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0章 他是,始皇帝!
    莫尘轻抚着白凤的秀发,温和道:“好了,这么大的人还和小孩子一样哭鼻子,也不怕那些后辈笑话。”

    白凤微微抽泣,看到莫尘脸上调笑的神色,感受到金翅大鹏妖王几人惊愕的目光,不禁露出些许的不好意思。她满脸笑容,抹去眼角的泪珠,哽咽道:“凤儿没想到,今生还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未落,莫尘为她抹去眼角再次滑落的湿润,微笑道:“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我们先找个地方好好谈谈。我许久没有出世,如今正有一些问题想要问你。”

    白凤赶忙颔首,带着莫尘向妖王宫后方而去。

    随着两人离去,一阵凄厉的寒风呼啸而过,从破碎的屋顶向着房间内灌入,让没有防备的几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他们在寒风中回过神来,彼此茫然地对视一眼,其中满是惊愕与不解。

    时间虽短,两人甚至没有说过几句话,但其中透露的些许信息,已经足以让几人有些懵逼,甚至有些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婠婠眼眸中闪烁着异色,有些迟疑地开口道:“那女人,就是传说中的白凤圣主?”

    金翅大鹏妖王满脸沉思,凝视着两人离去的方向没有言语。清姬好似刚刚回过神来,眨了眨清澈的明眸,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,失神道:“正是圣主大人。”

    婠婠心儿蓦然一跳,眼角微微抽搐。

    天啊,如果那个女人真是白凤圣主,以两人之前的表现来看。他最少也是与白凤圣主同期的人物,甚至可能比之白凤圣主还要更加古老。

    白凤圣主似乎已经一千多岁,那岂不是说。

    老妖怪!

    婠婠心中蓦然跳出一个词,而后忍不住对自己翻了个白眼。自己竟然喜欢上了一个老妖怪,还是一个来历神秘,似乎有着非同寻常过去的老妖怪。

    金翅大鹏妖王斜睨婠婠一眼,平淡道:“对他,你了解多少?”

    虽然金翅大鹏妖王没有直接说名字,但婠婠又怎么可能听不出来其中的意思。她黛眉微挑,不满地哼道:“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吗?”

    金翅大鹏妖王神色不变,淡淡地看了她一眼,转而向通天阁的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婠婠见金翅大鹏妖王果断的转身离去,有些傻眼地喊道:“喂,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金翅大鹏妖王不屑道:“看你这傻眼的样子,怕是对他的来历一无所知吧。与其在你这种笨女人身上浪费时间,本王还不如去其他地方想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婠婠俏脸通红,心中多了几分羞恼。

    喜欢上一个不知来历,甚至没有丝毫了解的人,本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。现在还被人毫不犹豫的揭穿,哪怕是婠婠也无法自然处之。

    她怒哼道:“谁说我不知道,我只是不想告诉你罢了。”

    金翅大鹏妖王脚步微顿,脸上带着几分怪笑地看向婠婠,其中透着毫不遮掩的嘲弄。婠婠刚刚的表现,他全部看在眼中,对方那懵逼的神色已经说明了一切。

    如今看到她死鸭子嘴硬,金翅大鹏妖王郁闷的心情忽而多了几分舒坦。

    他眉头微挑,随意道:“哦,那你倒是说说他是什么身份,如果能够说出几分道理,本王赠你一只灵兽幼崽。”

    灵兽幼崽!

    婠婠眼眸中散发着神光,心中充满了惊喜。

    所谓灵兽,就是生而有灵智懂修行的妖兽。对人族高手而言,灵兽幼崽是可遇不可求的宝物,更是让人们疯狂追逐的神物。因为妖兽很多时候比人类更加简单,更加懂得感恩与感激。

    灵兽幼崽若是饲养得当,可以活上远超同级人类高手数倍,甚至十数倍的长久年龄。江湖上因此盛传着一个冷笑话,灵兽若是养得好,可以给你们祖孙八代送终!

    虽然这只是一个笑话,但其背后的含义同样如此。一只饲养得当的强大灵兽,足以庇护一个家族数百年,甚至千年!

