手,她早已经死无葬身之地。不过今时不同往日,我主即将降临这个世界,纵然是九天玄女也已经无力阻挡。这一次,我主会派遣真正的高手,随同你的人一起覆灭大晋。”

    那道人影如梦似幻,又好似投影而来的海市蜃楼。在那朦胧的神光之中,只能看出他身材矮小瘦弱,但是却无法窥探其面容。

    云中君瞥了眼那道人影,冷哼道:“真正的高手,但愿如此。本尊已经失望一次,不想再失望第二次。”

    那道人影嗤笑道:“失望,你可知这次降临的是何人?”

    云中君愣了一下,似是没想到对方会用这种语气与自己说话。他眼中闪过一抹异色,道:“哦,本尊倒是有些好奇,到底是何方神圣,能让你于吉这么自信!”

    于吉声音带着几分嘲弄,调笑道:“她已经来了,而且早已经在大殿中等候片刻,难道云中君阁下未曾发现!”

    已经来了!?

    云中君闻言微愣,心蓦然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还不待他寻找,一道冷漠无比的声音,从他身后传来:“主修金系,辅修水系,却让水系后来居上,生生坏了自己的根基,废物。”

    什么人!

    云中君感受到身后突然出现的气息,额头瞬间遍布细密的冷汗。尤其是当他听到对方的话,更是忍不住汗毛竖起,犹如被上古凶兽盯上,整个人僵立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可怕,太可怕了!

    云中君心头颤抖,艰难地吞了口唾沫,甚至不知道该不该转头。

    他怕,数百年来第一次害怕。因为他感知到了死亡的气息,明白对方只需要一根手指,就能将自己轻松碾死!

    到底是什么人,竟然会有如此可怕的修为?

    云中君自问虽然不是至强者,却也是金丹巅峰的绝世高手。纵然是面对那天下无敌的袁天罡,也有十足的信心逃走。只是现在,他面对身后的那一位,却连逃跑的勇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伴随一阵轻盈的脚步声,一道曼妙的人影出现在云中君的视线中。

    紫发飘扬,绝美的面容充斥着无尽的冷漠,深邃的双眸犹如幽暗的苍穹,让人不自觉深陷其中。

    当云中君看到她的阵容,双眼顿时紧缩成了针眼一般,脸上写满惊恐与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怎么会是她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