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5章 言出法随,一言灭佛
    苍穹上,无数金色的烟尘飘落,让净念禅院宛若笼罩在一片仙境。清风拂过天地,发出阵阵欢悦的呼声。

    只是那欢悦之声,却无法惊醒已经处于震撼中的人们。

    他们望着烟消云散的无数黄巾力士,以及上方飘落的点点金色的粉尘,心中只有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这,假的吧!?

    若非假的,又怎么可能一句话就让数以千计堪比金丹的黄巾力士毁灭,又怎么会轻易的破解了南华真人纵横天下的无上神通。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,才会如此的可怕,如此的让人恐惧!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,也不想知道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们只想离开这里,离莫尘越远越好。

    莫尘神色冷漠,甚至懒得关注其他人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,这些所谓的江湖正道不过是弹指可灭的蝼蚁,甚至让他正视一眼的兴趣都没有。而唯一值得他关注的,只有南华真人一行。

    莫尘看着南华真人的眼神不含丝毫的感情,就好像在看一个死人。当他话音落下,很多人顿时从失神中惊醒过来。

    他们眼中闪过几分愕然。

    寡人,赐你自裁之刑!

    这家伙居然自称寡人,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,重点是他居然让南华真人自裁!

    这家伙虽然实力强横的可怕,但南怀真人能够纵横天下数百年,而且在九州掀起一次次风浪,又怎么可能会是弱者。如今南华真人的撒豆成兵与黄巾力士被破,但这并不表明他就没有其他的神通。

    要知道当年张角纵横天下,靠的可不止是这两种神通!

    再说了,南华真人乃是天下至强者之一,心性之坚定绝对是首屈一指的强悍。就算此战他没有胜算,总是能够跑掉的吧,怎么可能傻到自裁!?

    与众多的旁观者一样,南华真人心中同样充满了不屑。他死死地盯着莫尘,脸上露出一抹冷笑,眼中带着嘲弄与冷色,隐隐又透着几分恐惧。

    莫尘破除黄巾力士的手段,让他不能不感到恐惧。

    只是南华真人虽然生出了退意,却也没有太多的担忧。因为他对自己的实力非常自信,这是无数战斗带来的自信。

    自裁,可笑至极!

    老夫苟延残喘数百年,为的不就是长生不死。哪怕是给人当狗,为的不就是可以活下去。

    哼,自裁!

    南华真人心中不屑,正打算趁机离去,却发现身体完全不受控制。他先是愣了一下,而后双眼瞬间紧缩了起来,其中透着浓浓的恐惧与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什么时候!

    就在他心中惊骇欲绝的时候,身体突然不受控制的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,这不可能!

    南华真人感受到身体的变化,心中充满了惶恐与着急。只是不论他如何努力,都无法控制身体的行动。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跪在地上向莫尘恭敬叩首,似是在感谢皇恩浩荡。

    而后,他满脸坚决,一掌拍向了头顶百会!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伴随一阵沉闷的响声,南华真人的头颅化作漫天血雾。而后他无头的尸身,在众人满脸不敢置信外加满脸懵逼的神色中,重重地趴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一时间,死寂成为在场唯一的主旋律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不敢置信地看向死透了的南华真人,看着那喷洒出鲜血的无头尸身陷入了茫然。

    这,竟然真的自裁了!

    面对南华真人的无头尸身,众人心中除了无尽的惊骇,只剩下满心的茫然与呆滞。他们实在是不明白,南华真人到底为什么会自裁。

    以他的实力,纵然是打不过,也不可能逃不掉啊!

    难道!

    众人突然想到莫尘之前的话,以及他破去南华真人手段的那句话,心头顿时忍不住微微跳动,脸色大变的倒吸了口冷气。

    秦梦瑶樱唇轻启,露出一双晶莹的贝齿。她明眸瞪得浑圆,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,久久无法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言出法随,金口玉言!

    这种传说中的神通,莫非真的存在不成!

    莫尘没有理会众人的骇然,转而看向不远处满脸呆滞的净念禅院众僧人,冷漠道:“出家人,就该有出家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一个个自语为民请命,你们又为天下万民做了什么。自语代天行事择真命天子,一群自私自利的无能之辈也敢妄言天命,可笑至极。

    本尊今日前来,不杀你们,只送你们一个字,贼!”

    莫尘话音落下,顿时天地一阵摇晃。

    净念禅院所在的山峰虽然不高,但也有一两千米左右,周边有一条方圆数十里的山脉相伴。平日里此地虽然称不上人声鼎沸,但也是风景秀丽的幽静之所。

    如今伴随莫尘的一句话,整个山脉就好像受到了牵引,又好像是得到了某种命令。

    高耸的山峦剧烈摇摆,净念禅院的无数大殿房屋轰然倒塌。同时一种奇异的力量在天地蔓延,让众人升起淡淡的微妙之感。

    就好像,这片山脉有了生命!

    明明本该是死物的山脉,现在好似活了过来,有了属于自己的意志!

    相比较普通江湖高手的感觉,净念禅院的僧人们感触更深。他们只感觉自己好似被天地厌弃,冥冥之中无数生灵在喝骂。

    “贼,你是只是一群不是生产的窃贼。”

    “自语为民请命,你们又何曾为我们做过什么?”

    “贪得无厌,收敛钱财。假借佛陀之名,行的不过是肮脏之事。你们也配颂佛称道,你们也配代天行事!”

    那无数声音好似在脑海中响起,又好似来自于广阔天地的芸芸众生。不过眨眼的功夫,无数僧人便已经无力跪倒在地,泪流满面的哀求道:“佛祖,我们错了,弟子知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们没错,错的是你们。若非我净念禅院坐镇此地,四方妖族岂会平息。我们没错,错的是你们忘恩负义!”

    “我佛慈悲,弟子参悟佛法数十年,却从未理解我佛度化世人的真意。从今日起,弟子当行十万里路,四海为家普度世人!”

    众僧人表现不一,有人满脸痛苦的哀嚎,有人疯狂地咆哮,更有人泪流满脸地发出了大誓愿。

    莫尘淡淡地看了陷入癫狂混乱的净念禅院一眼,转而叹了口气,道:“我们,该走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