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6章 形势急转,一代天骄!
    那声音刚落,数道身影已经来到街道上空。

    清姬身着淡青色百褶广袖长裙,美艳的面容上略施粉黛。白狐郎君一息白色长袍,肩头披着一条狐尾长巾。

    在两人身后,一只展翅十数丈的苍鹰拉着华丽的车辇,静静地停在了上空。车辇通体淡金色,在骄阳下散发着淡淡的神辉。其外雕刻着精致细腻的云霞纹路,犹如活物一般缓缓飘动,显得异常不凡。

    莫尘眺望着上方的景象,眉头微微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车辇与善财龙女的銮驾有着异曲同工之妙,都已经可以称得上法宝了。

    真是怪了,当年墨家与公输家族的机关术已经有了法宝的玄妙,可为何自己在人族并没有见到多少法宝,反而在妖族相继发现法宝的踪迹?

    就在莫尘沉思时,却不知整个通天城都已经为之震动。

    如今的通天城,汇聚了天下大部分的势力代表。而百越妖族这次行动声势异常浩大,又没有丝毫遮掩的意思,自然惊动了来自天下各地的势力代表。

    通天城国宾馆。

    国宾馆位于半山腰处,其中小桥流水充满了江南风韵。而来自天下各大势力的代表,也大多被安排在国宾馆中。虽然通天城的盛典还未开始,但来自天下各地的大势力,早已经举办了一次又一次的聚会,向其他势力兑换着自己需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国宾馆万宝阁,专门为各大势力用来举办交易的场所。

    “刘兄弟太不地道了,有这种好货竟然不告诉兄弟,难道还怕兄弟我给不出价格不成?”

    “王兄误会了,这千年雪参并非在下之物,而是一位朋友拜托拿来交换灵兽的重要物资。”

    “灵兽,那东西可。”

    几人正在说话,忽而楼上传来一阵惊呼:“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快看,那是什么!?”

    出事了!?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而后赶忙顺着众人呼喊的方向望去。当他们看到大批全副武装的金羽军驾驭妖风向着山下疾驰而去,以及苍穹上飞过的妖族大将,不由全都愣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金羽军可是百越妖王的贴身侍卫,也是百越最精锐的军队。他们最大的使命就是守护金翅大鹏妖王,轻易绝对出动不得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不仅出动了百越妖族最精锐的金羽军,甚至连妖族大将都出动了数尊!

    就在众人疑惑的时候,忽而下方传来清姬的娇笑声。众人听到这里,顿时纷纷露出恍然之色。

    邪帝莫尘,难怪!

    “哼,邪帝此人狂妄嚣张,出世以来搅动的江湖一片腥风血雨,我看他今天怕是要折在这通天城了。”

    “此人出世以来处处树敌,在凤栖城抢了百越妖王的十二金人也就罢了,还敢光明正大的强闯通天城,真是。”

    “哎,不管怎么说邪帝也是我人族的绝世高手,现在真是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此子不知天高地厚,这种人死不足惜。他莫不是认为打败宁道奇,就可以天下无敌不成?听说他曾经向袁天罡真人下过战书,我看他怕是没有机会见到袁天罡真人的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还有这种事情!”

    “袁天罡真人问鼎天下第一人百年,很多活了数百年的老古董都自认不如。这小子才多大的年龄,竟敢挑战袁天罡真人天下第一人的位置,真是疯了,疯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立在万宝阁的走廊上,向着通天城的下方眺望。其中大部分人都是看好戏的神色,其中更是不乏戏虐之色。他们彼此低语,发出阵阵惊叹。

    六楼包厢。

    两道人影立在窗前,眺望着下方声势浩大的景象。

    一人面容俊朗不凡,身材挺拔修长。他身着潇洒洁净的白衣,手持精致的美人扇,眉头微皱始终带着淡淡的忧愁。他正是邪王唯一的亲传弟子侯希白,也是魔门当代最杰出的传人之一。

    在他身侧,秦梦瑶依稀粉色广袖长裙,曼妙的身影平添了几分妩媚。

    侯希白轻摇折扇,沉声道:“此人当真嚣张无比,竟敢明目张胆的强闯通天城。”

    秦梦瑶想到净念禅院时那霸气无比的身影,以及凤栖城中宛若神魔般,让师父不敢直面的强悍,神色不由变得复杂无比。

    她叹道:“若无大自信大决心,又有几人敢如此行事。此人看似狂妄无知,但何尝不是一种自信与霸气。”

    侯希白动作微顿,双眼微凝地看向秦梦瑶。

    秦梦瑶在侯希白的注视下,不知为何忽然有些心虚地侧过脑袋,不敢与之对视。

    侯希白吐了口气,嘴角翘起露出淡淡的笑容,似有所指道:“此人不仅强行绑了师仙子,更是一再羞辱慈航静斋,肆无忌惮的践踏白道魁首的千年声誉。希白本以为秦仙子会对他恨之入骨,但现在看来似乎并非如其。”

    秦梦瑶微微垂首,玉手拂过垂在身前的秀发,似是自嘲,又似是辩解,道:“侯公子身为邪王的亲传弟子,魔门当代最杰出的传人之一,本该对我慈航静斋很值如归,为何不惜奔波万里寻找妃喧师姐的踪迹。”

    侯希白面色微僵,立在那里久久不语。

    这世上的很多东西,从来就没有道理。从第一次见到师妃暄,那位圣洁的身影就好像印在了心田,让他如何都无法忘记。他明白自己的身份,更明白两人不可能有结果。可有些东西,哪怕明知道不可能有结果,却又让人如同飞蛾扑火般去追寻。

    当他听到师妃暄出事,以及后来被正道厌弃的消息,心中在愤怒怜惜之余,又带着几分窃喜。

    因为他知道,自己的机会终于来了!

