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8章 九州风云起,东瀛高手不知火舞
    两日后,前往净念禅院的水路上。

    海龙帮的数十艘战船行在广阔的湘水中,战船上旌旗飘扬,刀兵森寒刺目,散发着浓重的杀机。

    战船所过之处,各地渔船与商船纷纷落荒而逃,生怕自己成为了对方的目标,又或者一不小心惹得他们注意。

    长沙府,一处小型码头。

    数艘小型商船停在码头上,商贾与船手们通过船舱的阁窗向外眺望。他们看着从身旁缓缓驶过的战船,直到他们全部消失在视野中,才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哎,这海龙帮当真是好大的阵势,竟然连各地官府都不敢多言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何止是不敢多言,听说朝廷怕惹怒了他们,甚至连各地水道的巡检都暂时取消了巡逻,生怕不小心撞到了他们手上。”

    “嘶,不可能吧。海龙帮虽然势力强大,但这南梁也不是吃素的,怎么会怕他一个小小的江湖势力?”

    “怕他,他海龙帮算什么东西,也值得大梁如此慎重。他们怕的啊,是海龙帮后面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,海龙帮后面的人?”

    “先生怕是有段时间没关注江湖上的变化了,才会不知这等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近日小女风寒,在下日夜陪伴在小女身侧照料,这不是连生意都拉下了。哎,还好小女一切平安,我也算对得起她早亡的母亲了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爱女心切,当真是羡煞旁人。

    不过要说江湖变化,那可真是风云莫测。前段时日,江湖上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位绝世高手,强行抓了慈航静斋的圣女,惹得以慈航静斋为首的江湖势力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慈航静斋还未动手,其他各门各派以及江湖散人高手,就已经按耐不住纷纷出手。可是你们猜怎么着,那人竟是如神似魔,一路腥风血雨杀人无数。面对数以千百计的正道高手截杀,愣是屁事没有。

    我还听说,人家带着师仙子纵舟洞庭湖,那神仙美眷的日子别提多快活了。可这么大的杀孽,如此多的高手陨落,慈航静斋能让他如意!?

    这不,前段时间慈航静斋那群仙子请出了道家宁宗师,以及净念禅院的圣僧了空大师。”

    “道家宁宗师,莫非是号称九州散仙的宁大宗师!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吗?你想啊,那魔头身手如此了得,让慈航静斋一次次落了面子,更是杀了无数的正道高手。她们不请出这等神仙般的人物,其他人也不敢出手不是?

    前两日洞庭湖上佛光普照,更有佛陀降世,各种异象惊天动地。听说正是宁宗师与了空圣僧联手,在与那魔头交战。

    哎,可惜所有人都低估了那魔头的实力。此战不仅宁宗师身受重创,了空圣僧更是身死道消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宁宗师与人联手,尚且不是那人的对手!”

    “哎,事实正是如此。听说那魔头现在汇聚了不少三教九流的邪派高手,正要前往覆灭净念禅院。而这个消息走漏之后,各地正道高手义愤填膺,纷纷前往净念禅院助阵。”

    “这。”

    那商贾模样的中年人神色大变,眼中满是骇然之色。他脸色变了数变,最终告罪一声向着船舱内走去。

    中年人眉头紧皱地来到船舱前,在门前三重三轻的叩了六次,而后其内才传出一声清脆的声响:“父亲大人,请进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闻声,这才推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船舱面积并不大,约莫也就**个平方,除了一张看起来有些破旧的床榻外,并没有太多的装饰品。

    而在床榻上,跪坐着一位面容娇美的少女。

    却见她衣着暴露,上身宛若高开叉的红色比基尼,小半的饱满与大片的脊背暴漏在空气中。下身只有两片可怜的裆部遮挡,修长笔直的大长腿完全暴露,透着健康的小麦色。

    中年人见此,训斥道:“舞,我不是告诫过你,在天朝的土地一切都要慎重。我们不知火家族不远万里来到这里,可是身怀天皇大人的重要任务,绝对不能出现丝毫的差错。”

    不知火舞调皮地吐了吐香舌,不在意地开口道:“父亲大人太谨慎了,这里又没有其他人。而且人家实在是不习惯天朝的那些宽大衣服,总感觉束手束脚的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没好气地哼了一声,无奈道:“你啊,什么时候才能真正长大。我们此次前来天朝上国,可是为了寻求帮助而来。你穿成这个模样,万一被人看到成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而且那人势力庞大,如果被他发现了我们的踪迹,天皇的任务可就要前功尽弃了。我们付出了多大的代价,才查出那人的底细来历,一旦失败可就再也没有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不知火舞闻言,也只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,有些羞愧地躬身道:“嗨,舞知错了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叹了口气,柔声道:“为父也知道,这件事对你来说太过沉重。只是那人来历实在可怕,这件事容不得半点差错。”

    不知火舞闻言,迟疑了一下,低声道:“父亲大人,传说那人是活了一千多前的老怪物。这件事,到底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中年人脸色一僵,而后怒瞪了她一眼,满脸急色地低声道:“此事日后莫要再提,以免被人察觉出什么。”

    不知火舞扁了扁嘴,满脸的不高兴之色。只是她看到中年人的脸色,也不敢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中年人神色变了变,最终双眸微闭的叹了口气。他紧盯着不知火舞,沉声道:“从现在开始,我说的每一句话,你都要记在心里,绝对不能透漏给任何人。

    那人确实如同传说中那般,是活了千年不死的老怪物。传说当年始皇帝一统天下,那人携带秦国的大量财富与数千人逃到东瀛,并在那里落地生根。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他其实也是东瀛的开拓者以及始祖之一。

    可惜此人因为长生不死,变得太过狂妄自大,不仅在暗中操纵我东瀛皇族,更是妄想成为不朽的神祇!”

    不知火舞听到这里,樱唇轻启久久无法闭合。她目瞪口呆地望着中年人,脸上写满了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虽然她也听过那些传言,但万万没想到竟然是真的,而且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复杂!

    中年人深吸了口气,无奈道:“此人活了千年不死,手下势力不知凡几。为父携带天皇旨意,本想来天朝上国求援,请大晋出兵灭了此贼。却未曾想到,天朝上国早已经不是当年的天朝上国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想到如今的九州局势,一时间心中满是茫然,不知该前往何方请求援助。

    若是大晋依旧如同往昔,单凭此人的身份来历,大晋就不会放过他。可现在大晋自身难保,哪还有余力对付那等魔头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