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章 诸葛武侯
    净念禅院数百里外,一处幽静的荒山。

    小山并不算高,周边方圆数十里渺无人烟,密林深邃幽静的好似蛮荒一般,粗大的古木一人无法合抱,手臂粗的藤蔓在古木间攀爬蜿蜒,犹如择人而噬的巨蟒,为此地平添了几分诡异。阵阵清风拂过苍茫高大的密林,带起一片莎莎的声响,以及鸟首虫鸣的欢呼。

    莫尘盘坐在一处平坦的青石上,周身气息升腾散发着淡淡的金色神光,犹如高挂苍穹的骄阳般。此时他脸色有些苍白,气息吞吐宛若一道白色的游龙在周身盘旋。

    师妃暄守在不远处,看到莫尘身上的异状,眼中闪过一抹了然。

    果然,如此强横近乎不可思议的神通,即便是他也不可能轻易使用。只是不知道他施展如此可怕的神通,到底付出了什么代价?

    师妃暄想到之前净念禅院发生的一切,明眸中多了几分茫然与不平静。

    言出法随,谁能想到世上竟真有如此惊人的神通!

    只是,你到底是谁!?

    寡人,这可不是普通人该有的称呼。而且冯小怜表现的如此激动,显然不可能存在认错的事情。莫非他真是大晋皇族,可如果大晋又如此可怕的存在,也不会落到如此地步才对啊?

    一时间,无数的疑惑在师妃暄心头升起,让她久久无法想明白。

    莫尘行功片刻,缓缓睁开双眸,两道神光紫色的神光投射而出,让空间荡漾起淡淡的漪涟。他轻呼了口气,眺望着南方百越的方向,平淡道:“我们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走?

    师妃暄愣了一下,而后也没有说话,紧随着莫尘身后默默前行。她神色淡然,丝毫没有被强行驱使的不满,反而多了几分看透世情的阔达与平静。

    两人默默前行,谁也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长沙城外。

    冯小怜紧跟在那肩抗棺椁的黑袍人身后,美艳的面容上带着些许的失神,好似还未从净念禅院的事情中回过神来,又好像在思考什么很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沉默了片刻,平淡道:“南华真人死了,我们的任务已经失败。”

    黑袍人声音冷漠,其中没有任何的感情,甚至让人听不出男女:“死了也就死了,纵观天下数千年,谁人能够不死。我们的任务尚未开始,又谈何失败?”

    冯小怜双眸微眯,脸上多了几分异色。

    这个到底是什么意思,竟然对南华真人的死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毕竟南华真人可是圣主眼前的红人,也是圣门仅次于圣主的大人物之一。此事若是传回圣门,还不知会引发何等巨大的风浪。可此人竟然没有丝毫反应,这实在是太反常了。

    冯小怜紧盯着黑袍人的背影,心中不禁生出淡淡的怪异与疑惑,同时又微微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黑袍人的来历,她并不清楚。她只知道此人名为尸道人,在圣门向来喜欢独来独往。即便是圣主,对此人也不敢太过勉强。

    以她女人的直觉,隐隐感觉到圣主也在可以躲避此人。虽然有时候冯小怜自己都感觉可笑,但她始终坚信此人的不简单。<

    --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推荐:

    -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-

    br/>

    冯小怜沉默了片刻,低声问道:“大人,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黑袍人脚步一顿,冷漠道:“本尊尚有任务需要前往南蛮百越,去拜会那百越妖主。至于你想要做什么,和本尊可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冯小怜满脸惊愕,一时间愣在了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这人!

    她还未来得及说些什么,黑袍人就踏步间消失在原地,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。对于黑袍人的举动,冯小怜满脸懵逼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这到底什么情况!?

    以自己今日在净念禅院的失态,圣主的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才对。虽然他们为了始皇帝遗宝不会杀了自己,但也绝对不会轻易放过自己。毕竟圣主为了始皇帝遗宝已经忍了自己两百年,甚至此次特意派遣南华真人与自己同行,想要借机夺取遗宝。

    可此人现在竟然走了,直接扔下自己走了。难道他想要暗中尾随,而后夺取遗宝不成!?

    冯小怜眉头紧皱,一时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。她愣在原地迟疑了半响,最终眼中闪过一抹坚决,贝齿轻咬红唇露出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这是自己摆脱圣主的唯一机会。

    两百多年的时间,圣主已经没有太多的耐心。即便是自己回到圣门,他也绝对不会轻易放过自己。如今是最好的机会,倒不如趁此机会离开。

    陛下当年所托之事,也是时候有个结局了。

    冯小怜深深地看了眼黑袍人消失的地方,转身向着大晋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当冯小怜离开之后,那本已经消失的黑袍人再次出现。他默默看向冯小怜离开的方向,而后轻轻拉了拉宽大的兜帽,将面容完全遮掩在长袍之下,叹道:“主人,你可知道那人已经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落下,肩头的棺椁微微颤抖起来,隐隐传出淡淡的声响:“等,还不到时候。”

    黑袍人闻言,身躯蓦然一僵,惊喜道:“主人,您。”

    棺椁渐渐平息,其中的声音似有似无:“始皇帝虽然已经归来,但大晋比之当年的处境还要艰难。而云中君潜伏长达千年,手中的势力遍布天下各地。你记住自己的本分即可,莫要干涉始皇帝之事。云中君早已经有了异心,不再是当年那个一心守护龙帝的云中君。这,就是我们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黑袍人单膝跪地,恭敬道:“卑职,谨遵武侯之令。”

    棺椁一阵轻晃,其中传出些许有气无力的声音:“咳咳,去吧。本侯的时间不多了,但愿还能等到那一天。”

    黑袍人不再言语,纵身向着南方百越之地而去。

    同时,大晋神都洛阳,皇宫一处隐秘所在。

    浩瀚的紫色竹海在清风下微微荡漾,发出莎莎的欢悦声响。在密林的深处,一间小小的竹屋悄然而立,打破了此处的幽静与荒凉。

    那竹屋就地取材,紫色的竹木宛若琉璃般绚丽,给人一种神秘而又绚丽的美感。

    大晋长公主神色恭敬地跪在竹屋外的台阶上,叩首道:“弟子云裳,有要事拜见祖师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