    侯希白不在乎师妃暄是不是已经**,也不在乎她曾经遭遇了什么样的羞辱。在他心中,师妃暄永远如同初见那般圣洁高贵。

    就在两人沉默的时候,一道银铃般的轻笑从上方传来:“当然是因为,你们这对孤男怨女都思春了!”

    那声音刚落,却见婠婠婀娜的身姿犹如灵蛇般,从万宝阁的楼顶翻身而下。她笑盈盈地看着两人,秋水般的明眸带着淡淡的戏虐,嘴角微翘给人一种调皮的感觉。

    两人先是一愣,而后表现各不相同。

    侯希白露出淡淡的苦笑,也没有辩解。

    秦梦瑶神色微变,素手握住剑柄,冷声道:“妖女,休要胡言!”

    婠婠双手背负身后,一副悠哉的神情,笑盈盈道:“咯咯,人家好怕怕耶,秦仙子想要杀人灭口啊。”

    秦梦瑶脸色微冷,握剑的玉手紧了紧,寒声道:“你。”

    婠婠趴在窗前,眺望着远方的景象,精致无暇的面容上满是期待与陶醉,低声道:“你不喜欢就不喜欢呗,反正人家可是非常喜欢他哩。现在师妃暄已经被他抛弃,正是人家出手的好时机。没了那碍眼的家伙,说不得人家还能俘获他哩。”

    两人闻言,不由满脸惊愕地看向婠婠。

    秦梦瑶愣在那里,握剑的玉手都不知何时松了开来。这家伙还真是大胆,什么话都敢说,难道该说真不愧是阴癸派的妖女吗?

    同时她心中又升起淡淡的烦躁,以及些许的叹息。

    侯希白微微摇头,无奈道:“婠婠圣女在这看戏,难道不怕心上人大劫难逃。这次通天城可是动了真火,不仅触动了数位妖将,更是出动了最精锐的金羽军。”

    婠婠白了他一眼,得意地哼道:“在劫难逃,那你可是太小看他了。这通天城对别人来说是龙潭虎穴,但对他而言不过是能够闲庭信步的后花园。”

    秦梦瑶听着婠婠的话,不知为何感觉越发烦躁,怒哼道:“后花园,怕是葬身之地的后花园。”

    远方。

    莫尘踏在虚空,与清姬等人隔空对持。他双手负立身后,面对身前数位名震天下的大妖,以及下方数以万计的精锐妖军,没有露出丝毫的胆怯。

    清风拂过,带起他的长袍微微作响,打破了此地死一般的肃静。

    清姬打量着莫尘,眼中闪过几分赞赏,几分认真。

    气息如渊似海,看似处处破绽,却又给人无处不是陷阱的危险之感。明明没有点滴气势展现,又好似巍峨大山压在心头。

    此人果然不愧是搅动天下风云,名震九州正邪的一代宗师,单单这份气度就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清姬微笑道:“我家大王知先生到来,心中不胜欢喜,在宫中备下了酒宴。不知,先生。”

    莫尘心中诧异,他本以为金翅大鹏妖王最少要先试探一下,才会做出和解的姿态,未曾想到对方一开始就做出这种低姿态。

    事情,似乎更有趣了。

    莫尘微笑道:“既然是妖王的一番盛情,本尊怎么好拒绝。”

    清姬娇笑道:“莫先生果然不是一般人,请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玉手指向车辇的方向,做出了邀请的姿态。

    同时,下方响起浩大的号角声。

    “呜呜!”

    号角声响彻天地,犹如雷霆震动般。同时战鼓轰鸣,震动地整座城池微微颤抖。号角响三十六次,战鼓敲七十二响,正应了天罡地煞之数。

    一时间,整个城池都被这巨大的声响震动。

    “六九金羽之礼,这可是邀请最尊贵客人才会动用的礼仪,莫非是东海龙王亲至,还是北方狼神到来,又或者邙山鬼王法驾通天城?”

    “好大的声势,也不知哪尊老不死的出关了,竟然让大鹏妖王如此隆重。”

    无数潜伏已久的高手仰望苍穹,心中充满了疑惑与不解。

    万宝阁。

    无数等待看戏的九州高手,满脸懵逼地望着从身前驶过的浩大车队,听着下方让人热血沸腾的激昂鼓点,总感觉有点像是做梦一样。

    这,没道理啊!

    按照原本的剧本来看,难道他们不该打出点狗脑子,然后进行一场轰轰烈烈的绝世高手对决?

    就算不是这样,咱们至少说几句狠话,可你们这是什么意思!

    举办个欢迎仪式也就算了,可动用百越妖族的最高礼节,九州大小势力没有任何人有资格势享受的六九金羽之礼,可就有些过分了啊!

    这他娘,不是摆明了告诉我们,我们全都不如那个混蛋吗?虽然我们真的可能不是对手,但你们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吧!

    “咳咳,莫大宗师威名震天下,竟然连妖族都以最高礼节相迎,当真不愧是我人族一代天骄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莫大宗师出世时间尚短就已经威震妖族,假以时日当真是不敢想象啊。”

    众人看着外面隆重的场景,眼中满是羡慕之色,又带着些许的崇敬。

    自从当年妖族之祸以来,人族对妖族的压制越来越弱,甚至很多地方已经被妖族反客为主。纵观人族与妖族对持的数百年,可从未有人受到妖族如此礼遇!

    他们纷纷赞赏,浑然忘记了不久前的声讨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