    而对于大多数的女人来说,可爱的灵兽幼崽同样有着难以抵挡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婠婠兴奋了一下,转而又不由苦恼起来。

    牛皮吹大了,这次可糟糕了。

    那混蛋的来历,人家哪里能够说得清楚。灵兽幼崽什么的,有没有倒也算不得什么。但要是在这鸟人面前丢人,那也太难为情了。

    谁知道这鸟人口风紧不紧,要是被他大嘴巴随便传播开来,我阴癸派圣女婠婠以后还要不要见人了。

    怎么办,怎么办?

    要不,随便糊弄一下试试?

    婠婠似是不在意地瞥了眼金翅大鹏妖王玩味的面容,心中有些不自信地想到。她迟疑了一下,最终贝齿紧咬,道:“哼,看在你这家伙有点诚意的份上,本姑娘就勉为其难的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她双手叉腰,螓首微微昂起四十五度,一副高傲姿态地斜睨金翅大鹏妖王,哼道:“你可要听好了,不要被吓到!”

    金翅大鹏妖王嘴角微翘,脸上的笑意越发明显,就差在脸上写着,请开始你的表演。

    婠婠见金翅大鹏妖王并不上当,黑白分明的明眸微微转动,只能硬着头皮胡诌道:“他,可是古往今来第一人,一统天下的始皇帝!”

    始皇帝!

    金翅大鹏妖王脸色大变,眼中闪过两道璀璨的金芒,撕裂了身前的空气发出瘆人的斯斯的声响。

    是了,是了。

    师父以前曾经无意中说过,小时候跟随过始皇帝修行。而对方不仅是大晋皇族,对待师父的态度就好像大人与孩子一样。这世上能让师父如此激动,而且又是大晋皇族有关的人物只有一人,那便是传说中的始皇帝!

    难怪他能够无声无息的控制十二金人,难怪他知道真正的十二金人所在。如果他是始皇帝,那么一切都能够说得通了,所有的疑问都能得到解释!

    大鹏金翅妖王神色大变,转身快步向着下方走去,平淡地传音道:“清姬,带她去灵兽园挑选一只幼崽。还有,今天的事情绝对不能透露出去,将通天阁清理干净一些。”

    清姬神色微变,看向周围依旧茫然的侍女,眼中闪过冰冷的杀机。

    她踏前一步,淡蓝色的水汽将整个通天阁笼罩其中。那些茫然中的侍女还未反应过来,就已经相继失去了生机。而后她们的尸体如同流水般融化蒸腾,彻底的从人间蒸发,只剩下一副副失去了支撑的衣服散乱在地。

    婠婠被清姬突然的动作吓到,视线的余光瞥了眼四周消失无踪的侍女,以及地面上散乱轻柔的服饰,忍不住心头为之一寒。

    该死,难道他们想要杀人灭口?

    婠婠满脸紧张,急声道:“我,我和他可是一切来的,你就不怕。”

    清姬随手清理了通天阁中所有的侍女,微笑着欠身道:“让贵客受惊了,实在是清姬的不是。大王临走前吩咐,让妾身带领婠婠姑娘前往灵兽园领养灵兽。”

    婠婠见清姬没有敌意,心中微微松了口气。面对金丹高阶的清姬,她实在是不能不紧张。此时见清姬没有灭口的心思,有些僵硬地微笑道:“如此,麻烦这位姐姐了。灵兽园的话。”

    等等,灵兽!?

    婠婠明眸瞪得浑圆,不敢置信地看向清姬,樱唇微启露出精致的贝齿,久久没有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难道那个鸟人,真的信了自己的鬼话!?

    始皇帝,别开玩笑了。他怎么可能是始皇帝,那可是。

    婠婠心中好笑,想到莫尘诡秘的来历,以及净念禅院上的传闻,神色忽而僵硬地愣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他,为什么不能是始皇帝?

    一千年前与白凤圣主同时代的人物,大晋皇族之人,据闻与始皇帝异常的相似,而且实力同样神鬼莫测。

    这么说来,他真有可能是始皇帝!

    天啊,这是在搞笑吗,人家第一次动心的男人,竟然可能是始皇帝!?

    婠婠眼眸微翻,就好像被一股无形的神力抽空了力量,整个人宛若无骨般躺在了地上,呢喃道:“别扶我,我想静静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