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0章 暴风雨中的净念禅院
    南华真人神色冷漠地斜睨了贺元一眼,苍老的面容上露出一抹不屑。

    他冷笑一声,哼道:“圣主隐修多年,如今有意君临九州。而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,已经阻碍了圣主的大道。若是能借此机会将他们全部除去,则圣主大计将少去几分隐患与阻碍。

    不过你以为圣主只安排了这点计划,你这里的事情不过是计划中可有可无的一环。能够趁此机会让天下大乱最好,即便不能让天下大乱,对圣主而言也不过是无所谓的小事。”

    贺元满脸尴尬,额头浮现一抹细密的冷汗,陪笑道:“小人怎么敢妄自揣摩圣主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自从知道了南华真人与冯小怜的身份,他就彻底熄灭了所有的幻想。

    这还只是圣主手下的两个使者,谁知道圣主旗下还有多少高手,又有什么年代的绝世强者。

    不过还真是奇怪,圣主既然如此大的能耐,以前为何没有动作。难道圣主在顾忌什么?

    不,怎么可能。

    不说圣主的实力如何,单单南华真人就不是简单的人物。那可是四百多年前搅动天下风云,让大晋险些彻底覆灭的可怕人物。如此强悍的人物尚且对圣主俯首帖耳,这世上还有什么人物能让圣主顾虑?

    冯小怜娇嗔地看了南华真人一眼,轻笑道:“大家都是为圣主效力,真人又何必吓唬贺帮主。”

    贺元闻言从沉思中醒来,他感激地看了眼冯小怜,也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冯小怜白皙如同削葱般的素手抚着螓首,轻笑道:“真人虽然说话不好听,却也没有欺骗帮主。我们此行的目的,只是想要探探那人的来历底细,净念禅院不过是小事而。

    除了净念禅院之事,圣主已经派人前往北方草原,而我们之后还有更重要的任务要去办。大半个月后就是南蛮妖王离火真君的七百岁寿辰,我等奉圣主之令。”

    冯小怜尚未说完,南华真人脸色微沉,道:“够了,我们此行可是机密,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知道。要是坏了圣主的大事,你这贱妇百死难辞其咎。”

    冯小怜闻言止住话语,故作尴尬地耸了耸肩,俏脸上依旧是一片明媚的笑容。只是她玉手轻掩樱唇低笑间,明媚的眼眸中闪过一道隐晦的杀机。

    老匹夫胆敢如此羞辱本宫,真以为我不敢杀你!

    贺元见此,歉意地看了冯小怜一眼,而后尴尬地笑道:“是小人之错,还望使者莫要生气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艘小船慢悠悠地在洞庭湖上飘荡,不急不缓地向着净念禅院而去。莫尘手臂撑着面容,慵懒地靠在阁窗前,眺望着碧波荡漾的洞庭湖,好似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师妃暄立在他身旁,平淡地看着他,眼神多了几分迷离,以及淡淡的疑惑。

    她不得不承认,自己从未如此想要了解一个人,又是如此难以看清一个人。两人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,但师妃暄却敏锐的感觉到,莫尘身上隐藏了无数的隐秘。

    两人沉默半响,师妃暄神色冷漠,道:“短短几天的时间,净念禅院之事就已经轰传天下,引动江南各方势力闻风而动。你难道就没感觉其中有问题,有人想要借你之手搅动天下风云。”

    莫尘淡淡地看了她一眼,不在意地说道:“有关系吗?”

    莫尘如何不知道,有人想要借自己之手搅动天下风云。但自己何尝不是借对方的力量,让这天下风云变幻?

    这世上从来没有永远的朋友,更没有永远的敌人。当利益一致的时候,莫尘并不介意是自己利用别人,还是别人在利用自己。

    因为不管如何,结果是自己需要的那个,就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师妃暄柳眉微蹙,凝声道:“为了大晋,还是长公主?”

    莫尘的做法,在师妃暄看来很愚蠢。

    因为此事不论如何,最终都只会便宜别人。净念禅院一直是大梁的支持者,如果净念禅院被灭,大梁的实力必然会被消弱。到时候只会便宜了北方的大晋,以及周边的其他势力。

    而莫尘之前的做法,让她不得不怀疑,对方与大晋有着某种密切而隐秘的关系。

    莫尘听到师妃暄的话,不由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长公主?

    这个蠢丫头,难道还记得自己曾经说过的话。

    他嘴角微微翘起,好笑地看向满脸认真的师妃暄,轻笑道:“怎么,你吃醋了?”

    师妃暄眉头微蹙,心中生出一股无名怒火。

    她侧首不去看莫尘,冷哼道:“你要明白自己在做什么,灭了净念禅院对你没有任何好处,只会让你彻底背离江湖正道。而且,你以为自己为大晋,为长公主做了那么多,他们就会记住你的好处。

    自古皇家最是无情无义,他们需要你时自然会对你礼遇有加。可当天下安定,你以为他们还会在乎你,还会留着你?”

    师妃暄说到最后,脸上露出一抹嘲讽与冷笑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莫尘与大晋到底是什么关系,但从长公主对她的态度,师妃暄就明白两者的关系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亲密。至少在徐州城时,长公主始终对莫尘保持着极高的警惕。

    师妃暄相信,自己能看得出来,莫尘一定不会没有察觉。

    如果能让他为慈航静斋效力,为这天下众生着想,自己纵是效仿先人以身饲魔,又何尝不可?

    师妃暄双眸微闭,绝美的面容越发圣洁,宛若从天而降普渡世间的神女,透着一种悲天悯人的崇高气质。

    莫尘看着碧波荡漾的洞庭湖,沉默了良久才叹道:“我不是为了谁,也不会为了谁。我只是在弥补曾经犯下的错误,弥补曾经留下的遗憾。这一世,我为自己而来,只为自己而活。”

    师妃暄回过神来,惊愕地看着莫尘久久无语。

    曾经的错误,曾经的遗憾,这一世!

    师妃暄想到莫尘曾经在徐州说过的话,心脏蓦然为之一跳。

    难道他真的认识大晋护国法师,是早已经多年未曾出世的老怪物。如果是这样的话,倒是能够说得通,此人为何会出现的如此突兀。

    可是,他到底是谁?

    因为即便是曾经的老怪物,也不该在江湖上没有任何名号才对。

    时间如同白马间隙,五天的时间一晃而过。当莫尘来到长沙的时候,这里早已经风起云涌,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与到来。

    而曾经的南方佛教圣地净念禅院,更是被所有人密切关注。

    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